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the world comes to study the Bible

第二课 撒 母耳和邪恶的儿子 (撒母耳记上 2:11-36)

引言

当我在神学院读书时,认识一对住在附近参加另一所教会的夫妇。有一次,有一位全国知名的传道人来他们的教会主领一星期的特会,他们非常高兴的志愿去机场接这位传道人。他们夫妇带着三个孩子从机场回来的时候,他们问这位传道人这个星期的主题是什么。他回答说他还没有决定呢!在第一天的特会中,当这位传道人宣布神要他谈孩子养育的主题时,这对夫妇立刻知道他决定这个主题多半是因为他们的孩子在由机场回到家途中的行为。他们的孩子的坏行为和他们疏于掌控孩子成为了这位讲员主题决定的主因。他们也知道如果这位传道人说的人就是他们家的人。

各位读者会很快的知道我们的经文这一段的主题是父母孩子的关系。我希望从这段经文出来的主题是很清楚的。如果我要有系统的详细说明撒母耳记上和下两本书,我无法避免这段经文中养育孩子的主题。请不要误会我对教导这个主题感到很有把握,自从我们最小的孩子从大学毕业现在离家在外州教书,看起来我们作父母的工作已经完成了,而且看起来我们的孩子都相当优秀。有两件事必须要说明的。第一、大部分父母发现在这人生阶段我们的工作是永远不会完的。我们作父母的角色改变了,也缩减了,但是我们还是有做父母的责任,就好象我们的孩子也还有做我们的子女对我们的一些责任一样(例如说在我们老年的时候,当然那还远得很呢!)。我们不能在我们孩子一生发生的每一件好事居功首位,正如我们之中有些人不应该为我们孩子一生中发生的每一件坏事受到指责。以我们的孩子与神的关系这点来说,这是神的恩典和神的荣耀。我们也不敢在神的工作上居功。最后,我们很快的要进入另人兴奋的祖父母带孙子女的阶段,我相信这挑战是不在言下的。

你们会看见我和你们一样对今天的经文饱受威胁的压力。我一点也不喜欢传讲这篇信息,虽然这篇经文给我一个免费的机会教导你们应该如何做好父母的工作。我知道这篇经文设立了养育的标准是我们每一位都需要遵行的,而且我们都会在某种程度下无法达到。以利和他的两个孩子的死(稍后我们会在撒母耳记上第四章中提到)是我们家长没有注意按照神的旨意来养育子女所付出的代价的一个清楚的警告。我们必须严肃的面对这段经文,尽力的了解神向我们说如何养育我们的子女这件伟大的工作的教训。

母耳记上 2:11-4:22 概述

我们必须依据上下文来研读,解释和应用这段经文。第二章的经文将撒母耳和以利的两个儿子,何弗尼和非尼哈的生命来比较引出了第四章将发生的事件。把撒母耳和两个邪恶的儿子之间交替对比描述,这段经文将撒母耳和以利的儿子们做了相对的比较。我很喜欢更新神学院旧约教授 Dale Ralph Davis 讲述撒母耳和两个邪恶儿子的对比。

      撒母耳的服事,2:11

        敬拜的罪,2:12-17

      撒母耳的服事,2:18-21

        道德的罪,2:22-25

      撒母耳的成长,2:26

        审判的预言,2:27-36

      撒母耳的服事,3:1a1

作者在第三章中记载了撒母耳在祭师和先知职分上的兴起。在第三章结束时,整个国家接受了也尊敬撒母耳为神的先知。第四章记载了神对以利和他的儿子警告预言的实现(这预言是在第二章一位透过不知名的先知和第三章经由撒母耳说的)。当时以色列败在非利士人手中,约柜被掳走,以利和他的两个儿子和媳妇先后过世,按着出自于第二和第三章警告和预言在第四章中一一应验。

明白祭师的职分

我们必须更懂一些有关利未祭师的职分才能更清楚理解以利的儿子们的一些事情。神最初设立亚伦和他的儿子为祭师。亚伦的头两个儿子拿答和亚比户因为没有正确的尽他们祭师的职分而死。他们向耶和华献“凡火“而死在耶和华面前。然后亚伦的另外两个儿子利亚撒和以他玛继任祭师。(利未记10:1-3;民数记3:4;;26:60-61)。

祭师有各种的职责。他们要维护会幕(出埃及记27:21;利未记24:1-7;民数记18:1-7)。包括在这些职责中有维护祭坛,清扫祭坛灰,坛上必有常常烧的火(利未记6:8-13)。神应许他们会在会幕的门口与他们相会,同他们说话(出埃及记29:42-46)。因为他们特殊的地位和与神的亲近,他们应是战战兢兢的不敢亵渎阻碍他们的服事。这包括不可饮酒(利未记10:8-11),这可能是造成拿答和亚比户献凡火的原因之一(利未记10:1-3)。他们必不可以接触死物污染自己,或娶妓女为妻,或是让女儿行淫乱(利未记21:1-9)。一位祭师不可以有任何残疾,或是在执行他的祭师职份时不洁净(利未记21:10—22:9)。利未祭师要负责检查各种疾病来决定是否有痲疯,传染病或是其它的污染(利未记13-16)。利未祭师吹号传递信息给以色列人 (民数记10:8)。更进一步,祭师的职责要教导以色列人摩西的律法,也是众人的审判官 (申命记17:8-13;33:8-11)。祭师若无法执行这些职责将会带给他们自己严厉的审判(玛拉基书 2:1-10)。他们所穿著的包括内袍和长袍都是他们的工作圣洁的表征(出埃及记28:40-43)。

神没有给祭师如其它支派人的产业(民数记18:24)。神以另一种特别的方式取代。他们可得到献祭时一部分的祭肉,他们也可得到人民十一奉献给神的一部分(民数记18:8-32)。他们也可以吃在圣殿献祭的饼(利未记24:8-9)。神也指明祭物的部分是给祭师的:胸和右腿。但是必须要在祭坛上将脂油烧尽(利未记7:31-34;3:3-5,14-17;7:22-25)。

牛肉在哪里? (2:12-7)

12 以利的两个儿子是恶人,不认识耶和华。˙13 这二祭司待百姓是这样的规矩:凡有人献祭,正煮肉的时候,祭司的仆人就来,手拿三齿的叉子,14 将叉子往罐里,或鼎里,或釜里,或锅里一插,插上来的肉,祭司都取了去。凡上到示罗的以色列人,他们都是这样看待。15 又在未烧脂油以前,祭司的仆人就来对献祭的人说:“将肉给祭司,叫他烤吧!他不要煮过的,要生的。” 16 献祭的人若说:“必须先烧脂油,然后你可以随意取肉。”仆人就说:“你立时给我!不然我便抢去。” 17 如此,这二少年人的罪在耶和华面前甚重了,因为他们藐视耶和华的祭物(注:或作“他们使人厌弃给耶和华献祭”)。

我们已经知道神如何的供应祭师的需要。百姓献祭时,他们首先把脂油奉献给神,献祭的人然后取得一部分给他自己和他的家人食用(1:5)。祭肉的胸部和右腿给祭师(利未记7:31-34)。这是在摩西的律法中清楚记载的但是这些祭师并不如此行。这二位祭司不认识神也不知道祭师的规矩(12-13)。2 以利的两个儿子不认识神所以被称为恶魔的儿子(字义上说)或被称为恶人(12)。3 很有意思的,我们注意到当以利的儿子被称为恶魔的儿子时,以利草率的认定和斥责哈拿并称他是邪恶的女人(1:16),那时哈拿并没有接受这个指责。

到底以利这些邪恶的儿子事实上做了什么错事呢?第一、他们不愿按规定取他们该得的份,而坚持要以自由的方式随他们选择。凡有人献祭,正煮肉的时候,祭司的仆人就来,手拿三齿的叉子,将叉子往罐里,或鼎里,或釜里,或锅里一插,插上来的肉,祭司都取了去。(2:13-14)。这份祭肉就被祭师取为自用了。

我必须承认我很愤怒,我不相信这仆人取得的肉是幸运拿到的。当我小时候,我们经常吃炸鸡 – 就只能有一块炸鸡。我真的只喜欢白肉一点也不喜欢鸡腿。我父亲总是先拿,而且他总是说他拿的是妈妈任意给他的一块。我会跟妈妈说“给我一块鸡背骨或是鸡脖子吧!“她也从来不会这样做。我父亲总是得到最大的一块白肉。他拿到的那一块我们知道绝对不是任意凭运气拿到的。

我也不认为这祭师吃的这块肉只是纯粹好运!这胸肉或是腿肉只是次等的腰肉,不代表是丁骨牛排。那是腿肉,臀肉但不是菲力牛排。当然那祭师的仆人只是刚刚好从罐里拿出那块上好的肉出来。我怀疑这些家伙会经常为祭师拿错那一块肉。这些家伙也绝对不会拿肩肉或是颈骨。在他们选择他们要的肉的时候,他们不顾律法,只拿最精选上好的肉来满足他们的食欲。

这些祭师似乎觉得煮熟的肉不够味道,想要烧烤牛排。他们的仆人在祭肉还未煮熟之前就来拿了甚至还没有将脂油奉献给神之前,而且要求最好的部分给祭师。敬神的以色列人像以利家拿或是哈拿等人知道脂油必须先在祭坛上烧过。当他们要求祭师的仆人等一等到脂油烧尽再拿肉,这仆人就变得更暴力了。他当场立即就要拿甚至威胁要用抢的。

我们不难想象在示罗敬拜神时候的种种负面的影响。敬神的以色列人每年到示罗的会幕敬拜神,但是没有虔诚的祭师来帮助他们的敬拜,而是贪婪的祭师拦阻了敬拜。不论故意的或是无知的(十二节和十三节经文为证),这些祭师完全忽视旧约祭师神圣的职责,还可能造成一些以色列人完全放弃了他们在会幕的敬拜。那时,以色列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包括这些应当是按神的律法教导和审判以色列人的祭师也如此。

神对这些祭师的行为的评估出现再第十七节中:”这二少年人的罪在耶和华面前甚重了,因为他们藐视耶和华的祭物”。翻译的人对这句经文有两种译法。有人认为这句经文是说因为祭师服事的败坏,人民也跟着他们的领袖轻视献祭。

17如此,这二少年人的罪在耶和华面前甚重了,因为他们藐视耶和华的祭物。

(新标准译本).

其它翻译认为祭师的罪深重因为他们厌弃献祭。

17如此,这二少年人的罪在耶和华面前甚重了,因为他们使人厌弃给耶和华献祭。

(钦定译本).

我想两种翻译都是正确的。这祭师不尊重祭物,也不尊重他们为人民所做的奉献。结果,许多人也轻视他们。祭师带领人和跟从他们的人犯罪,这真是严重的罪。这真是以色列历史上悲伤的日子!在玛拉基书真是可以应用在这些祭师的身上:

1 “众祭司啊,这诫命是传给你们的。”。2 万军之耶和华说:“你们若不听从,也不放在心上,将荣耀归与我的名,我就使咒诅临到你们,使你们的福分变为咒诅;因你们不把诫命放在心上,我已经咒诅你们了。3 “我必斥责你们的种子,又把你们牺牲的粪抹在你们的脸上,你们要与粪一同除掉。4 你们就知道我传这诫命给你们,使我与利未(注:或作“利未人”)所立的约可以常存。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5 我曾与他立生命和平安的约,我将这两样赐给他,使他存敬畏的心;他就敬畏我,惧怕我的名。6 真实的律法在他口中,他嘴里没有不义的话。他以平安和正直与我同行,使多人回头离开罪孽。7 祭司的嘴里当存知识,人也当由他口中寻求律法,因为他是万军之耶和华的使者。8 你们却偏离正道,使许多人在律法上跌倒;你们废弃我与利未所立的约。”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9 “所以我使你们被众人藐视,看为下贱,因你们不守我的道,竟在律法上瞻徇情面。”(玛拉基2:1-9)。

小公子? (2:18-21)

18 那时,撒母耳还是孩子,穿著细麻布的以弗得,侍立在耶和华面前。19 他母亲每年为他做一件小外袍,同着丈夫上来献年祭的时候带来给他。20 以利为以利加拿和他的妻祝福说:“愿耶和华由这妇人再赐你后裔,代替你从耶和华求来的孩子。”他们就回本乡去了。21 耶和华眷顾哈拿,她就怀孕,生了三个儿子,两个女儿。那孩子撒母耳,在耶和华面前渐渐长大。

有一部非常可爱的电影名为“小公子”,其中有一位年老的欧洲贵族发现他有一位继承人住在美国。他便带着这个孩子同住,有一天这孩子会继承他的权位。很勉强的,他也带着孩子的妈妈一起,但是他让这母亲独自住在他的大宅邸之外。这个曾是穿著破烂在街头游荡的小孩,现在穿戴的像贵族一般–我们称他为小公子。这小孩不单单以同情和慷慨赢得人心,他也赢的他那位贪婪,别扭的祖父的心。最后这孩子改变了他的祖父成为一位和蔼仁慈的人。

当我读到这篇经文的时候,我不禁想到小公子。我们的经文看起来这样的温暖又感性,作者描述出的小孩是那么的感人,我几乎听到有人说“真甜蜜,不是吗?”真是甜蜜的感情。哈拿为遵守誓约,必须让她宝贝的孩子留在示罗。每年她来示罗敬拜时,她也是来看她所心爱的儿子。而且每年她都带着些她花了几个月仔细做的小衣服。每年她可能需要做一些衣服的修改,并试着来猜想这孩子的尺寸。你可以想见到小撒母耳装扮在他的新衣里,这是不是很甜蜜呢?

但是事实是在未来的几年中,哈拿母亲带着其它的孩子去示罗,三男两女,连同撒母耳一共六个孩子。以利看着流泪分别的以利加拿和哈拿就给了他们一个祝福,求神在赐给他们孩子以取代这个哈拿已经献给神的孩子。神听祷告,优厚的给了他们五个孩子。以利也知道在取代他两个无用的孩子的地位,神也给他一个儿子来养育,这个儿子也给这位老祭师的心带来喜乐。

但是比这些激动的感情更重要的事也在这段经文中交通出来,我们可能以为既然撒母耳住在离他父母亲家那么远的地方,以利加拿和哈拿对这孩子的影响是很小的。我相信他们有很大的影响力。如果我们读第二章十九节,按照祭师的制服规定的教导上,哈拿不单单为他的孩子缝制一件衣服,她为这孩子缝制一件祭师的制服。你难道听不出来哈拿教导撒母耳有关利未祭师的尊严和职责吗? 你难道听不出来哈拿在教导撒母耳有关他的使命的呼召和这件祭师制服带出的意义吗? 我相信哈拿用她所缝制的衣服和她所说的教导在他儿子身上有极大的影响。哈拿或是撒母耳清楚的知道一个缝制衣服的动作会有属灵教育的影响。

管教得太迟了也太少了 - 以利虚弱的斥责 (2:22-25)

22 以利年甚老迈,听见他两个儿子待以色列众人的事,又听见他们与会幕门前伺候的妇人苟合。 23 他就对他们说:“你们为何行这样的事呢?我从这众百姓听见你们的恶行。 24 我儿啊,不可这样!我听见你们的风声不好,你们使耶和华的百姓犯了罪。 25 人若得罪人,有士师审判他;人若得罪耶和华,谁能为他祈求呢?”然而他们还是不听父亲的话,因为耶和华想要杀他们。

我们读到第十二节到第十七节有关这两位祭师在献祭给神的祭肉上犯的罪。在二十二节到二十五节我们知道他们和会幕们前伺候的女人行淫乱。这些女人好象是出埃及记中提到伺候的女人:

出埃及记38:8 他用铜做洗濯盆和盆座,是用会幕门前伺候的妇人之镜子做的。

何弗尼和非尼哈犯性的淫乱是有罪的,而且我们也知道至少非尼哈是有妻子的人(4:19)。这奸淫的罪是可处死的。因着是犯罪的人和犯罪的地点这个罪是更大的。我们想想神给利未祭师的应许和以利的两个儿子做的恶。

出埃及记 29:42-46 这要在耶和华面前、会幕门口,作你世世代代常献的燔祭。我要在那里与你们相会,和你们说话。 43 “我要在那里与以色列人相会,会幕就要因我的荣耀成为圣。 44 “我要使会幕和坛成圣,也要使亚伦和他的儿子成圣,给我供祭司的职分。 45 “我要住在以色列人中间,作他们的 神。 46 “他们必知道我是耶和华他们的 神,是将他们从埃及地领出来的,为要住在他们中间。我是耶和华他们的 神。

会幕门口是神与利未祭师相会的地方,神在那里显示祂的荣耀的地方。在那里亚伦和他的儿子们奉献自己,分别为圣作祭师的服事。过了没有几年后,这个地方成了一个很不相同的约会地点,一个以利的儿子们和女人约会行淫乱的地点。

我引用以利的斥责作为这段讨论的主题,但是我们不知道他是否斥责过他的孩子们。我们知道他没有管教或阻止他的孩子们的罪行。以利的话对他的任性的儿子没有约束力。更糟的是以利的话是自我谴责的,他似乎希望让他的孩子们觉得内疚,自我反省,显然这是没有用的。以利的话反而是强调了他自己的罪恶感。这里说以利听见他两个儿子待以色列众人的事。这简直是以利的无知没有更有效的采取行动。他知道他们做的每件事也知道她们对以色列众人的专横。他们的罪绝不是偶然的个性上或行为上的缺失,他们是已经养成习惯的作恶,是他们生活的一种方式。

当以利为他的孩子们不道德的淫乱表达他强烈不赞同的时候,很有意思的在我们的经文中,他并没有提到他们对献祭肉所犯的罪。这原因我们稍后在第二十七到二十九节的经文中会显明出来。我们先看以利对他的儿子们的训话中显出他了解他的孩子的罪的深重。他们的罪不单是对人,更是对神。这是明知故犯的罪,没有理由的罪。这两个邪恶的孩子向神挥拳耀武扬威。他们自己知道,就算是没有其它的理由,以利也刚才告诉他们了。以利自己也知道。但是虽然以利全都知道他还是没有采取行动。我很喜欢Dale Ralph Davis对这一段经文的评论:

“以利因着他们的道德失丧斥责他的孩子们(22-25); 也许从23-25节我们看不太出来,他也是责备了他们在敬拜的罪(13-17)。不管怎么说,他并没有采取行动把何弗尼和非尼哈解除祭师的职位。以利可能抱怨了一下,但是他的孩子并没有承担失业的下场。教会也没有管教的措施。”4

“所以当神的仆人(27-36节中的先知)斥责他容忍罪恶的罪,让神的荣耀蒙羞,爱儿子甚过爱神时,对以利来说,血缘重于对神的忠诚。”5

“存胆怯的心,从来不敢指正任何人,得过且过是很容易的。就好象因着和善和爱心而将神的律法忽略了进而蔑视神的圣洁。当我们顾全人的情感颜面并不一定是循求荣耀神的途径。”6

和撒母耳的另一个对比 (2:26)

26 孩子撒母耳渐渐长大,耶和华与人越发喜爱他。

这些祭师们已经绝望的沉沦在罪恶中。敬神的以利加拿和哈拿每年到示罗敬拜神的时候必须咬紧牙关来面对这个每况愈下的事实。以利已经老迈了,他的两个孩子即将继承。义人想到这里都会颤抖。然而在这个以色列黑暗的时刻,一个小孩渐渐长大。在神的眼中,以利的孩子们是没有救了,神定意处死他们(2:25)。敬神的人也不尊敬他们。撒母耳出现了。耶和华与人越发喜爱他。似乎人知道这个孩子掌握着他们和他们的国家的未来前途。在以色列历史中最黑暗的时候,当每一件事都亏损的时候,神兴起一个定意可以忠心服事祂的人来服事人。以利的孩子们没落的时候,也是撒母耳兴起的时候。

这段经文读起来真是奇妙的熟悉,不是吗? 我们知道路加用非常相近的词句写拿撒勒人耶稣长大的时候:

路加福音2:52 耶稣的智能和身量(或作:“年纪”),并 神和人喜爱他的心,都一齐增长。

为什么如此相近的词句? 为什么路加选用和撒母耳记上描述撒母耳小时成长一样的方式来描述耶稣? 当我们的主耶稣诞生的时候也是以色列历史非常黑暗的时刻。以色列的宗教制度已经正如撒母耳的时代一样远离了神的话。可是对以色列来说,当每件事都看来非常荒凉的时候,在全国都不知不觉之中,一个小孩成长了。这个小孩是弥赛亚。他将拯救他的百姓脱离罪恶,他会坐在神的宝座上,他是大祭师由罪中拯救神的子民。

神的仆人的亲自造访 (2:27-36)

27 有神人来见以利,对他说:“耶和华如此说:‘你祖父在埃及法老家作奴仆的时候,我不是向他们显现吗? 28 '在以色列众支派中,我不是拣选人作我的祭司,使他烧香,在我坛上献祭,在我面前穿以弗得,又将以色列人所献的火祭都赐给你父家吗? 29 我所吩咐献在我居所的祭物,你们为何践踏?尊重你的儿子过于尊重我,将我民以色列所献美好的祭物肥己呢?’ 30 “因此,耶和华以色列的 神说:‘我曾说,你和你父家必永远行在我面前;现在我却说,决不容你们这样行!因为尊重我的,我必重看他;藐视我的,他必被轻视。 31 日子必到,我要折断你的膀臂和你父家的膀臂,使你家中没有一个老年人。32 在 神使以色列人享福的时候,你必看见我居所的败落。在你家中必永远没有一个老年人。33 我必不从我坛前灭尽你家中的人,那未灭的必使你眼目干瘪,心中忧伤。你家中所生的人都必死在中年。 34 你的两个儿子何弗尼、非尼哈所遭遇的事可作你的证据:他们二人必一日同死。 35我要为自己立一个忠心的祭司,他必照我的心意而行。我要为他建立坚固的家,他必永远行在我的受膏者面前。 36 你家所剩下的人都必来叩拜他,求块银子,求个饼说:求你赐我祭司的职分,好叫我得点饼吃。”

除了很少的例子之外,神人通常是用来说先知的。7 当那些日子,耶和华的言语稀少,不常有默示 (3:1)。那是很特殊的情况下有一位先知直接为神向人说话。在我们的经文中,一位无名的先知不知何处而来到以利面前斥责他的失败 – 他不愿有效的处理他的孩子的问题。在二十七到二十九节里,这位先知把祭师的职分很洽当的以历史和神学的立场来说明。他观看过去当亚伦和利未祭师的职分在出埃及的时代被建立。他然后在三十到三十四节中看到未来,预言神将加到以利和他的家人的处罚。三十五和三十六节他再次指出神要建立一个祭师的新家。让我们思考一下这位先知在这段信息中的三个重点。

我曾想过写一本书叫做“圣经思考”。圣经中使用了许多不同的思考模式,其中之一我称为是“原先的思考模式”。原先的思考模式就是回到事情发生的起源来往前思想。举例来说,当耶稣在被法利赛人试探问到有关休妻的事情时,他们问耶稣:“人无论甚么缘故都可以休妻吗?” (马太福音19:3)。有些人认为一个人可以无论什么缘故都可以休妻,有些人采选择性的态度。但是所有当天在场的人都被耶稣坚定的立场震惊。容我来指出耶稣的理由:

4 耶稣回答说:“那起初造人的,是造男造女,5 并且说:‘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这经你们没有念过吗?6 既然如此,夫妻不再是两个人,乃是一体的了。所以, 神配合的,人不可分开。”(马太福音19:4-6)。

法利赛人用他们的文化背景,他们的时代,他们的价值观来辩解,耶稣挑战他们用“原先的思考模式”来思想离婚的问题。起初当神创造世界和人类的时候,祂创造的婚姻的制度。耶稣问法利赛人起初婚姻该如何?当神创造婚姻制度时候神的心意如何?神的意思是一男一女连合,除了死亡永不分开。人无论甚么缘故都可以休妻吗?耶稣的回答让我们必须按原先的思考模式来下这个结论,“神并没有允许人无论什么缘故都可以休妻。”

经由这位不具名的先知的话,神挑战以利和所有的读者做一些原先的思考。以利的问题和他的孩子的问题都是祭师职位的问题。解决的方式是一位新的祭师(撒母耳)和一个新的祭师的家。所以这位先知向他的听众问,“究竟祭师职位原先是如何订的?”利未祭师职位源自以色列人在埃及为奴的时候,当时在那里神设立亚伦为祭师。

在那时亚伦祭师的“家”8 被建立。这个“家”字被重复许多次是有原因的,神不单单设立亚伦为祭师还包括他的儿子们和他们的儿子们,这被称为亚伦的“家”。以利怎么能够在知道他的祭师儿子犯的罪而又漠不关心的不来处理他“家”里的问题呢? 这祭师的职分不是一个个人的事情而是整个“家”的事情。当以利的“家”要倾倒破碎的时候,他没有任何行动来阻止。在摩西的律法中,祭师的职位是整个家的事情,包括全家的每一成员(利未记21:1-9)。神为亚伦和他的子孙创造了一个“家”。

第一人称的代名词出现在二十七到二十九节而且多是引用在神自己。三次在二十七节和二十八节神透过祂的先知说“我不是 . . . ?” 。神向亚伦显明自己,神拣选亚伦设立他的家为祭师来服事神。神给祭师一部分的奉献来维持他们的事奉。原先的思考让我们总结这祭师的职位是属神的也是神创造的,建立的,定下规则来管理的。所以神说我的献祭,我的居所,我的子民,和我的荣耀,这荣耀是由祭师归给神的,因为神自己成就了他们的祭师职位。

这也是以利犯错的地方。以利尊重他的儿子过于尊重神(2:29)。他似乎惧怕去面对他的儿子,惧怕去处理他们的问题,因为怕他们会不喜欢他或是甚至于鄙视他,像这样暴力的儿子他们还可能杀害他。以利惧怕他的孩子们甚过于惧怕神。他要他的孩子的认同和感情多过于他要神的认同和感情。怎么会这样呢?第二十九节提示了为什么以利如此的静默和消极的对待他的孩子们。”我所吩咐献在我居所的祭物,你们为何践踏?尊重你的儿子过于尊重我,将我民以色列所献美好的祭物肥己呢?”

我说这话可能立场不对,但是我相信我是正确的解释神透过先知对以利说的话。我并不是刻意冷酷,但是我必须指出以利的确是一个肥胖的人(4:18)。我绝不是以负面的影射超重的人(在这其中我也是超重者之一)。但是神好象在和以利说,“以利啊,看看你自己,你当祭师当得那么胖! 想一想发生的什么事,你和你的儿子们吃了那些不应该得的肉吃得那么胖。”

我们的经文告诉我们,以利知道他的儿子们待以色列众人所有的事,所以以利也知道他的儿子们如何取得这些祭肉。他知道他的儿子们行淫乱,在这几节经文中以利斥责他的儿子们的性淫乱但是他并没有指出任何有关偷抢祭肉的事情。以利也许是老了,也五官迟钝了,但是我相信他清楚知道烤肉和煮肉的差别,我也相信他知道腿肉和嫩腰肉的不同。对他的儿子们偷抢祭肉的罪,以利不作声响可能是因为他自己也吃了这些不该取得的肉。他自己也在他儿子的罪上得到好处。所以以利应该对他的儿子们犯的罪积极的处理,但他采取消极的态度。神提醒以利所有的祝福都是来自神,不是来自他的儿子。所以以利应该好好的尊重神,而不是继续尊重他的邪恶的儿子们,容忍他的儿子们,而不惩处他们。以利斥责哈拿因为他误以为他喝醉了,但是他却不指责他的儿子们偷抢祭肉。以利就是不愿意结束这个让他肥己的错误。

以利的罪被显明了,祭师的祝福来自神,以利必须要尊重的神。以利的儿子们必须被指责,但是因为以利欢喜因他的儿子们的罪带来的好处 – 他也惧怕会失去这些的好处 – 以利拒绝去对付他的儿子们的罪。神的审判不只是降临到以利身上,也降临到以利的家,这审判在三十节到三十四节中记载:

30 因此,耶和华以色列的 神说:‘我曾说,你和你父家必永远行在我面前;现在我却说,决不容你们这样行!因为尊重我的,我必重看他;藐视我的,他必被轻视。 9’” (撒母耳记上 2:30)。31 日子必到,我要折断你的膀臂和你父家的膀臂,使你家中没有一个老年人。 32在 神使以色列人享福的时候,你必看见我居所的败落。在你家中必永远没有一个老年人。33 我必不从我坛前灭尽你家中的人,那未灭的必使你眼目干瘪,心中忧伤。你家中所生的人都必死在中年。(2:33)

神是否毁他自己的约呢? 不是的。我们必须记得神的约是被以利和他的儿子们的罪毁灭的。同样的道理,神仍旧保持他的约。从这节经文我们要注意神并没有把祭师的职位完全由以利家挪走。神说他的家的一部份将会死在同一日(2:34)。但是神并没有把以利家的每一子孙都弃绝。

以利和他的儿子们是否因祭物肥己? 他们是否单吃上好的祭肉呢? 这些都要改变。

“你家所剩下的人都必来叩拜他,求块银子,求个饼说:求你赐我祭司的职分,好叫我得点饼吃。” (2:36).

神将使以利的家荒凉但是他们将会继续担任祭师服事。神将取走他们的优势使他们软弱(2:31)。众人都会看见神不会让祂的祭师职位被永久的污染。

第三十节到第三十四节述说了神要降在以利和他的儿子们的审判。第三十五节和三十六节记载神的祝福将要降临以色列,神将兴起一位忠心的祭师和建立一个祭师的永久的家(2: 35)。以利家必须顺服在这位忠心的祭师之下,才能领受任何祝福(2:36)。

这里提出两个问题: 谁是这位忠心的祭师? 什么是祭师永久的家?第三十五节的用语很像撒母耳下第七章所纪录的”大卫的约”。

10 “我必为我民以色列选定一个地方,栽培他们,使他们住自己的地方,不再迁移;凶恶之子也不像从前扰害他们, 11 并不像我命士师治理我民以色列的时候一样。我必使你安靖,不被一切仇敌扰乱。并且我耶和华应许你,必为你建立家室。 12 你寿数满足,与你列祖同睡的时候,我必使你的后裔接续你的位,我也必坚定他的国。 13 他必为我的名建造殿宇,我必坚定他的国位,直到永远。 14 我要作他的父,他要作我的子;他若犯了罪,我必用人的杖责打他,用人的鞭责罚他。 15 但我的慈爱仍不离开他,像离开在你面前所废弃的扫罗一样。 16 你的家和你的国,必在我(注:原文作“你”)面前永远坚立。你的国位也必坚定,直到永远。’” 17拿单就按这一切话,照这默示,告诉大卫。(撒母耳下7:10-17) 。

以利的家好象扫罗王的家,以利的家的祭师是持续衰退,扫罗的家的王位是就此结束。但是以利的后裔仍旧是服事的祭师,他们将在一位更好的祭师之下服事。谁是这位更好的祭师呢? 神为什么和这位祭师立约一个永久的家呢?

这答案是两面的。我相信一个答案是眼前要实现的,一个神在经文中预表未来的祭师的职分的约永恒的实现。第一,神将在不久的将来给祂的子民一家比以利家更好的先知。利未先知的职分是给利未人的亚伦的家族(出埃及记2:1)。当亚伦成为大祭师他的两个儿子拿答和亚比户在亚伦之下服事。当他们因为献凡火被杀后,亚伦另外的两个儿子以利亚撒和以他玛接替他们兄弟的位置(利未记10)。这亚伦的祭师职分往下传给他的这两个儿子。原先这大祭师的职位是由以利亚撒一脉往下传,但是以利是以他玛的后代担任大祭师。这位无名的先知的预言似乎在撒母耳取代以利成为祭师的这件事上应验了,但是后来在大卫统治的时代,以利亚撒的后代撒督成为当时的大祭师(列王记上1:7-8; 历代记上16:4-40)。在所罗门统治的时代,撒督的子孙将继续为祭师服事(以西结书44:15; 48:11)。

第二,我相信这预言最终的应验是在主耶稣基督身上,正如神与大卫的约一般是应验在主耶稣基督的身上。从以色列的历史我们发现没有一为以色列的王配得永恒的国度,永续的统治。没有一个配得的人,不是大卫,不是所罗门,也不是任何人除了坐在父神宝座上,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祂才是最终”大卫的约”的应验,我们的主也是这经文中祭师的约最终的应验。在以色列的历史中没有一位配得永恒服事的祭师,当然不是以利也不是撒母耳。当神给祂的子民一位完美的祭师,只有主耶稣基督是最完美最理想的大先知,大祭师和王。

结论

在这堂课起初我们提到这篇经文是有关教养孩子。更正确的,这篇经文指出父母面对和处理叛逆和不尊敬神的成年孩子的原则。我们可以放心的说以利处理他的孩子成年后的问题是因为他没有在幼年时候就采取正确的管教方式。但是即使在一个非常敬神的家庭中养育的孩子也有可能成长如以利的孩子一般。我们的经文的重点是以利以大祭师的职位,以以色列国士师的权位没有适当的管教他的孩子。以利应该以惩罚任何一位犯淫乱,不敬神,亵渎祭师职位,不遵行口头纠正的祭师相同的方式来管教他的孩子。以利没有作对的事因为他们是他的儿子,他让这关系比任何事都重要,让我们看看以利如何的在管教孩子上失责。

(1) 以利没有教导他的孩子神的律法尤其是担任祭师的职位上的规定。

(2) 以利在他面前犯的罪视而不见 – 这些罪他已经从许多以色列人听到的。这些罪发生在以利自己事奉的场所中,这是他无法推卸说他没有看见的。但是我必须说,我也常常看到许多父母在他们的孩子行为不检的时候也是视而未见。这恐怕是我们都不愿看见那些我们不想去面对的事情。以利几乎是瞎的但是他还未耳聋,除非他真不想知道,他是不可能不知道身边发生的那些事情。

(3) 以利在处理纠正他的孩子的罪上等候太久。即使在所有以色列人告诉以利他的孩子的罪行,他还是没有尽快行动。一段软弱的训话和警告已经太迟了。我们可以明显的发现他的孩子的罪大可以在早期连根斩除,后来变成是家常便饭,不可收拾。管教不可拖延。

(4) 以利没有尽力去改变他的孩子 – 或者至少没有去阻止他们罪性的行为。如果以利只是不知道他的孩子做些什么,我们至少可以了解他不知道他们的罪有多严重。但是从他自己的话语中,我们知道以利完全清楚他的儿子们的罪的严重性。以利知道他的孩子的犯对神的罪,然而当他的儿子不理会他的斥责的时候,以利只是放弃而没有使用其它管教的方式。他可以解除他的儿子祭师的职位。但是他什么行动也没有。

我看多了许多当他们的孩子不顺服时好象以利一般束手无策的家长。他们的孩子不是六呎五吋,两百五十磅重,满身肌肉的大汉。他们的孩子多半只有五岁,这些家长的管教方式是有许多的。但是常常在一句话孩子不听的时候,父母亲会耸耸肩膀好象说“我还能做什么呢?”我真的需要告诉你吗? 好好读读箴言,你会想到一些该做的。

(5) 以利不想处理他的孩子的事情因为他不想付上代价。我们必须承认,当你我没有管教孩子的时候不是我们没有办法,不是因为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做,那是我们不愿意付上作对事情,对我们自己和我们的孩子最好的事情的代价。以利怕失去他和他的孩子的那一点点的感情,他也可能怕失去众人对他的尊敬,他也可能怕失去那些他真爱吃的肉,以利不敢管教他的孩子因为他只想抓住他拥有的不希望失去。

(6) 以利没有正确的处理他的孩子,即使他已经被神透过先知明显的警告,即使他完全清楚不顺服神,不认罪悔改的结局。以利不能推说他无知,他知道他的儿子犯的罪。两次神的先知斥责他(第二章不知名的先知和第三章的撒母耳)。神都直接把他的背逆告诉他了,他还是没有采取正确的行动。

(7) 以利尊重他的儿子们高于尊重神。在神看来这是唯一的关键。以利把他和他的儿子的关系看得把他对神的关系看得更重。主耶稣曾把这层关系说得非常清楚:

34 “你们不要想,我来是叫地上太平;我来并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动刀兵。35 因为我来是叫‘人与父亲生疏,女儿与母亲生疏,媳妇与婆婆生疏。 36 人的仇敌就是自己家里的人。37 爱父母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爱儿女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 38 不背着他的十字架跟从我的,也不配作我的门徒。 39 得着生命的,将要失丧生命;为我失丧生命的,将要得着生命。(马太福音10:34-39)

这段经文在几处非常的真实贴切。我们可能认为以利和他的儿子的行为和现今时代的基督徒没有关系,我们必须记得我们也是有祭师的身分:

5 你们来到主面前,也就像活石,被建造成为灵宫,作圣洁的祭司,借着耶稣基督奉献 神所悦纳的灵祭。(彼得前书2:5)

我们应该时时提醒我们自己,当以利和他的儿子们和撒母耳在圣殿服事的时候(撒母耳记上3:3),“神的居所” (撒母耳记上2:29),彼得前书这里说我们就是“神的殿”,神的“居所”,当我们伤害到神的“居所”的时候,神看是严重的。

19 这样,你们不再作外人和客旅,是与圣徒同国,是 神家里的人了。 20 并且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稣自己为房角石,21各(注:或作“全”)房靠他联络得合式,渐渐成为主的圣殿。22 你们也靠他同被建造,成为 神借着圣灵居住的所在。(以弗所书 2:19-22)。

16 岂不知你们是 神的殿, 神的灵住在你们里头吗?17若有人毁坏 神的殿, 神必要毁坏那人,因为 神的殿是圣的,这殿就是你们。(哥林多前书3:16-17)

难怪基督徒在哥林多(哥林多前书5-6章)教会中的行为(哥林多前书11:17-34) ,是如此的被神所重视。

正如以利一样,我们必须将我们的孩子们照着主的教训和警戒养育他们。(以弗所书6:4) 我们必须不但是口头上教训和斥责我们的孩子,我们必须纠正他们的错误,这包括用到箴言中提到的杖。我们不是认同过度的虐待,而是合理的管教不顺从的小孩,尤其当这”杖”是一个最有效的管教方式。太多的家长是被他们的孩子控制着,而不是控制他们的孩子。即使我们的孩子长大成人后,我们还是要以圣经的教训管教他们的罪。

对我们家长而言,第一步是将我们的孩子交托。我们的主耶稣说我们必须背起我们的十字架,舍弃我们的老我的生命才能得到新的生命。对我们的孩子也是一样的。我开始明白为什么亚伯拉罕将儿子献上为祭的信心的试炼(启示录22)。我也明白顽固的雅各不想失去儿子约瑟,也不想失去儿子便雅悯,但是为了在饥荒时求生必须将他们放弃(启示录37-45)。我们也必须如此,我们不能在我们孩子中找到我们的生命,我们只能在神,特别是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中,找到我们的生命。在与我们和主的爱相比,我们需要“厌恶“我们的孩子,而且在如此做的时候我们将可以在与我们的孩子相处上,为着他们的和我们自己的好处,荣耀神。

有时候一个孩子可能需要管教他的父母。好象在教会里,我们也有这不愉快的经验来管教犯罪的人(马太福音18:15-20)。当这个被管教的是一个家长,对他们的孩子尤其是年长的孩子有一层责任和隐藏的含义。一个孩子纠正他的父母绝不会比一个家长纠正他的孩子要容易。但是当我们知道这个罪 – 根据圣经规定我们应有对罪的反应 – 我们有义务采取行动,若我们拒绝行动,像以利一样,那我们没有采取行动本身也是罪。

我们这里说的管教是指着教会大家庭说的。当一个弟兄犯罪了(马太福音18:15),那是我们的责任去斥责他,使他悔改。太多的基督徒选择向以利一样,睁只眼,闭只眼,希望问题会消失。那问题不会消失的只会更严重。我们的罪性如果没有任何顺服神的话语的管教行动只会愈来愈严重。

求神给我们恩典从以利和他的孩子们身上学习到功课,但不是学得像他们一样。感谢神祂命令我们教导,也纠正我们的孩子,神自己也为我们立了榜样 - 祂如何的管教祂的子民。让我们感谢神以敬虔的方式养育我们的孩子。这也是神的恩典我们才能如此行。愿神的名得荣耀。


1 Dale Ralph Davis, Looking on the Heart: Expositions of the Book of 1 Samuel, vol. 1 (Grand Rapids: Baker Books, 1994), p. 31.

2 The various translations of verses 12 and 13 indicate the differences among scholars as to how these verses are to be understood and rendered. The NASB translates the text to indicate that the priests neither knew God nor His divinely defined “customs” pertaining to the portion of meat the priests were to be given. Others render the text to indicate that the two sons of Eli did not know God, and that as a result, their custom was to procure their meat in the way the following verses describe. Either way, the general sense of the text is clear.

3 For examples of this expression, see Deuteronomy 13:13; Judges 19:22; 20:13; 1 Samuel 1:16; 10:27; 25:17, 25; 30:22; 2 Samuel 16:7; 20:1; 23:6; 1 Kings 21:10, 13; 2 Chronicles 13:7; 2 Corinthians 6:15.

4 Dale Ralph Davis, Looking on the Heart: Expositions of the Book of 1 Samuel, vol. 1 (Grand Rapids: Baker Books, 1994), p. 35.

5 Davis, p. 36.

6 Davis, p. 37.

7 “Man of God” is used in reference to Moses (Deuteronomy 33:1; Joshua 14:6, etc.); an angel of the Lord (Judges 13:3, 6, 9); Samuel (1 Samuel 9:6); Shemiah the prophet (1 Kings 12:22; 2 Chronicles 11:2; 12:5-7); an unnamed prophet (1 Samuel 2:27; 1 Kings 20:28; 2 Chronicles 25:7, 9); Elisha (2 Kings 4:9, 16, 22, etc.); David (2 Chronicles 8:14; Nehemiah 12:24); Timothy (1 Timothy 6:11).

8 The term “house,” here is not a physical house, but a dynasty. This is the way God spoke of the “house” He would build for David as well (see 2 Samuel 7:1-17).

9 I am not altogether happy about the translation, “lightly esteemed,” here. The word “honor,” related to the word, “glory,” is one whose root meaning is “heavy.” God’s glory is “heavy;” to honor God is to consider Him “heavy,” so to speak. To dishonor God is to take Him lightly. But the same basic term rendered here “lightly esteemed” is translated “brought a curse on themselves” in 3:13. In Genesis 12:3, God tells Abraham, “And I will bless those who bless you, And the one who curses you I will curse.” I believe that here, in our text, God says, “those who honor Me, I will honor, and those who despise Me, I will cur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