MENU

Where the world comes to study the Bible

Report Inappropriate Ad

第一課 哈拿的兒子和哈拿的詩 (撒母耳記上 1:1 - 2:10)

介紹

多年前,奧運會在喬治亞州,亞特蘭大市舉行,全世界都知道年輕的 Kerry Strug 的名氣, Kerry 成為美國女子體操隊得到金牌的關鍵人物。如果她能夠在跳馬單項上得到滿分,他的隊就可以得到金牌,否則她們就要落到較低的名次。她的第一跳並不理想而且她扭傷了她的腳踝。只有靠著一個滿分的第二跳,她們才有希望得到金牌。當她一跛一跛的回到起跑線時,全世界的人都在懷疑她會不會嘗試去跳,如果她嘗試了,她能否成功。事後我們都知道她嘗試了,在可能更嚴重傷害她的傷勢的情況下,她表現了一次完美的跳馬動作。結果是贏得那面金牌和更多更多的收穫。Kerry的照片出現在全世界各報的首頁,她成了瞬間的女英雄。不但是因為她的隊贏得了金牌,更是因為她在最逆境中表現出的成就。若不是因為她先前的傷,她的表現可能早已被遺忘。因著她的帶傷上場,Kerry Strug 在關鍵和困境中所表現的勇氣和技術將會永遠被記得。

哈拿的故事就很像Kerry Strug 的一樣。哈拿是一位偉大的女人,以色列歷史中最出色的先知撒母耳的母親。若不是她所處的痛苦和逆境,她所頭生的孩子可能很快的被人們所遺忘。但是她多年的痛苦和悲傷的的眼淚的歷程,讓她的孩子撒母耳的出生成為一件值得被紀念的事情。這些歷程鋪設了她讚美詩歌的背景,多年來安慰並激勵了許多的聖徒。當我們看到耶穌的母親馬利亞在路加福音一章46-55節的詩歌,也特別讓我們想到這樣的歷程。當我們研讀哈拿的孩子出生和她的詩歌的時候,也讓我們學習到我們生命中的功課。

背景

在英文的聖經中,撒母耳記上是在路得記的後面。在希伯來的舊約原稿中,撒母耳記上是緊跟著士師記。所以在希伯來聖經中,撒母耳記上這本書的前一句話是:

士師記21:25 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

“那時” 是以色列國靈性最低落的時候。士師記描述著當時以色列經常被鄰近國家逼迫的混亂日子,和神如何的差派士師拯救他們。但是他們的被拯救的時段,通常只有士師的生命那麼的長。雖然士師們通常也不是最好的模範:例如參孫,他的生命還是被肉體情欲所掌控,而非被聖靈所管理。所以士師記中也記載當時以色列的靈性低落和國家的混亂與缺乏一位王有很大的關聯。撒母耳記上紀錄了神派先知為以色列設立王的過程。好像新約的依利沙伯一樣,哈拿是一位將要指明神選定的王的先知的母親。掃羅將要被膏立為以色列的第一位王。當神離開掃羅時,大衛被膏立為一位以色列國永恆朝代的王。在這靈性缺乏的當時,在這樣的背景下,哈拿和他的丈夫以利加拿在以色列人當中有優越的地位,讓我們聽聽這段故事和讚美詩歌的高潮。

哈拿的故事

以利加拿是敬神的利未人的後裔。他住在以法蓮山地的拉瑪瑣非,因為他的住所的關係,他雖然是利未人但被稱為是以法蓮人(歷代志上6:33-38)。以利加拿有兩位妻子,一名哈拿,一名毘尼拿。毘尼拿有兒女,哈拿沒有兒女(1:2),因為耶和華不使哈拿生育(1:6)。

每年以利加拿,毘尼拿和毘尼拿所生的兒女,和不會生育的哈拿上到示羅,大約在耶路撒冷北方二十哩路當時會幕設立的地方,一年三次敬拜神的慶典。(出埃及記23:14-17,申命記16:16)這是非常特別的時段,是一個快樂的時段,悲傷是不允許的。

“你的五穀、新酒和油的十分之一,或是牛群羊群中頭生的,或是你許願獻的、甘心獻的,或是手中的舉祭,都不可在你城裡吃,但要在耶和華你的 神面前吃,在耶和華你 神所要選擇的地方,你和兒女、僕婢,並住在你城裡的利未人,都可以吃,也要因你手所辦的,在耶和華你 神面前歡樂。” (申命記12:17-18)。

對哈拿,和以利加拿而言,這時候在神面前喜樂是很困難的。第一、以利的兩個兒子,何弗尼和非尼哈當耶和華的祭司(1:3)。對任何正直的人來說,這兩位可悲的祭司污染了一個純正真實的敬拜(2:12-17,22-25)。但是哈拿每年到示羅這一趟旅程的主要悲痛原因是來自於毘尼拿每年都毫不放鬆的藉機來侵擾、激動、取笑哈拿(1:4-7)。這造成哈拿哭泣不吃飯(1:7)。

並不是他的丈夫以利加拿不試著安慰她或不幫助她,以利加拿為了堅認他對他妻子的愛,總是給她雙份的祭肉(1:5)。他是很誠意的努力著來補償她不能生育的缺憾,也提醒她他們夫妻的關係(1:8)。雖然如此,哈拿還是害怕每年到示羅的朝聖之旅時需要和她的對頭毘尼拿接近相處。.

我們不難可以想像到這樣的情景。在平時,哈拿和毘尼拿可能住在隔有距離不同的營帳中。她們也可能不同桌吃飯。但是在每年到示羅的旅程中,她們必須同飲食也同出入。當分食祭肉時,每位妻子拿到自己的份。當哈拿拿到雙份,毘尼拿只拿到僅夠她和她的孩子的肉的時候,我幾乎可以聽到毘尼拿殘酷的折磨著哈拿說:“喔!以利加拿,多麼好又大的一塊肉給我和我的孩子啊!你給哈拿一個人的真是又小又精美啊。”

這一次去示羅的路上,哈拿幾乎無法用餐。不知用何種方式,她極力的保護自己對抗毘尼拿殘酷的言語和動作。到了示羅吃喝完畢後,她就離開家人到了神殿,向神傾心吐意。當她向神禱告的時候,祭師以利坐在門框旁看著哈拿,他看到哈拿的肩膀抽搐,痛苦哭泣(1:10)。沒有聽到哈拿的言語,以利下了錯誤的結論。以為哈拿慶祝歡樂過度導致不適當的飲酒過度。他斥責哈拿醉酒,並教訓她不應該喝酒(1:13-14)。

哈拿很快的向以利確認她並沒有醉酒,她只是在向神傾心吐意(1:15)。她求以利不要譴責她是一個不正經的女子(1:16)。很諷刺的是,哈拿在這裡用的“wicked”一字也正是第二章十二節用來形容以利的兩個兒子同一個字。哈拿告訴以利她是與神述說她心靈內的痛苦。

我們知道,也許以利也知道,哈拿所哭訴的話是和神立的約。她答應神如果神應許給她一個兒子,她將要把這個兒子獻給神為拿細耳人(1:11) (參閱民數記6:1-21; 士師記13:2-7)。所以以利擔保哈拿神將會應許她的祈求並祝福她(1:17)。然後哈拿才能夠進入敬拜的慶典,開懷飲食,臉上愁容消失,散放出快樂的容光。

次日清早,他們起來,在耶和華面前敬拜,就回拉瑪瑣非。到了家裡,以利加拿和妻哈拿同房,耶和華顧念哈拿,哈拿就懷孕。日期滿足,生了一個兒子,給他起名叫撒母耳,說:“這是我從耶和華那裡求來的”。當學者仍辯論著這個名字和意義的時候,我們從這裡知道這個名字對哈拿的意義。她知道這個孩子是向神求來的,這孩子是神回應她的禱告,這名字”撒母耳”是這個孩子的出生到一生命運的一個提醒。

當這個孩子還在受乳的時候,又到了這個家庭每年往示羅的旅途的時候了。但是這次哈拿留在家中沒有與以利加拿和其他的家人同行。她不是要逃避她的誓約(1:21-23)。完全相反!從她和她丈夫對話中,我們可以察覺她不希望帶著撒母耳去示羅然後再把孩子帶回來。因為撒母耳仍在受乳階段還不能單獨被留在示羅。她希望留在家中等孩子斷乳後,再次去示羅的時候,她再帶撒母耳去,然後把撒母耳留在那裡,不再回來拉瑪瑣非。哈拿可能不想把撒母耳帶到示羅然後再帶回來,恐怕她可能會軟弱而無法保持她的誓約。

當孩子斷奶後,哈拿就帶著撒母耳到示羅交給以利。雖然撒母耳還年幼,但是已經年長到可以讓他母親之外的人來看顧他(1:24)。她殺了帶去的一隻公牛給以利。哈拿提醒以利她就是那位曾經在會幕門前站在他身邊的女人,迫切的禱告而蒙神應許得到一個孩子。她告訴以利她帶了孩子來將這孩子歸給神來履行她的誓約。然後他就將孩子留給以利照顧。在她離開前,她以禱告讚美神,因著這篇禱告文,我們長久的紀念哈拿。

哈拿的詩篇 (2 :1-10)

1 哈拿禱告說:“我的心因耶和華快樂,我的角因耶和華高舉。我的口向仇敵張開,我因耶和華的救恩歡欣。2 只有耶和華為聖,除他以外沒有可比的,也沒有磐石像我們的 神。3 人不要誇口說驕傲的話,也不要出狂妄的言語,因耶和華是大有知識的 神,人的行為被他衡量。 4 “勇士的弓都已折斷,跌倒的人以力量束腰。5 素來飽足的,反作傭人求食;飢餓的,再不飢餓。不生育的,生了七個兒子;多有兒女的,反倒衰微。 6 耶和華使人死,也使人活;使人下陰間,也使人往上升。7 他使人貧窮,也使人富足;使人卑微,也使人高貴。8 他從灰塵裡抬舉貧寒人,從糞堆中提拔窮乏人;使他們與王子同坐,得著榮耀的座位。地的柱子屬於耶和華,他將世界立在其上。 9 他必保護聖民的腳步;使惡人在黑暗中寂然不動。人都不能靠力量得勝。 10 與耶和華爭競的,必被打碎;耶和華必從天上以雷攻擊他,必審判地極的人;將力量賜與所立的王,高舉受膏者的角。”

在哈拿的讚美詩中,有幾個特性值得注意。當我們研究這些特性的時候也許會激勵我們主動的更完全的研究這些文字。

第一、哈拿的禱告是一篇讚美詩:一些的譯文指出因著文字的格式,它看起來好像是詩篇中的一篇詩一般。哈拿的禱告採用平行,對比和象徵性的文筆,通常這是詩篇的使用方法。

第二、哈拿的詩是一篇禱告,一篇她可能在她的敬拜之前已預先準備好的禱告:在這些莊嚴雄偉的字句中,讓我們不要忘記這是哈拿讚美的禱告。這是一篇詩篇,就好像詩篇一樣這是一篇向神的禱告,讚美的禱告和感恩的禱告。有些人會假設哈拿借用了這篇詩篇來表達她對神的讚美。聖經中的詩篇這本書奇妙的把我們的禱告的文字很恰巧的描述出我們的心聲,在這裡無可置疑的這是哈拿自己寫出的詩。我們是否懷疑她不能做出這樣的壯麗的傑作呢?或是我們認為神不會放這樣的讚美詞句在我們的心中?

第三、哈拿的詩是聖經中的一部分:她的詩不單單是她私人的著作,而是聖經中永存的一部分,供我們閱讀,背誦(如果我們願意的話),也啟發我們的靈性。

第四、所以哈拿的詩是一篇神默示的詩:“聖經都是 神所默示的(註:或作“凡 神所默示的聖經”),於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 (提後3:16)。因為這篇詩是聖經的一部分,我們知道這是神由聖靈默示的(參閱歌林多前書2:10-13;彼得後書1:21)。哈拿的話是否超越她自己的能力清晰的說出呢?聖經中每一本書的作者也是如此。這正是我們能夠接受哈拿是受聖靈感動寫出這篇詩的原因。

第五、哈拿的詩超越了她的經歷:聖經不是經由作者機械化的傳送出來。而是經由某種奇妙的方式(好似我們的主耶穌同有的神性和人性一般的奇妙),神的啟示經由人的背景和經驗默示出來,表達出他們個人的個性,然而正確無誤的表達出神的每一句話。

第六、哈拿的詩也顯出當時以色列人與神的經歷:一些啟發的經文和其他聖經的經文都有關聯的。哈拿在她的詩篇中讚美的話的部分,好似以色列人過去在出埃及那段的經歷。通常受啟示的聖經作者的話和詞句是由其他聖經的話語而來,有時又好像是作者的思想中無意的架構。哈拿在第二節中說神是她的磐石;申命記32:30-31中神被描述為以色列的磐石。哈拿在第一節說她的角因神高舉;摩西在申命記33:17也用了角的表徵。當哈拿說軟弱和謙卑的必被高升和榮耀,那也不正就是以色列在出埃及中的景況嗎?在出埃及記以色列人飢餓的不也是被餵飽嗎?當她說強大的被降卑不正是說出埃及記中的埃及嗎?我相信哈拿看神在她生命中的工作,正好像在出埃及時神在以色列人的生命的工作,是一樣的。

第七、哈拿的禱告超過了她的親身經驗,而專注在她所崇拜的這位真神的特性上獻上她的讚美:不像約拿的詩篇(約拿第二章),而特別像是在詩篇中的詩一般,哈拿的詩不是注重在她的悲傷,她的受苦,甚至在她的祝福上。哈拿的詩專注在她的神。從她的受苦到祝福中,她更清楚的見到神。因此她因著神的神性讚美神,她的詩說到神是聖潔的(第二節),是信實的(第二節如磐石)是全知的(第三節),是親善的(第八節),是大有能力的(第六節),有主權又可以扭轉局勢的(第六 - 十節)。就在這幾節經文中神被大大的述說頌揚著。

第八、哈拿的禱告超越了她的經歷,超越了過去與現在,遠遠的進入未來:哈拿的詩篇有先知預言的特性。她看到以色列未來會有一位王(第十節)。我相信也預言了最終的王,主耶穌基督最終會實現祂的彌賽亞的預言。這不也是馬利亞的詩篇也相似的提到了嗎(路加1:46-55)?當然馬利亞可能也看到其他方面,她得到的祝福和哈拿得到的有相似之處,但我們不可忽略關乎彌賽亞的部分。

第九、我們不應忽略了當哈拿獻的詩是表現她無比的歡樂和讚美,當時也是在她必須離開她的孩子,不再和她的孩子同住的同時。這時候是哈拿為了撒母耳向神表現她的歡樂和對神應許她的禱告的感謝。這也是哈拿對神表現她的信心和對神的獻身。但是這也是她將要將撒母耳留在示羅回去拉瑪鎖非的時候。神再過去的信實也是哈拿對神信心的確據。所以她可以將這孩子獻給神。

結論

這段聖經中告訴了我們哈拿和以利加拿的虔誠和以利與他的兩個無用的孩子,何弗尼和非尼哈的對比。以利加拿是一位敬神的丈夫,他非常敏銳的面對他的妻子心靈的痛苦。他以行動來鼓勵她(他給她雙份的祭肉,又以和善溫柔的話語來鼓勵她,無論她是否生育,時時確認他對妻子的愛)。他溫和的提醒哈拿不要以憂傷的靈來敬拜神,他也給哈拿自由的敬拜而沒有壓抑或管制她的行動。他讓哈拿獨自前往敬拜,在那裡哈拿許了一個願。他雖然可以但是他並沒有阻止哈拿的還願,他給了哈拿自由的決定,何時她要帶撒母耳往示羅去。

以利加拿因著他和神的關係,他是一位虔誠的人。他非常關心他的妻子在神面前做對的事情,每年他忠實的到示羅去。雖然他可以有很好的理由不去。他可以說他沒有時間或是沒有錢。更重要的,他可以指出這些祭師尤其是何弗尼和非尼哈兩人的敗壞,他可以說他不願意將他的家人出現在這些假冒為善,不道德又殘忍的祭師的面前。他也很清楚的知道每年的朝聖的時間,毘尼拿都讓哈拿和他自己很難堪。雖然有這麼多的理由他可以不去示羅敬拜神,但是我們年復一年都可以在示羅見到他。

哈拿是一位虔誠的女人和妻子的表率。她忍受了多年沉默的苦難只因為她不能生育和她的對頭毘尼拿帶給她殘忍的侵擾。她明知這趟行程的痛苦,她總是陪著她的丈夫和家人(包括毘尼拿在內)到示羅去。大部分的時候,她沉默的受苦,對她的對手毘尼拿沒有報復,她忠心的敬拜神,傾倒出她的淚水和祈求。當神應許她的禱告時,她不但守了她對神的約,她讚美神的方式仍舊持續的激勵著世代的聖徒。我們確信以利做父親管教的失敗造成他的孩子們在祭師職位上可恥的行為,哈拿和她丈夫的虔誠也正面的影響著撒母耳當祭師的事奉。這正面的影響也為我們今世代人設立了虔誠的信心和行為的榜樣。

這段經文位在撒母耳記上下兩書中所發生的事件立下了基礎。士師記最後一節再次說以色列當時沒有王的事實。哈拿的詩篇預言了有一位王的來臨。哈拿和以利加拿,正如他們在新約中的類似的人物,撒迦利亞和伊利沙伯一樣都沒有孩子(路加福音第一章)。兩位不能生育的妻子都成為先知的母親,兩位先知都指明了將來的王。當撒母耳指明了掃羅和大衛,施洗約翰指明了拿撒勒人耶穌為神的彌賽亞和永遠的王。

哈拿的敬拜提供了我們進一步了解舊約時代女人敬拜的角色。她既不公開也不正式,但是卻持續的對多年後的聖徒的靈性造成極大的影響力。相反的以利的正式祭師的職位和公開的透明度卻對他和他的孩子們的屬靈生活一些好處都沒有。哈拿在她默默的受苦和她對撒母耳沉默不求表現的事奉在當時和現今都有強大持久的影響。哈拿祈求的禱告,表示出他對神的誓約都是無聲的,但是她禱告的結果卻對整個國家顯得重要。她讚美的禱告成為聖經的一部分也成為偉大的教訓,安慰和鼓勵。她雖然沒有正式的領導權威的職分,她的事奉是隱藏的,她仍有強大的靈性影響力。願一些在事奉上追求表現突出,高知名度,名譽地位的男男女女都可以從哈拿和哈拿的事奉上學習到神的方法。

哈拿的受苦和哈拿的詩篇是神藉著聖經顯明祂自己的例證。哈拿的詩,正如整本聖經的其他部分,是人受聖靈授權及管理之下的工作,這是人的能力和人的個性的表現,由哈拿所經歷的塑造出來的工作。她不可能寫出這段經文如果她沒有經歷到畀尼拿的手中因著她不能生育所受的痛苦。若沒有聖靈的感動她也寫不出未來的預言。她的話為著我們的紀錄下來也就是神的話。

哈拿的詩,正如其他部分的聖經,是反映出作者的教育程度,個性,和她的經驗背景。這也是聖靈的工作把神的心意告知我們。正如我們的主耶穌一人有不可減少的神性和完全的人性有,聖經也是人的工作和神的工作合而為一。

若沒有先前的受苦,哈拿不可能寫出她的詩。是耶和華使她不能生育,是神定意要她在她殘忍的對頭畀尼拿的手中受苦,這也是神編寫了她生命中所有痛苦和喜樂的事件,所以這成就的詩篇才會成為不朽的傑作。這是神使用人寫成所有聖經經文的方式。當你我今天沒有寫聖經,我相信神也編織著我們的環境和我們的生命,獨特的裝備我們在神為我們預備的事奉中。讓我們拒絕看著我們過去的難處成為我們現今和未來的攔阻。當我們回頭看著我們過去痛苦的回憶的時候,讓我們視那為我們現今和未來事奉的基石,然後讓我們在我們的苦難和試鍊中歡樂,因為這是神在使用我們為著我們的好處和祂的榮耀的目標。

這段經文是人在傷痛、受苦和人的軟弱時候神的祝福和祂的恩典的一幅圖畫。當我剛研讀完歌林多前書和後書的時候,我看見哈拿的經歷與詩歌和保羅的經歷和書信中相似的地方。讓我們想想保羅筆下的文字和哈拿在苦難中的詩篇:

7下 . . . 所以有一根刺加在我肉體上,就是撒但的差役要攻擊我,免得我過於自高。 為這事,我三次求過主,叫這刺離開我。他對我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 我為基督的緣故,就以軟弱、凌辱、急難、逼迫、困苦為可喜樂的,因我甚麼時候軟弱,甚麼時候就剛強了! (哥林多後書12:7b - 10)。

如保羅在他的書信中明顯的指出,神的能力在我們的軟弱中彰顯。這就是恩典。神的恩典不是找出並更加強我們的長處,而是找出我們的弱點然後使所有人知道那是神透過我們成就的大事。這些造成哈拿極大的傷痛,極大的痛苦,也是神用來成就她最大的喜樂。凡相信神的人,這道理是不變的。

28 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 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因為他預先所知道的人,就預先定下效法他兒子的模樣,使他兒子在許多弟兄中作長子。 預先所定下的人又召他們來;所召來的人又稱他們為義;所稱為義的人又叫他們得榮耀。(羅馬書8:28-30).

你愛神嗎?你是因著信,那位死了,埋葬了,又復活的耶穌基督贖回神的兒女嗎?這就是福音的好消息。這福音不是那些認為自己是義人的好消息。這是錯誤的。那種人以為神虧欠他們永生而輕視神藉基督的拯救恩典好似慈善事業一般。事實上這是白白得來的!那些喜樂的擁抱著福音的好消息的人知道他們是無法自救的也是在無望的迷失在罪中,只配得在神永恆的憤怒中。他們喜樂是因為他們自己無法贏得神的救恩,耶穌已經因著祂的死,埋葬和復活成就了救恩。他們感恩的接受罪得赦免和因信稱義的禮物為神賜給的慈善。而且他們懂得這神的恩典拯救他們相同的道理也是神繼續在他們生命中作工的道理相同。我祈求你們已經接受了神的恩典因信耶穌基督得著救恩的禮物。若沒有的話,我祈求在這一刻你們願意接受祂。

Report Inappropriate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