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the world comes to study the Bible

第3章 历史插曲(赛36-39章)

一、希西家的国命(36-37章)

A. 序言

全书中间的36-39章是连贯上文(1-35章)与下文(40-66章)的历史之鉴,让选民知道,将来国家被巴比伦灭亡,是因为国家首领处理国事愚昧,以军事武力代替倚靠神的能力,因此亡国是有因可循的。

就题材而言,36-37章是往后看,是历史的回顾,看神解决他们一次国家危机;38-39章则是往前看,指出若忘记神必导致国家倾亡的后果。

就日期而言,38-39章发生于36-37章之前,但作者反将后来发生的放置在前,把先前发生的放置在后,因为那是主题的联系,非历史进展的叙述。作者在上文(1-35章)正指出亚述(及列国)灭亡的预言,随即记述亚述犯境遭神审判而败退的历史,然后才叙述发生在亚述侵犯犹大国之前的轶事,那事导致后来巴比伦前来倾覆犹大的企图,所以排在后面,紧接40-66章是从巴比伦归回的预言。

在36-39这数章内,犹大国有两大历史关键,均发生在希西家秉政时,而希西家这名字在这历史插曲里,共出现三十五次之多,所以不少学者称此段为「希西家书」72

B. 亚述国攻犹大(赛36:1-3)

据36:1记,希西家王十四年,亚述王西拿基立来侵略犹大。《亚述国志》可鉴定是主前701年73。据学者考究,主前726年,希西家与父王亚哈斯共同摄政,在715年才独立作王,因此他在位第十四年从独立作王算起,便是主前701年。

据《西拿基立年代志》录,在主前701年初,西拿基立挥军西侵,先后席卷推罗、西顿两大「城邦国」,势如破竹,继续由北南下,犹大诸城纷纷沦陷易手(赛36:1)。据《亚述古史》,西拿基立在犹大共攻陷城市四十六座,乡镇无数,夺牛、羊、马匹、骡、驴、骆驼等数以万计为掠物,并将二十万人带走74,被杀者无数(考古学家在拉吉附近掘出一大地洞,内约有一千五百具尸骸与猪骨,相信是亚述大军留下的「垃圾」75)。当时亚述大军(至少有十八万五千人,参37:36)抵达耶京西南二十五里的外围城拉吉。拉吉若失守,耶路撒冷的灭亡,是指日可待的。

亚述在拉吉打发「拉伯沙基」(非人名,而是「工作头衔」;字根「饮」,可能是位「酒政」;酒政在古国是国王的内阁谋士,参尼1:11),前往「骂阵」。亚述不想围攻耶京,恐怕犹大死守,那会将战事拖长。

拉伯沙基来到当年以赛亚偕幼孩劝诫亚哈斯的地方(赛36:2,参7:3)。这是城南近基训溪(那是古时所罗门被膏立为王的地方,参王上1:33),犹大国派出三人(参王下18:17,亚述王亦派出三人,三对三)迎见拉伯沙基(赛36:3):家宰伊莱贾敬(「家宰」相等于首相,这人多年前蒙先知预言他的生平,参22:20-23)、书记舍伯那(这人是前家宰,官职自被贬后降为书记)和史官约亚(记录整件过程,纳入史册里)。希西家早已向亚述纳贡,满以为从此不会再受列邦的侵侮,更不会受大国欺负(参王下18:14-16)。

想不到这个收贡的亚述,竟然挥军下招降之言(背约是亚述经常的外交「政策」,参33:7),希西家的惊吓可想而知。

C. 亚述王的狂语(赛36:4-20)

1. 对犹大官员的狂语(赛36:4-10)

拉伯沙基向这三位犹大官员口吐狂言。他伶牙俐齿,利用「心理战术」告知犹大国除投降外,再无别路可走。他的狂言傲语可分四点,首两点侮蔑希西家的政治策略及宗教信仰,后两点轻蔑他的军力软弱及他的神已离弃他:

a. 36:4-6──犹大所仗赖的埃及,只是压伤的芦苇。这话极为有力,因在不久前(701B. C. ),亚述西拿基立大军在犹大南部山区的Eltekeh,大败埃及特哈加与以革伦的联军76。有鉴于此,以赛亚才极力反对犹大国与埃及有外交上的联系(参30:3-7,31:3)。拉伯沙基的「攻心术」果然厉害。

b. 36:7──犹大倚靠的神又有什么用?希西家岂不曾拆毁偶像的坛而专心敬拜这坛(指耶路撒冷的圣殿)?言下之意,这修殿正身之举有何用处?你们的神怎能保护你们?

c. 36:8-9──希西家曾把当头给亚述(参王下18:13-16),如今亚述将给予他们二千马匹作为「当头」的代价,且看犹大是否有足够的骑士,否则岂能取胜?暗指犹大无能。

d. 36:10──亚述还说犹大的神命令他们前来攻打犹大,亚述的骄傲自恃可见一斑。

2. 对百姓的狂言(赛36:11-20)

三位犹大国官长听见拉伯沙基用犹大语叫骂,惟恐民心动摇,遂请求他改用亚兰语(有学问的人才懂的,因是叙利亚语文;亚述文是叙利亚文的支脉)(赛36:11),因拉伯沙基狂傲至极,对犹大官长用尽藐视侮辱讥笑的言语(「吃粪」、「喝尿」暗指城破,粮水全缺;36:12),仍坚持用犹大语发出另外四大放肆恫吓的宣言:

a. 36:13-14──希西家不能拯救人民于水火。

b. 36:15──希西家的神也不能救人民,因此不要倚祂赖。

c. 36:16-17──投降为奴反得安居乐业。

d. 36:18-20──列国的国神都不能救他们免于灭亡,犹大的神能吗?正如哈马(大马色之北150里,耶路撒冷之北275里)及亚珥拔(哈马之北85里)、西法瓦音(介乎哈马与亚珥拔之间;即结47:16的哈撒哈提干)及撒玛利亚等地先后遭亚述灭亡(722-721B. C. )。这些先例证明其国神不管用,犹大的也非例外。

D. 犹大国脱离危机(赛36:21-37:38)

1. 三种反应(赛36:21-37:7)

a. 犹大官员的反应(赛36:21-22)

拉伯沙基种种狂傲诱劝的话,带给犹大使节极大的震撼。他们缄默不言,那是希西家王先前吩咐他们这样表示的,但若希西家没有这样吩咐,他们也无话可驳(赛36:21的「百姓」,原文是「他们」)。他们听后撕裂衣服,象征悲惧与受辱,回到希西家那里,充满忿怒、忧愁与无助(赛36:22)。

b. 希西家的反应(赛37:1-4)

这消息传到希西家那里,他的反应是以悔改认罪的心情进入圣殿,求问神应如何对付外邦国对选民国的侮辱(赛37:1),并嘱咐使节及国中首领,以披麻悔罪的态度去见先知以赛亚,告诉他国势危殆,宜速切求神解救(赛37:2)。J. N. Oswalt说,希西家从国家历史中学了一个重要原则,原来国中最强的武器,还是在全心信靠神的人身上,如一百三十五年前亚兰王知晓以色列最强的力量,竟是先知神人伊莱沙77

希西家托人转告以赛亚说,国难当前,国命垂危,如产妇无力生产(赛37:3)。他似乎感到神离开了他,是以称神为「以赛亚你的神」。他对神的心是诚实无伪的,但是他的外交政策似乎太软弱,不能与信仰协调。自愧之余,对以赛亚似无话可说,只期望以赛亚为犹大余民代祷(赛37:4)。

c. 以赛亚的反应(赛37:5-7)

以赛亚这时是位老仆人,一次他曾露身赤脚三年,以这象征行动,力劝希西家不要仗赖埃及,也不要与埃及结盟(参20:2-6),那时国中这三位大使,每日耻笑他不已。如今希西家又转向他(赛37:5),他没有报复私愤,反极力安慰国王,不用惧怕(赛37:6)。「看哪」(赛37:7起首的词,和合本漏译),神将使一「灵」(ruah,参中译小字,指「扰乱的灵」,或「邪魔的灵」,或「惊慌的心」)进入亚述王中,使他听见某种「风声」就惊惶,然后拔营转回本土,且死在那里(赛37:7)。

2. 转危为安(赛37:8-38)

a. 亚述王的侮慢(赛37:8-13)

拉伯沙基将大王的信息传给犹大国后便回去复命,他却赶去立拿,因为西拿基立早已离开拉吉,正在耶京北边约六里的立拿,与埃及的特哈加摆阵成待攻之势,大战一触即发(赛37:8-9)。原来特哈加趁亚述围攻耶路撒冷时,兵力分散,欲偷袭其后路,以报不久前的铩羽之仇(701B. C. )。

亚述听闻这「风声」,便急速差遣使者返回耶路撒冷,因他欲使犹大降服后,才集中力量对付特哈加,以免腹背受敌。使臣再向希西家申述初时的一大宣言:

(1)犹大的神不可靠(赛37:10)。

(2)亚述的战胜史街知巷闻(赛37:11)。

(3)有哪国的国神能拯救他们(赛37:12-13)。

这次使臣将亚述毁灭小国的名单略加,连开国以来所征服的也放置在内,如「歌散」(参王下17:6,18:11)、哈兰(与歌散处米所波大米的西北)、利色(叙利亚城,处哈兰南部20里)、提拉撒(叙利亚赫人境,这里称「伊甸人」的居所)、哈马、亚珥拔、西法瓦音、希拿、以瓦等(赛37:12-13)。

b. 希西家的祈祷(赛37:14-20)

希西家将使者的信在圣殿展示给神看(赛37:14),这个象征动作是求神伸张公义。希西家在六方面称神为在宝座上(坐在基路伯上)的神、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天下万国的神、独一无二创造主宰、永生的神(赛37:15-17);并求神因西拿基立的所作所为拯救国难,使天下万国都知道耶和华神的确是真神(赛37:18-20)。摰希西家祈祷的开始与结束,言词优美,心诚情,动人肺腑。

c. 以赛亚的预言(赛37:21-35)

祂希西家的祈祷激动神的响应,将意旨先启示给以赛亚,再由他转告希西家,神的回应有四个重点:

(1)37:21-23──攻击耶路撒冷,就是攻击「以色列的圣者」,如此称神的名字是以赛亚对神一个常用的称号,强调选民与神有亲密关系,神必以选民为圣洁的代表,用他们见证神的大能。

(2)37:24-29──辱骂之言神已听见,神必杀败他们(赛37:24-25)。至于亚述的成功,只是神从远古便立定的旨意,亚述所灭的众国,只像野草、青菜、房顶的草、田间的禾稼(赛37:26-27),而西拿基立的一举一动,都在神的计划里。他的骄傲狂妄,神必报应(赛37:28-29)。

(3)37:30-32──选民将复原,自食其力,不出三年,必有大丰收,这是神给选民的证据(赛37:30),因战乱期间,遍地饥荒,农民也逃难,田地无人耕耘;首年逃难,次年没有收获,次年再种,第三年便有丰收。此外,神的选民必得逃脱、返回,如植物般向下扎根,向上结果,神的热心必促成这事(赛37:31-32)。

(4)37:33-35──攻城的人必不成功,城不会受死困,无人能逃生。神因戴维的约,必保护这城。

d. 亚述王被杀(赛37:36-38)

据王下19:36记,「当夜」(指以赛亚预言之夜,参王下19:36)神的使者出去在亚述营中,击杀了十八万五千人。圣经没说明他怎样一夜之间杀毙这么多人,显然这是神迹性的审判,如出埃及时的逾越节晚上(赛37:36)。

西拿基立于此役后便回京都去了(赛37:37)。据《亚述古史》所记,西拿基立还有二十年执掌国权。一日,他在亚述国神尼斯洛庙内如常叩拜他的神时,被两个儿子刺杀(应验37:7的预告)。二子弒父后逃至亚述西北部的亚拉腊地(赛37:38上),这事在亚述国的碑史有记述。嗣后另一儿子艾萨克哈顿(681-668B. C. )接位为王(赛37:38下)。

二、希西家的生命(38-39章)

A. 序言

38-39两章主要的目的,是要指出希西家王强弱两面的性格,38章是信心刚强时,39章却是信心软弱时。至于这王病愈发生于甚么时候?学者意见虽然不一,但发生在西拿基立围攻耶京不久前(701B. C. )(如J. A. Martin;J. Ridderbos;J. A. Alexander)是最符合的,希西家与父王亚哈斯共同执政,而在主前715年,他则独自为王,与上文般仍是希西家独自为王第十四年,即701年的事迹。

B. 希西家的蒙恩(赛38:1-22)

1. 希西家病危(赛38:1-3)

在主前702至701年间(赛39:1的米罗达巴拉但在703B. C. 第2次为王后不久时,因38-39章在同年发生)78,希西家病重垂危,以赛亚请他立下遗诏,以免国家分裂(赛38:1)。希西家听后极为哀恸,本着自己诚实无过的一生,向神求恩(赛38:2-3),以免殁后亚述即覆灭选民国,那真苦不堪言了。据王下18:2记,希西家为王时年二十五岁,这时他已作王十四年(一生共作王29年)。这时他似后继无人,玛拿西还未出生(王下21:1),所以国难当前,寿命又濒临垂危,这是个极重要的时刻,思前想后,难怪他竭诚地在神面前泣诉。

2. 以赛亚预言(赛38:4-8)

祈祷能改变万事。据王下20:4记,以赛亚刚离开王宫,在回家的路上,神吩咐他传告希西家,那与戴维立约的神,在两方面应允他的祷告:

a. 沉病必愈,另赐他额外十五年寿命,使他能继续存完全的心,诚实治国(赛38:4-5)。

b. 亚述将不能攻取耶路撒冷城(赛38:6)。神为要证实,所言不虚,以兆头为记,以释希西家的疑惑(赛38:7)。38:8起首词「看哪」(中译「就是」),显示全句的气势磅礡,「我要使亚哈斯的日晷⋯⋯」。亚哈斯的日晷,是他从亚述仿制回来的量时计(参王下16:10)。神命日晷前进的日影后退十度,是神使日影在日晷上后退十格,作为神应允希西家祷告的「证据」(兆头)(赛38:8)。

这个特制的日晷是条高竿柱,是亚哈斯从巴比伦国仿制得来。晷的两旁有标线,形状如梯级,日影投下便可知时辰,如早上日影在一边向上爬,下午在另一边向下移动。如今日影倒退十度(十格标记),真是旷古神迹79

3. 希西家的颂赞(赛38:9-20)

a. 第一主题:生命短暂(赛38:9-16)

希西家大病初愈,作了一首感恩诗(参箴25:1记他手下誊写的文士甚多,所以有很多他的诗保存下来),颂赞神的医治(赛38:9)。这诗分两个主题,首段(赛38:9-16)着重他于英年,就在死亡边缘徘徊(赛38:10),不能与神再见(赛38:11),生命如游牧的人搬移帐棚,如布匹卷起,表示工作完毕,又如织布的人将机头的绳剪断(一日的工作完成)(赛38:12)。

希西家继续说,他整夜尽力保持宁静,怎知神如狮子一样,折断他的骨头,这样便结束一日了(赛38:13)。希西家只能像燕子、白鹤、鸽子等的哀鸣,求神为他伸冤(作中保)(赛38:14)。希西家无话可说,遭逢这艰厄,不胜哀痛,回顾一生,神已照其应许成全,哪敢再多求?只好在苦楚中悄悄离开世界罢了(赛38:15)。这节语调极富感情,向神尽吐心中哀愁,求神医治(赛38:16)。

b. 第二主题:神的医治(赛38:17-20)

人在患病中的心情是苦闷的,尤其在这里希西家在肉体苦痛中以「看哪」引出他这时的心情,在四方面续述神医治他的原因:

(1)因神的慈爱,使他脱离死亡的坑。

(2)因神赦免他的罪,才有这次的医治(赛38:17)。

(3)他说人死了怎能称谢神,也不能盼望神的诚实,只有活人才能(赛38:18-19上)。

(4)为此,作父亲的便能教导儿女认识神的诚实(赛38:19)。38:20结束他的颂赞,因神的拯救(医治),他决心矢志一生一世称颂神。

4. 以赛亚治病(赛38:21-22)

这里透露希西家的病情。他全身生满疮癞,以赛亚要他以无花果饼为治疮的药,使患处舒畅(这方法在今日近东诸国仍应用);乌加列文献有记古人以无花果为治病用80,如新约用油膏抹病人(参雅5:14)。但这里是神迹性的治疗,无花果饼只能使患处得舒畅。

38:21据王下20:7所记,可插在38:8与38:9之间,而38:22可接在38:9之后。当希西家痛哭祷告完后,神便启示以赛亚,希西家将蒙医治。希西家听闻以赛亚的转告,于是上圣殿求问神「有甚么兆头」,意思是怎样成就的兆头,于是有日晷之影移动的兆头,让他安心知道神必医治。

C. 希西家的愚昧(赛39:1-8)

1. 希西家自傲(赛39:1-2)

希西家病愈后,巴比伦的米罗达巴拉但前来探望他。在探望期间,希西家一时愚昧,就展示国家「资产」给他参观,铸成大错。

查米罗达巴拉但(意「马勒古得一子」)本是迦勒底近波斯湾一部落Bit Yakin的奠长。这部落常联络其它部落欲统一巴比伦,及推翻亚述王国。

主前721年,米罗达巴拉但平服巴比伦各部落,自封为巴比伦王达十二年之久(721-710B. C. )。他自统一巴比伦后,即不再向亚述纳贡,并联合以拦及其它小国,共同反叛亚述的撒珥根(722-705B. C. ),但被亚述杀败,撒珥根狂追他直至他的故乡Bit Yakin,甚至将该地夷平。米罗达巴拉但却逃脱,不知所踪。撒珥根于是将Bit Yakin变成亚述的一个省分,那是亚述最巅峰的全盛时期。主前705至703年,米罗达巴拉但东山复出,重整旗鼓,只九个月的时间(703-702B. C. ),再度统一巴比伦,亚述对他也暂不敢施加压力。

米罗达巴拉但骤闻希西家病愈的消息,于是差遣使者西来恭贺(赛39:1),暗中拉拢希西家与他联防亚述。希西家见巴比伦使节千里迢迢前来问安,受宠若惊,在喜极自傲下(参代下32:25),情不自禁地向他们展示国中的财力、军力(赛39:2)。言下之意,即接受巴国的邀约作「国际盟友」;他向他们展示自己国中实力,也表示他们没有选错人作盟友81

2. 以赛亚的责备(赛39:3-7)

主前702年,米罗达巴拉但蒙以拦的帮助,又向亚述的西拿基立挑衅。但历史重演,终不得逞,巴比伦又落在亚述手上,亚述委任亚甲王在巴比伦摄政,作个傀儡君王。米罗达巴拉但再度逃亡,不知下落。传说他逃至以拦省某地,在那里病死82;这可能在他探望希西家之后发生的事。巴比伦后来在拿布波拉撒(625-604B. C. )及尼布甲尼撒(604-562B. C. )两大君王下,不只回复帝国,更胜先前。在这两位暴君身上,米罗达巴拉但的「欲望」得着应验。

先知似是等待巴比伦特使回国后,才去责问希西家的愚昧(赛39:3-4),随即宣告神的启示:

a. 国家亡在巴比伦手里(赛39:5-6)。

b. 王室的后人将成外国掳民,其中有在巴比伦王宫里司职太监的(赛39:7,在但以理及同伴身上应验;参但1:1-7)。

3. 希西家的结局(赛39:8)

希西家受责后,灵里澄澈,醒觉自己的愚昧,于是心平气和地顺服神的决定,说神的话(指决定)甚佳,因神对他也宠爱有加,在他及后裔(父子同时)的年日中,国家不曾受敌国的侵略(参38:6),这可说是「不幸中之大幸了」83。希西家一生一直以神的事为念(为国寿而求人寿),到这时,他的信心虽不能说达到顶峰,然而也提升了不少,才有这样感谢神的宣言。


72 M. F. Unger, "Isaiah", Unger’s Bible Handbook, Moody, 1967, p.327.

73 Daniel D. Luckenbill,The Annals of Sennacherib, Chicago:UCP, 1927, 2:37 - 3:49.

74 A. T. Clay, Light on the Old Testament From Babel, NY:AMS Press, n.d., p.344.

75 John Bright, A History of Israel, Westminster, 1972, p.284.

76 F. F. Bruce,Israel and the Nations, Eerdmans,1969, p.71;K.A. Kitchen, The Third Intermediate Period in Egypt(1100-650B.C.) , London:Westminster, 1973, pp.383-385.有关特哈加这位传奇人物,参David Livingston, "Tirhaka: King of Ethiopia,Successor To Piankhy", The Law and the Prophets, ed. J. H. Skilton, Presbyterian and Reformed, 1974, pp.402-412.

77 J. N. Oswalt, "Isaiah", New International Commentary, Eerdmans, Eerdmans, 1986, p.644.

78 J. Ridderbos, "Isaiah", Bible Student’s Commentary , Zondervan, 1985, pp.313-319.

79 如J. N. Oswalt, "Isaiah", New International Commentary, Eerdmans, 1986, p.678;E. J. Young, "Isaiah", New International Commentary , Eerdmans, 1969, p.514.

80 C. H. Gordon, Ugaritic Literature, Rome:Pontificate Biblical Institute, 1949, p.129.

81 J. Ridderbos 上引p.329.

82 J. D. W. Watts, "Isaiah,"World Biblical Commentary , I, Word, 1987, p.274.

83 贾玉铭着,《以赛亚讲义》,基督教天人社,1970 年版,135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