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the world comes to study the Bible

第3章 约伯的哀歌(伯3:1-26)

一、序言

1.由3章1节起,作者记载约伯的哀歌及他与三友及与以利户的对话,并神与他的对话,直至42章6节。这数段对话是全书信息的核心,且用极优美感人的句子写成,其文学风格是以希伯来语文的诗词表达。作者在书写这数次对话的气氛时,他的遣词用字堂皇壮丽,词汇丰富把各人的感情洋溢言表,又鲜明诚挚,文字栩栩如生,使约伯记在世界文学巨著中占数一数二的地位。

2.3章是一个「流泪仆人」的哀歌,正如多年后,耶利米先知因国家的苦难哭至近失明(参哀2:11),故被称为「流泪的先知」;如今约伯的哀语反映他是个至情至性、感情极丰富的人,在他的嘀咕、埋怨、哀悼中充分表现,作者描述得极其绝妙传神,如「黑夜象泥土里的硬石」(意「不能生苗」),中译「夜不能生育」(伯3:7);「清晨的眼睫」,中译「早晨的光线」(伯3:9);「怀胎的门」(即产门)(伯3:10)。

3.约伯看见三位挚友前来慰问,故友重逢,就在他们面前大吐苦水,希望从知心好友中得安慰,怎知三友误会他,更重责约伯,结果不欢而散。

二、自咒生辰(伯3:1-10)

A.约伯透过「十六愿」表示他真不欲生在世上(原文有十六个愿字,和合本未全部译出,只有十个,其中3:9的一个译作「盼」字),他悲观厌世的心情已达顶点。这「十六愿」也是「十六个咒诅」,但这些「愿」是何等荒唐及可笑(如耶利米也同样自咒生辰,且连收生婆及报喜讯的都一并被咒,参耶20:14-18),可见伟大圣人在苦境中也说荒唐可笑的话。

B.在这十六个愿望中,约伯没有咒诅神(如撒但所盼望),他只哀叹自己生不如死,他认为死去比被神弃绝倒好。

补注

(1)3章8节的「鳄鱼」原文Leviathan是近东诸国神话中的七头怪海兽,有吞吃日月天体之能。传说当巫师作法时,这怪兽便被吵醒(即本节的「惹动」字),约伯如今甚至愿这些法师前来咒诅其生日。

(2)3章10节的「怀胎的门」指母亲的产门。

三、恨恶诞生(伯3:11-19)

A.在自咒诞生于世后,约伯用三个「为何」(本段原文三个,和合本有四个,连下段20-26节和合本共有七个)指出他后悔生入世界里,他恨不得没有诞生,他宁愿死去,因死亡没有阶级之分,也没有利害冲突,如「君王、谋士、王子、流产之胎、夭折之婴孩、恶人、囚犯、督工、大人、小孩、奴仆」等皆要面对死亡。

B.视死亡为大解脱,得享安息、安逸、脱离辖制。

补注

(1)3章12节的「有膝接收我」指诞生后放在母亲怀中(参赛66:12),或指如先祖时代的礼俗,将诞生婴孩置在族长之膝里,象征这是个传宗接代的后裔(参创50:23)。

(2)3章14节的「荒邱」字,原文horaboth,意「荒芜之处」(参赛58:12,61:4)。不少解经家(如ICC)将之解作金字塔,并谓在埃及地的犹太人称金字塔为「荒邱」。7

(3)3章19节的「大小」可能指上文的人物,「大」(gadol)指君王、谋士、王子(伯3:14-15),「小」(faton)指各类虐待他人的恶人(伯3:17-18)。8

四、渴望死亡(伯3:20-26)

A.约伯从咒诅生辰至恨恶诞生,现今他转而渴望死,他以一个「为何」(原文只有一个,中译有两个,3:20)表示,认为生命不值得留恋,因他实在太痛苦了(伯3:20-22)。

B.约伯开始对神流露不满的情绪,他认为神不应将生命赐给受苦的人,神似乎太作弄他了(伯3:23)。

C.约伯的恐惧终于追到他身上来,以前只是物质,甚至骨肉之亲遇难,如今自己身受其害,使他失却安逸、平静、安息(伯3:25-26)。

补注

(1)3章23节是约伯指自己的话,是他在书中首次向神提出质疑,人既不知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神亦未向他说明原委,他觉得痛苦的生命绝无意义,难怪他欲死去(此节「为何」这补字是正确的)。

(2)3章25节的恐惧是真实的,因连儿女都死光,家族之名后继无人,约伯的绝望是可想像到的。

本段教训(伯3:1-26)

1.人在苦难中看不见意义或出路时,他的理解力顿时大降,在无法投诉之时,便转向神发泄。

2.人在苦难时觉得生命不值得留恋,这等心情是极令人同情的,很多人自杀也基于此故,但人在苦难中能像约伯般不放弃神,这信念更难能可贵。

3.约伯对神的质询是穷途末路的心情,是对生命意义的绝望(despair),非对神的不信或悖逆(defiance)。

4.不久前,约伯曾勇敢地宣告:「难道我们从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伯2:10),如今却反自咒诅生辰,因为他用光了他的属灵装备来应付试炼。之前,他胜利在握,现在却大大受挫。故此,我们要对自己的属灵装备及储备要重新评估一番。


7Robert Gordis, The Book of Job, Jewish Theological Seminary, 1978, p. 37.

8J. E. Hartley, ‘Job’New International Commentary, Eerdmans, 1989, p. 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