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here the world comes to study the Bible

Report Inappropriate Ad

网上牧师杂志–中文版(简体), SCh Ed, Issue 40 2021 年 夏季

A ministry of…

作者: Roger Pascoe博士, 主席,
邮箱: [email protected]

I. 加强讲解式讲道
传讲希伯来诗歌(第一部分)

让我对诗歌和体裁做一些简短的评论以开始这篇文章。显然,诗篇属于诗歌,按照更宽泛的标准划分,智慧书(约伯记、箴言、传道书以及雅歌)也都属于诗歌。当然,按同样的标准来分,很多诗篇也属于智慧书的范畴。所以,根据体裁划分的时候,都会有交叉重叠。就像Kaiser所说,“将近三分之一的旧约和一些惊人数量的新约都属于诗歌体” 。(My Heart is Stirred, in Walter Kaiser and Moises Silva, An Introduction to Biblical Hermeneutics, 86)

按着宽泛的划分标准看一下旧约的诗歌,也就是包含所有的智慧书。这些诗歌通常被划分为“文集”,不同于律法书(妥拉)和先知书,在正典中位于这两者之间。因此,正典的结构尊重和体现了文集与律法书、先知书之间迥然不同的风格和内容。“文集中所包含的…这些书显明了它们与律法、先知书的关系—它们既不是律法书也不是先知书。事实上,虽然文集和律法书、先知书有许多相似的地方,但是它们的世界观截然不同”。(C. Hassell Bullock, Preaching the Poetic Literature in Handbook of Contemporary Preaching, ed. Michael Duduit, 293)

虽然诗篇的目的和主要作用一直被用于礼拜仪式(敬拜歌唱、哀痛等),但是它们既然被包含在正典里面,我们就有权来传讲,而不仅仅是敬拜歌唱。毕竟,它们包含了很深的理论,也说明了不论是以歌唱来敬拜还是讲道来敬拜,都是对神的恰当回应。

但不论怎样,我们都要确切地认识到,诗歌的风格要求我们在诠释和讲道的时候反映出它特殊的体裁。我们需要在整个诗篇的背景和神学理论下来理解它们。“诗篇是…一本赞美的书,颂扬神,我们的造物主和救赎主,通过律法书,通过在历史中启示自己,给了以色列新生命的可能以及应该如何过他们的生活的指示” (William Dumbrell, The Faith of Israel, 212, 被引用于Graeme Goldsworthy, Preaching the Whole Bible as Christian Scripture, 200)。

因此整个诗篇的主题是救赎,集中于神(他是所立之约的百姓的伟大君王)以及他在历史中的救赎作为。就像Graeme Goldsworthy写的,“传道人需要不断地将他的听众带回到以福音为中心的对神的认识上” (Preaching the Whole Bible as Christian Scripture, 201)。

那么,对于基督徒教会来说,什么才是恰当地运用诗篇?显然,可以像圣经里那样使用它们,即作为一本歌唱的书,作为原始听众对神的回应,为了神的救赎赞美他,这对我们来说也是恰当的,我们也应该如此回应神。新约作者和耶稣自己都大量引用了诗篇,来预言耶稣,以及作为他们神学理论的来源和支持。比如,保罗在罗马书3:10-18中引用诗篇来说明人类的罪恶。(诗篇在新约中的引用多于其他任何旧约书籍,共计直接和间接的引用共计约350处)。

显然,救赎(基督的死和复活)以及它对人类的影响,或义人得救或恶人定罪(就像诗篇1所显示的),是诗篇的伟大主题。

下面让我们来看看诗篇,它作为希伯来诗歌的体裁。

A.诗篇的类型

这里有不同类型的诗篇,比如教诲的(比如诗篇1);救赎主的(比如诗篇2);神的创造(比如诗篇19);哀哭的(比如诗篇22);救赎的历史(比如诗篇78);赞美的(比如诗篇96)。

B.它们修辞的目的和功能

诗篇是希伯来诗歌,反映了诗歌的文学结构及其与之相关的手法。就像Tom Long说的,“最终形成诗篇的,里面的每一篇,就像Patrick D. Miller, Jr.说的,‘在信仰团体(犹太人和基督徒)的敬拜中不断发挥着广泛地作用‛” (Thomas Long, Preaching the Literary Forms of the Bible, 44, 引用于 Patrick D. Miller, Jr., Interpreting the Psalms, 20).。

就像戏剧一样,诗篇的文学作用也是唤起人们的情感和想象。它能够超越理性,引起内心深刻的回应。诗歌改变我们的想法和感受,不是通过堆砌我们不知道的事实或有说服力的论证,而是通过在我们想象中深刻和关键的地方进行微妙的调节。Long以诗篇42:1为例,“神啊,我的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浓缩的话语在我们的脑海中扩展成一副巨大的图画,然后诗人将这副图画和我们的属灵实际联系起来,也就是我们与神之间的关系。

诗篇不仅仅在深刻的、亲密的、虔诚的层面上(比如祷告、默想神),而且也在实践的牧养层面上(比如葬礼、婚礼、庆典、疾病、失望等)对我们说话。在这些场合,诗篇的话既有当代的新鲜感符合当时的场合,但也具有传统的形式和可重复性.“诗篇中包含了愤怒、放弃和失望,不仅说明了信仰的生活里会有这样的情绪,而且这样的经历是重复的、可预测和预料的”(Long, 46)

C.它们的修辞结构

诗篇的形式紧凑、简洁、强烈,词语的使用也不同于其他的文学形式,这些都是诗本身的特点。就像Robert Alter说的,“诗通过声音、图像、文字、节奏、句法、主题、思想的复杂联系系统而运作,是一种传达强烈意义,有时是相互矛盾的意义的工具,这些意义是不容易通过其他形式的话语表达的” (Robert Alter, The Art of Biblical Poetry, 113, 引用于 Long, Preaching and the Literary Forms, 47)。

可能诗篇中最主要的修辞结构是并列。并列在诗篇中是那么有说服力和重要。McQuilkin说道,我们“利用希伯来诗歌的并列来洞察意义…希伯来诗的重要特征是上一行和下一行或者上一个部分和下一个部分之间思想上的一致或者说并列” (Robertson McQuilkin, Understanding and Applying the Bible, 199)。换种说法,并列是文学手法的一种,即诗中给出一行(A),接着给出下一行(B),而B和A两部分在内容上有联系。这种联系主要通过三种方式来实现:

1. 同义平行—B重复A中相似的思想,没有很大区别。比如:

a) 诗73:1, (A)神实在恩待正直的人…(B)恩待清心的人。

b) 箴 1:20, (A)智慧在街市上呼喊…(B)在宽阔处发声

c) 创. 4:23, (A)亚大、洗拉,听我的声音… (B)拉麦的妻子细听我的话语

d) 路 1:46b-47a, (A)我心尊主为大… (B)我灵以神我的救主为乐

2.对立的平行—B的思想与A中的思想对立或相反。比如

Prov. 10:1, (A)智慧之子使父亲快乐… (B)愚昧之子使母亲担忧。

Prov. 15:2, (A)智慧人的舌善发知识…(B)愚昧人的舌发出愚昧。

3.合成的平行—B中的思想延伸、提高、增加了A中的思想或者使A中的思想更清晰。比如:

Ps. 22:2, (A)我的神啊,我白日呼求,你不应允… (B)夜间呼求,并不住声。

Isa. 55:6-7, (A)当趁耶和华可寻找的时候寻找他…(B)相近的时候求告他(55:6); and (A)恶人当离弃自己的道路…(B)不义的人当除掉自己的意念(55:7)

这上面的每一种形式的平行都出现在,比如诗篇1中。敬虔人的特征在第一句中通过合成的平行得到加强;在第二句中,通过对立的平行与不义的人形成对比。诗篇接着展开了一幅有力的画面:义人就像一棵栽在水旁的树,而恶人就像易被吹散的糠秕。诗篇描写义人的空间比描写不义人的空间大得多,因此通过这种方式,作者间接地揭示了他的观点即我们应该像谁,这个观点在诗篇的末尾明确地说明了。

总而言之,Long指出,“这首诗篇的修辞效果,在读者或者听者的心里创造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活动氛围。一个是充满了疯狂的、绝望的、没有方向的运动,很快就会失败。另外一个是一个智慧的人思考律法书所有的安稳的、坚定的、冷静的、富有安静和强有力的行为。一篇关于这首诗的有效的讲道不仅要描述这种对比,而且要在听众中再次形成这种视觉和情感影响” (Long, 51)。

D.它们的文学手法

让我指出两点,

1.象征 –比如 箴言11:22, “妇女美貌而无见识…如同金环戴在猪鼻子上。”

2.形象化比喻。我们怎么知道诗人在使用修辞手法而不是按字面意思表达呢?让我给你三个标准:

(a)主语和谓语不匹配—比如“神是我们的磐石”

(b) 描写主语动作的谓语,在现实世界是不可能的—比如“大山拍掌欢呼”

(c)诗人给出了戏剧性的重点、加强的感觉、值得记忆的东西。修辞的类型包括明喻、暗喻、比喻、寓言、反讽等。

在下一期的杂志中,我会从对诗篇理论性的分析(诗篇结构)转向实践,研究关于诗歌讲道的一些方面。

II.加强圣经化领导
“和好的职分,第一部分:与人和好(哥后5:18-21)”

这是我根据保罗在哥林多后书的教导,所写的一系列关于圣经化牧养领导文章的继续。您可以按此顺序在本杂志的以下版本中阅读本系列的其他文章:2013春,2021夏,2013夏,2013秋,2014冬,2021春。

已经阐述了牧养工作的各个基本方面—事奉中的信心,真正事奉的本质,事奉的动力—使徒保罗现在将这些从实际的层面上与我们联系起来。注意下面的观察…

1.和好的职分应用于我们(5:18a)。对于那些已经成为“基督里新造的人”,一个新的时代已经开始了。“旧事已,都成新的”(5:17b。神是这一巨大的、具有历史性转变的源头。“一切都是出于神”(5:18a。那位在起初创造了天地万有的神,也是在基督里重新创造我们成为“新造的人” 的神。就像创造是神自己做成的,基督里的再创造也是神籍着耶稣基督自己做成的(参考提前2:5;约14:6;徒4:12)。

但是并不止于此。神不但在基督里给了我们全新的形象,而且他籍着基督使我与他和好”(5:18a。我们在基督里被神重新创造必然导致我们在基督里与神和好。这两点是一致的—我们被神重新创造和我们与神和好。

因此,和好是在基督里成为新造的重要组成部分,因为一旦我们成为新造,我们就得到从神而来的新生命,因此也与神和好。罪不再是我们与神之间关系的障碍。那个有罪生命,使我们成为神的仇敌,悖逆的儿子等(弗2:1-3),已经死了。我们已经从死里复活,有新生的样式(罗6:4).我们与神之间关系,之前是破碎的(即有罪的受造物对比圣洁的神),现在已经藉着基督的死,与神和好了(罗5:10;弗2:13’)。

尽管最初因为人犯罪破坏了与神之间的关系,但是神是全能的、慈爱的,在过去的永恒中,构思了救赎的计划,以至于,藉着他儿子的死,“使人知道他自己为义,也称信耶稣的人为义”(罗3:26)。那位最初以主权创造了我们的神,也以主权重新创造了我们(弗2:10),使我们与他和好(罗5:10;歌1:21)。

2. 和好的职分托付于我们(5:18b-19)。我们已经在基督里成为新造的人,籍着基督与神和好,他就将人与他和好的赐给”(5:18c。那些已经与神和好的人,神就将“和好的极大的特权赐给他们。我们在基督里与神和好成为我们事奉的基础和动力。只有那些与神和好的人才被赐予这个和好的职分去传扬和好的信息,使其他的人能够与神和好,也与彼此和好。

简单地说,这就是我们被赐予,也是被呼召的职分。是盛在瓦器里,也是瓦器里产生的珍宝。这是荣耀的新约的职分,与神和好的信息,“就是神在基督里叫世人与自己和好”(19a)。

现在 保罗详述5:18。神不仅“籍着基督”(基督是和好的中保),而且“在基督里”与我们和好—即神与基督合一。基督做的,也就是神做的。与人和好是三位一体的神的联合行动,他们总是有合一的思想、目的和行动。

此外,和好的范畴从“”扩展到世界——就是神在基督里叫世人与自己和好”(5:19a。神在基督里的和好不仅使“与我和好成为可能,而且“与世人”和好成为可能。保罗指的是整个世界,通过使用代词“他的”“他,而不是“我(5:16,18),得到了加强—不将他到他身上”(19b)。这不是说全世界每个人都得到救赎(见我的文章哥后5:14-17,本杂志39期)而是说和好的可能临到全世界—过去,现在和将来。过去,神提供和完成了世界与自己和好的唯一根基,也就是基督以及他十字架上的工作。现在,神与所有接受他的救恩以及和好道理的人和好,也就是蒙拣选的圣徒。将来,在世界的末了,神会叫万物和自己和好。“都是照他自己所定的美意要照所安排的,在日期足的候,使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里面同于一”(弗1:1;参考歌1:20

总之,5:18-19的论证是这样的:神 “使我(基督里新造的人)与他和好(5:18a),得到救赎接着他“将人与他和好的赐给”(5:18b),就是“神在基督里叫世人与自己和好,不将他到他身上,并且将和好的道理托付了我 5:19)。

那与神和好的人,得着新约“和好的分”(5:18b,这职分是与神“和好的道理”(5:19b所宣布的。这是神所委托给我们的—他已经把要宣讲的信息和话交托我们。这是我们的职分!和好的好消息即神在基督里籍着他在十字架上所成就的事,他已经交托给我们去传讲。显然,这说明我们的职分是一个宣讲的职分,它与十字架上和好的工作本身有着相同的范畴——即普遍性。

3. 我们宣讲和好的职分(5:20-21)。“所以,我做基督的使者,就好像神籍我们劝一般。我替基督求你与神和好”(5:20。在和好的职分里,我们这些已经籍着耶稣基督与神和好的人是“基督的使者”

那么,这个和好的职分该如何执行呢?它的执行方式就像大使执行职责一样。大使是他的国家政府或者元首在另一个国家的外交代表。他向被派遣国的政府或君王传达他所代表的政府或君主的立场或愿望。

我们是“基督的使者”。我们是他在世界的代表,被授予权柄替他传讲他的信息。我们是他在这个世界的声音,“神籍我们劝。当我们作为基督的使者,通过劝人与神和好,履行我们的职分,宣讲和好的信息,实际上是神籍着我们说话,因为我们宣讲的信息来自于他的话,我们被他授权,被他的灵赐予能力。

因此,保罗把传道等同于神的话。当我们忠心地传讲托付于我们的信息,实际上神在籍着我们劝人。这是道成肉身的传讲,我们传讲的真理通过我们体现出来,神也籍着我们显明自己。事奉不是像一份工作独立于我们。事奉是我们的不可或缺一部分,是我们的个性、品格、行为和本质的重要组成部分。这就是为什么宣讲神在基督里和通过基督所做的事是如此个人和充满热诚的事情

因此,当我们讲道的时候,我们实际上在/”。我们不是像在演讲或对话中那样说话,而是恳求人们,就好像他们的生命取决于它,因为他们的生命确实取决于它。 “我替基督求你”,说话行事就像基督委派到这个世界的使者,“与神和好”。

“劝/恳求”这些词本身带有急切、热忱、关心、劝说的意思。这也是我们职分要具备的特点,向迷失的人传讲他们迫切需要听到的信息,之所以紧迫是(1)因为能够听到信息而相信的时间是短促的;(2)因为拒绝相信的人会有审判临到他们。所以我们职责就是告诉人们,他们如何与神和好,即因着基督为我们受死并从死里复活(5:14-15)。

虽然这一段的主旨是我们向不信的人宣讲和好的信息(参考5:11,14-15,19),但是神自己的百姓也需要这个信息,不只是迷失的人(见6:1-2)。神的百姓需要不断地与神和好,不是因为他们失去救恩,而是因为他们往往因着自己行为、说话、思想违背神的旨意而失去与神的友谊,与神的合一。神的百姓有的时候会堕落,生活得不像基督徒。我们替基督对他们宣讲和好的信息,使这样的人能够回转到神面前,在成圣的道路上不断进步。

.如果人们与神和好的基础和方法不为人所知,那么恳求他们与神和好又有什么益处呢?所以,我们不仅需要劝他们与神和好(也就是经历救赎而和好),我们也需要向他们解释之所以能和好的基础——即因为“神使那无罪的,替我罪,好叫我在他里面成神的”(5:21.那些在基督里成为新造的人,已经得到救赎与神和好,他们的罪不再算到他们自己的头上,而是算在基督的头上(参考5:21)。神使那无罪的(参考4:15;7:26;彼前2:22;约一3:5)“替我罪”。换句话说,神因我们的罪所起的公义和忿怒,倒在基督身上,而不是我们。“他犯受害,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我得平安;因他受的鞭,我得医治”(53:5。基督是“一次被献,担当了多人的罪”(来9:28

注意,并不是说神使基督成为罪人或者有罪的。断然不是!就像 Philip Hughes说的,“认为基督是有罪的或者成为一个罪人,将会推翻救赎的根基,因为救赎要求一个完全无罪的人以死代替有罪的人类。但是神使基督成为,这是说神—父使他无罪的儿子,为了我们,成为他忿怒和审判的对象,以至于在十字架上,世界的罪在基督里得到审判并除去” (Philip Hughes, The Second Epistle to the Corinthians, NICNT, 213)。

就像基督并没有成为一个罪人或者有罪的,所以我们也没有成为义。而是我们“在他里面成神的。神的义归于我们。我们收到他的义,并且被称为义(即称义),但是我们并没有成为义,因为我们仍然有能力犯罪并时不时犯罪。注意,我们的义(我们因此与神和好)是“在他里面”。我们被包裹在他的里面,在基督的死和复活上与他联合。我们的生命在他里面。我们的希望在他里面。神看我们在基督里成为完全——“因他如何,我世上也如何”(约一4:17)。不论如何,论到我们站在神的面前(与我们状况的不同相反),我们都被看做且被算为“基督的,所以我们不再被定罪,因为我们“在基督耶里”(罗8:1)

基督是唯一能使与神和好成为可能的人,因为惟有他是无罪的,惟有他能够为我们的罪献上挽回祭,蒙神的喜悦(参照太3:17;17:5)。只有一个完全的人能够替代我们,一个不完全的有罪的人的生命并不能满足神圣洁的要求,因为神要求罪人死亡—“惟有犯罪的,他必死亡”(18:20。只有一个拥有无罪生命的,自身不需要与神和好的人才能够,而且也愿意献出他自己的生命成为我们在神面前的替代—他取代了我们的位置,为我们而死,为了我们的益处,也就是使我们能够与神和好。

他为我们成为罪,其目的是“…我们在他里面成神的”这样交换就完成了。他为我们成为罪,而我们在他里面称义。这就是我们有时候所说的双重的归罪。那些接收和好信息的人,他们的罪归到基督身上(通过在十字架上偿还我们的罪债,基督为我们成为罪),而基督的义归到他们(我们在他里面成为神的义),好处是我们在基督里被神看做完全的。就像彼得说的,“他被挂在木上,身担当了我的罪,使我既然在罪上死,就得以在上活”(彼前2:24;参考罗4:6;哥前1:30;彼前3:18)。这个伟大的交换,使神“自己为义,也称信耶的人为义 (罗3:26)成为可能。

所以,可以看出,我们能够与神和好的基础和途径是基督在十字架上替代的、自我牺牲的、赎罪的死,这样的死使得有罪的人类的罪恶有可能被洗净,站在神面前被饶恕并在基督里成为新造的人,得以称义。

这是福音所带来的奇妙的改变。一句话,这就是福音。这是神使和好的职分、福音成为可能的基础和方式—即通过基督替代的死。我们传讲的是何等地信息!这是一个何等的交换!难怪我们,作为“基督的使者”,必须劝人接受她!

结语

、这就是我们的牧养事工,“和好的职分:人的和好”(哥后5:18-21)。传讲这个信息,是我们作为神话语的传道人和基督教会领袖的责任。这个和好的信息已经应用于我们(5:18a),托付于我们(5:18b-19),我们要来传讲(5:20-21)。你传讲这个信息吗?别人通过你的事工知道怎样与神和好吗?别人是否因你的事工,藉着神的儿子与神和好?

III. 讲道大纲

题目: 像耶稣学习,第一部分,打败试探

主题:为了打败试探,我们需要用神的话来武装自己

要点1:我们需要为面对试探做好装备

1a) …顺服神的话(3:13-15)

1b) …被圣灵膏抹(3:16)

1c) …得到父神的肯定/祝福(3:17)

要点2:我们需要做好准备抵挡试探

2a)撒旦攻击神的宣告和供应(14:3-4)

2b)撒旦攻击神的能力和保护(14:5-7)

2c)撒旦攻击神的目的和计划(4:8-10)

Related Topics: Pastors

Report Inappropriate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