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the world comes to study the Bible

一個「生」與「死」的問題

你可知你不論到那裡去,你都攜帶著一件可致人於死地的武器?這件武器可以避過最嚴密的保安檢查,因為這件武器是你身體的一部份。在神的靈感動下,所羅門王寫道:「生與死都在舌頭的權下;愛把弄這權柄的,必自食其果。」(箴言十八21)這句話很真確,過於我們所能想像!雅各也說舌頭充滿了致命的毒素。(雅三8)這真是很可怕啊!

在美國達科他州的一個小社區發生的事,正好用來說明這道理。有一個家庭,當母親生下第二名小孩後,健康便一直很差。眾所周知,她盡全力去維繫這個家,讓家中充滿愛。鄰居們每天傍晚時份都能看到妻子和孩子們擁抱和親吻歸家的丈夫;夏日的晚上,他們會聽到不時傳來的歡笑聲。

有一天,村落中有人謠傳那位丈夫對妻子不忠,雖然閒言毫無根據,但眾人竊竊私語,最終傳到妻子的耳中,妻子無法容忍。有一天傍晚,當丈夫如常回家時,沒有人在門口相迎,只有一片死寂,因為妻子殺死了兩個孩子後自盡;那丈夫也崩潰了。縱使他後來證明了自己的清白,但流言已經造成不能挽回的惡果。生死在舌頭的權下,充滿了害死人的毒氣。5

我們大部份人都明白神希望我們的交談榮耀祂。我們也希望我們能養成透過溝通發揚愛和在基督裡合一。不幸地,我們卻通常用這與生俱來的武器,作相反果效的事。接著我們奇怪主裡的肢體為何有那麼多的衝突。讓我們在神的話語中,找出閒言碎語、流言蜚語的解毒劑。

閒言的成因

雖然「閒言」這個詞語在聖經中並不明顯,但閒言的意思卻在整本聖經中經常出現。經文提及說三道四的人;竊竊私語去詆毀他人;在背後中傷他人;在背後論斷別人的過錯;誹謗中傷或誣衊他人,使人受到傷害。我們可以將以上種種統稱作「閒言」。這是一個令人討厭的字眼。每當你說長道短,搬弄是非時,閒言就向你發出憤怒的嘶聲。它實在太醜惡了,所以沒有人願意承認他們在說閒言;他們還振振有詞地說他們在分享禱告事項!

讓我們來仔細察看那挑毛病,對別人的錯處耿耿於懷的靈。講閒話就是對並非當事人、或許能解決問題的人去談論他人所犯的錯,不管那是事實還是流言,也是閒言。神說:「弟兄們,不要互相毀謗;」(雅四11)這指令並沒有提及談論的事件是否屬實,即使所談論的是真實個案,毀謗弟兄也是不能接受的。

如果借禱告去散播是非,就錯上加錯了。例如:「讓我們為約翰有外遇的事禱告…」、又或許在公禱中,我們說:「神啊,求你處理約翰的問題,他找藉口瞞著太太…」。將別人的過失四處宣揚是錯誤的;抹黑別人、又或許說一些話使別人討厭、不尊敬或不信任某人,同樣是錯誤的。閒言和其它可以想像到的罪並列。且看保羅將說閒言的罪和甚麼罪並列:

「這些人充滿了各樣的不義、邪惡、貪心、陰險;滿懷嫉妒、兇殺、好鬥、欺詐、幸災樂禍;又是好說讒言的、 毀謗人的、憎恨神的、凌辱人的、傲慢的、自誇的、製造惡事的、忤逆父母的、…」(羅一29,30)。但在現實生活中,說讒言卻似是基督徒所喜愛的消遣。為甚麼會這樣呢?

人總希望別人稱讚自己。假如我們撫心自問,我們都花上好些時間去想自己被別人接受的情度:「他人知道我是誰嗎?他們喜歡我嗎?他們尊敬我嗎?他們會否認為我明白我在說些甚麼嗎?他們會否認同我有魅力?他們喜歡我的衣飾嗎?我們會否喜歡和我一起?」當我們的自我形象愈差,花在這些事情上的光陰就會愈多。不論誰總會花上一些時間,想這些事情吧。

故此,我們花時間去說長道短、搬弄是非,為使自己的形象好一些、為了贏取別人的接納。假如我們擁有獨家消息,我們看來便重要些、消息靈通些、地位超然些,別人就願意聽我們的說話;假如我們害怕給別人比下去,就低眨他們來替自己辯護為何自己未能達到那人的成績;假如我們嫉妒他人得到別人的垂青,就指謫別人,抬高自己;如果他人傷害我們,就抹黑他們來報復、修補、平衡自己那受損的自尊心。還可以透過衝突,取得一些人站到自己的一方,讓自己看來更有價值。不過神是按我們的本相在基督裡接納我們、愛我們;在基督裡我們都是既寶貴、又重要的成員,因此沒有必要黑別人來突顯自己。

閒言的成因還有很多。例如我們在壞榜樣中成長,聽到父母說閒言,認為說閒言是可以接受的。也可能是我們誤以為若不去談論他人,就沒有好說的了。曾經有人這麼說:目光遠大的人,談論思想信念;平傭的人講論事件;小人物談論張三李四,認為這些可以有助思維和心智發展。

使徒保羅曾經指出我們說閒言,是因為我們找不到比這更好的事情可以做。關於年青的寡婦,保羅說:「同時,她們懶惰慣了,挨家閒遊;不但懶惰,而且好說閒話,好管閒事,說不該說的話。」(提前五13)閒言在這裡特指一些顯得他人有錯的糊塗話。她們說閒言,和他們懶惰和好管閒事(干預他人的事務)相連。假如她們將時間和精力用在屬靈、有建設性的事情上,例如:探訪、服侍那些被禁鎖的、關懷兒童;那麼,她們還那有閒暇去談論是非。更值得我們注意的是閒言帶來的破壞。

閒言的後果

箴言就像一本有關舌頭的教科書,它多處提及閒言帶來的禍害。首先它離間朋友。「乖謬的人散播紛爭,搬弄是非的離間親密的朋友。」(箴言十六28)「遮掩別人過犯的,得到人的喜愛;屢次提起別人過錯的,離間親密的朋友。」(箴言十七9)有些人因嫉妒他人的友誼,會蓄意散播讒言。如果他們能夠發掘到對方一些不名譽的事的蛛絲馬跡,便加以尖銳的攻擊,繼而承虛而入。他們認為以這方法交友,較用真誠、無私和善良更容易。他們的開場白:「我不是想說她壞話,不過…」、「我不希望你錯怪我搬弄是非,不過…」,就這麼樣放冷箭。

也有些情況,那說三道四的,並非蓄意誹謗,而是閒談,只為合群,但引致的結果卻沒有分別。你可曾聽過這樣的對話:艾倫說:「蘇茜告訴我,你告訴她那個我告訴你不要讓她知道的秘密。」簡愛回答說:「她那張烏鴉嘴,我曾叮囑她不可告訴你。」於是艾倫回答道:「好吧!那我就告訴她我沒有向你透露她所說的,但你也不要告訴她我曾和你說過這事。」如此友誼!朋友豈不是應該互相信任的嗎?「到處搬弄是非的,洩露祕密,心裡誠實的,遮隱事情。」(箴言十一13

閒言使好朋友疏遠。當我們對他們說別人的是非時,他們也會產生猜疑,我們在別人面前是否也會說他們的長短,因此,他們會猶疑,不打開心扉作深交。假如我們曾在別人面前談論他們,必會在加油添醬後傳回他們的耳中。儘管我們為我們所說的作澄清和辯護,友誼已受到不能彌補的破壞。「生與死都在舌頭的權下;愛把弄這權柄的,必自食其果。」(箴言十八21)假如我們用舌頭來行善,我們便會收取善報;假若我們用舌頭去制造黑暗,最終自己會自食其果。

閒言的另一個後果是使人受傷害。「搬弄是非的人的言語,如同美食,深入人的臟腑。」(箴言十八8)假如你發現有人在你背後說你,你會感到好受嗎?這對他們來說,猶如享受精美的小點,但你豈不是感到受傷害?那傷害直達你的心底。我們明明知道神要我們寬恕他們,但我們卻仍舊和那些流言死纏、擔憂、焦急發愁,為自己不值,又對他們充滿怒火。容讓它影響我們不能正常生活和工作。而這個傷口,有些時候需要很長時間才能痊愈。當你遇到有人誘惑你,要和你分享別人有趣的秘聞時,請你仔細想清楚。如果這些和你相關,你願意成為別人的話柄嗎?

閒言不單使人受傷,它還會帶來破壞。我有一位年約七十的牧師朋友,被教會裡幾位年長會友看到他把手搭在一位剛從工場回來的單身女宣教師肩膊上,雖然他並沒有任何企圖,但卻為這事件差點兒斷送職位。我相識的另外有一位牧師,既滿有恩典,又屬靈、又能幹,但卻被迫辭職。原因是他的同工散播懷疑的種子,懷疑他的能力,更含沙射影去質疑他的心智健康。有不少服侍神的僕人被毀,只因同工認為他們知道這些神的僕人的信念或想法,但卻不恰當地公開,並且作人身攻擊。這是何等讓神傷心的事啊!

閒言會煽動憤怒「北風帶來雨水;暗中毀謗人的舌頭,使人怒容滿面。」(箴言二五23)我遇到最憤怒的人,是那些被惡毒讒言中傷的受害者。但最令人傷感的,是他們在盛怒中犯罪,他們必須承受這些罪的後果。但那散播讒言的人,卻指證他們沒有活出神的話語,不順服神。

你有沒有試過沒有關好花園的水喉?那半開著的水喉不受控地舞動,四處碰撞,附近的人也給弄濕了。那些被弄濕的人,是否對你有微言?這就如不受控的饒舌,四歲散播有毒的流言,其禍害比那不受控的水喉要嚴重多了!不少夫妻因在人前論及配偶的錯處,弄得夫妻和友人之間的關繫受損。有些人聽過了這些閒言後會記在心上,因而終生無法接納被論及的人。謠言也許已經停止了,但那憤怒卻繼續留存下去。

最後我要討論有關閒言所引致的爭吵和鬥爭。「沒有柴,火就熄滅;沒有搬弄是非的人,紛爭就平息。」(箴言二十六20)我們都會認識一些充滿鬥爭的教會;但如果流言止息時,紛爭就停息。愚妄的話有如火上加油,以下的話:「怎麼?你不知他說甚麼嗎?」、「你不知她作了甚麼事?」、「你不知他後來怎麼了?如果他好好地做好份內事…」、「你知道事情怎樣發展嗎?」…這些只會越發挑起紛爭;可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雅各告訴我們那點火光的來源: 「舌頭就是火,…,而且是被地獄之火點燃的。」(雅三6)閒言是撒旦的把戲,牠必然痛快地笑。可知撒旦這名字的意思是「誹謗者」,牠也叫「控訴者」。聖經告訴我們牠是「晝夜在我們 神面前控告我們弟兄的控告者」。(啟示錄十二10)神憎厭牠。在弟兄中散布紛爭的人令神深惡痛絕(箴言六16-19)。那麼我們該當如何?

閒言的醫治

第一個去除閒言的建議就是服從基督的教導,正面面對相關的人。「如果你的弟兄犯了罪(“犯了罪”有些抄本作“得罪你”),你趁著和他單獨在一起的時候,要去指出他的過失來。如果他肯聽,你就得著你的弟兄。」(馬十八15)神希望我們指正那些冤枉我們的。假如有人冒犯我們、輕慢我們、冤屈我們、佔我們便宜或食言;又或許我們知道某人犯了嚴重的錯誤,我們要去和那弟兄面對面弄清楚,而不是去找旁人。我重申,是單獨和那人去處理那件事情。如果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我們當愿諒他並且將那事忘懷;假如那事情重要,必須讓別人也知道那事件,我們應先和他訴說。如果那事就算和他說也不值得,那麼,就更不必要和別人說了。

間中,我問他們是否要指證了那人,他們回答道:「是的,但一點效用也沒有。」於是他們認為他們可以告訴別人了。不過,基督卻給我們另一個步驟:「如果他不肯聽,就另外帶一兩個人同去,好使一切話,憑兩三個證人的口,可以確定。」(馬十八16)你有這樣做嗎?

跟著還有一個步驟:「如果他再不聽,就告訴教會;如果連教會他也不聽,就把他看作教外人和稅吏吧。」(馬十八17)你有這樣做嗎?

整個情序中,從沒有:「好吧,你可以去和朋友說長道短!」聖經沒有給我們這個選擇。假如我們恆切依從這個聖經教導,我們就不會把自己放在和他人說閒言的試探中。

第二個消除閒言的方法就是拒絕去聽。「到處搬弄是非的,洩露祕密;好說閒言的,不可與他結交。」(箴二十19)假如我們所有人都聽從這吩咐,就沒有人會感染它的毒素。當長舌婦到教會探訪友人時,要放下關於恩典小姐的毒液時,就應對她說:「請你直接告訴恩典小姐好了,聽到這些資料,我會感到不舒服。」當她找另一個朋友去訴說相同的話時,也得到同樣的回答,如是者四、五次都得相同的答案,她若不從當中學到修正她的語言習慣,便會轉到別的教會去。不管她如何抉擇,原先的教會就不會因她的饒舌而讓毒液散播。

克制自己不去聽高度秘聞和獨家消息,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們選擇告訴我們,讓我們感到我們是重要人物。我們的老我會激發我們去接收並儲存這些資料作為他日提升自己身價的本錢。不過那聽的人和傳話的人所犯的毛病,其實同樣嚴重。假如沒有聆聽者,閒言就會止息。

第三個勝過閒言的建議,就是對自己的弱點抱持開放態度。我們都不願意自己的問題暴光以維持自己的形象。假如我們和丈夫相處不來,或許孩子離家出走,又或許工作遇上了困難,我們都不願意別人知道,以免破壞了作為一個基督徒的好名譽。我們的秘密不單剝奪了我們得到群體所能給我們醫治的機會,還給謠言散播留地步。假如我們開心見誠地分享這些問題和懇求其他信徒代禱,那些興風作浪、故作神秘的謠言,就無立足之地;因為當人人都知道時,便不再有竊竊私語了。

神希望我對自己的弱點抱持開放態度,祂也希望你這樣做。不過,祂不希望我對你的弱點抱持開放態度,相反亦然。假如我們誤用「開放態度」,它就會變成閒言。你們曾否聽過三位牧師一起出海垂釣的故事?他們決定向其他兩位坦白說出他在暗中所犯的罪。第一位牧師說當他不在家時,他喜歡賭博。第二位牧師說在沒有人看見時,他喜歡杯中物,並會醉倒。他們望著第三位牧師問他:「那你暗中所犯的罪又是甚麼啊?」「我喜歡說別人閒話,我現在已經急不及待要和你們分手了…」他回答說。這種並不是我們所說的「抱持開放態度」,讓我們誠實地面對自己的短處。

第四個建議就是學習怎樣愛別人。這是我們觀察神的愛時,最基本應當學習的(約壹四19)。假如我們好好地去愛別人,我們就不會再說閒言了。「恨能挑起紛爭,愛能遮掩一切過失。」(箴十12)使徒彼得從中得出:「最重要的是要彼此切實相愛,因為愛能遮蓋許多的罪。」(彼前四8)閒言最差勁的地方是完全沒有愛。對於我們所謠傳的對像,我們存在的是對他的侮辱,沒有丁點兒的愛與關懷。我們要將他拆毀;但唯有愛心能造就人(林前八1)。

在我們開口說話前,請先問:「我們這樣說,會建立別人對他的尊敬嗎?會建立信任嗎?會建立愛嗎?」假如不會,那麼不說倒好。在過去一年裡,我希望收回的話很多,可惜已經太遲了!無心之言、沒有愛的話都很難收回。現在,就學習怎樣去愛吧!

還有一個建議,這是最明顯和最重要的;但最少人使用,那就是求主幫助我們看守我們的舌頭。詩人說:「耶和華我的磐石、我的救贖主啊!願我口中的言語、心裡的意念,都在你面前蒙悅納。」(詩十九14)「耶和華啊!求你看守我的口,把守我的嘴。」(詩一百四十一3)神願意幫助那些謙卑承認自己的需要和尋求祂的人。你願意嘗試嗎?祂會幫助你勝過你饒舌的壞習慣。


5 Our Daily Bread, October 18, 1980. 每日靈糧19801018日(英文版)

備註:中文經文選用《新譯本》

Related Topics: Man (Anthropology), Basics for Christians, Christian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