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here the world comes to study the Bible

Report Inappropriate Ad

第2章 约伯的试练(伯1:1-2:13)

一、序言

1.全书由散文(prose)与诗文(poetry)组成,除序言(prologue)(伯1:1-2:13)及跋言(epilogue)(伯42:7-11)外,书的主要部分(dialogue)由诗体文字写成(伯3:1-42:6)。

2.启语介绍约伯个人背景:身世、财富、属灵生命、苦境、友人,这些资料让读者明白约伯的悲情不寻常。

3.在书的序幕里,作者透露一个灵界大奥秘,就是神容许撒但试探人;这是全书的钥点,若约伯早知此事,他的苦难便全无意义。真正的信心乃是人在苦难中,对苦难没有解答时,仍坚守对神的信念,这是极真诚可贵的。

二、约伯的身世(伯1:1-5)

A.约伯的属灵背景(伯1:1-5)

1.约伯完全正直(非说无罪,而是指生活为人完美);

敬畏神(对神信念坚强);远离恶事(由积极地敬畏神而引致积极地约束自己),这正是智慧人的信仰与生活融和为一(参1:1;箴3:5-7,14:16)。

2.约伯经常为儿女献祭代求,也不断关心儿女的灵性,且对他们适时地施予正确的提醒与教导(伯1:5)。

B.约伯的物质背景(伯1:2-4)

1.约伯家境富裕,在东方人中为至大。「东方人」据耶利米书49章28节是指在阿拉伯半岛北部的基达人,这些阿拉伯民族以智慧之言闻名(参王上4:30;耶49:7;俄8节),而约伯却凌驾他们。

2.他育有七男三女,儿女均能兄友弟恭,彼此相爱,和乐融融,在东方重男轻女的富庶家庭中是颇难得的。

3.此外,在29章7至25节,他是一个公正严明,满有智慧的地方官;在31章13至40节,他是一个对下属及贫苦大众满有悲天悯人之心肠的大慈善家,这一切表示他在社会上备受尊崇并爱戴。

本段教训(伯1:1-5)

1.在富裕中不忘神的恩典非常人能为,约伯为历代信徒树立了美好的榜样。

2.在儿女面前活出「属灵家长」的榜样并非容易,约伯在此也为他人呈现出美好的见证。

3.约伯的灵程不是初信者(刚起步的人)或是个新手,就如大卫被誉为「用完全的心事奉神」(王上9:4,11:4,14:8,15:3、5)一样,这非说他从未失败,只是他有颗完全向神的心,没有心怀二意。

4.远离恶事是迈向「正直」的第一步,在神的诫命中,「你不可」比「你要」还要多。

三、第一次天庭会议(伯1:6-12)

A.神对约伯的称赞(伯1:6-8)

1.在神面前侍立的天使群中(「神的众子」指天使,参诗82:6),撒但(意「敌对者」)也来列席,可能是神特准他来听神赞许约伯(伯1:8下)。

2.谈话中,撒但说他在地上「走来走去」,表示他仍是世界之王(约壹5:19),因「走来走去」喻拥有治理权能(参申1:36,11:24;书1:3,14:9)6,也表示撒但如吼叫的狮子,到处寻找可吞吃的人(参彼前5:8)。

3.神向撒但指出约伯是他的仆人,而且生活与性格是世人中绝无仅有的瑰宝(伯1:8上)。

B.撒但对约伯的讥评(伯1:9-12)

1.撒但认为约伯的敬畏是有条件的(「岂是无故」),非纯洁无私,只是为得神的赐福(伯1:9)。

2.撒但更进一步诬蔑神用好处维护约伯,若神将这些「篱笆」拿掉,他必弃掉神(伯1:10-11)。

3.神接受撒但的挑战,他给撒但「可」(凡约伯所有)及「不可」(约伯自己)两大容许,因他深信约伯能在撒但攻击下屹立不移,这显出神对约伯的信任是何等坚固(伯1:12)。

本段教训(伯1:6-12)

1.没有神的允许,撒但不能动人一根寒毛,可见神特准的试炼皆是培灵造就性。

2.神常用心察看属他的人的灵性如何,因此也成为神酌量锻练信徒的基础。

3.撒但认为,世上没有一个人事奉神的动机是纯洁的,人的信仰均自私自利,究竟他是对或错?

4.撒但仍在世上「走来走去」,神容许他存在,是以他作「反面教材」,因神本为善,他的慈爱永远长存(参诗106:1;耶29:11)。

四、约伯第一次灾难(伯1:13-19)

A. 约伯的灾难(伯1:13-19)

1.约伯的打击接踵而来(一连四次),从四面八方(示巴人从东南而来,迦勒底人由东北),噩耗纷至沓来,有人祸、有天灾,约伯庞大的家产不数日间化为乌有(伯1:13-17)。

2.更可怕的,十个儿女在转瞬之间覆没殒命,没有遗言,也没有见最后的一面。原本充满欢乐和满足的大家庭,刹那间满了眼泪和悲伤(伯1:18-19)。

B. 约伯的反应(1;20-22)

1.撕裂外袍,剃了头(伯1:20上)──极大悲痛的自然表现。

2.伏地下拜(伯1:20下-21)──像无助的孩子向神求助,并表示:

(1)生命主权在神(赤身出,赤身回)(伯1:21上)。

(2)生活供应全在神(赏赐,收取)(伯1:21下)。

3.没论断神(伯1:22)──不犯罪,不以神为愚妄(「愚妄」吕振中译「处理失当」,现代中文译「埋怨」)。

本段教训(伯1:13-22)

1.在苦难中,约伯没有呼天抢地地怨天尤人,他相信一切事情的发生总有神的美意,他亦相信神在其生命的遭遇中仍在看顾他。

2.约伯虽一生处在富裕与安逸中,却不定睛在无定的「身外物」上,反常倚靠神,所以可承担突来的变故,可见平时之灵命敬虔的操练,确是应付人生各种突变的能力。

3.情感虽悲伤,但观念需正确,这样信仰才不至失落。

五、第二次天庭会议(伯2:1-6)

A. 神对约伯的称赞(伯2:1-3)

1.这次会议中,神对撒但重申对约伯正确的评估,并欣赏约伯的表现,证实他对他的信任(伯2:3上)。

2.神藉此也嘲弄撒但,撒但虽激动神无故毁灭约伯,但约伯仍持守他的纯正(伯2:3下)。

B.撒但对神的反驳(伯2:4-6)

1.撒但以一句谚语反驳:「人以皮代皮,情愿舍弃一切所有的保存生命。」(伯2:4)「兽皮买卖」喻以兽皮代人皮,以兽的性命来换人的命,谓约伯是自私的,财物及骨肉的损失只是其次(皮代皮),只要自己生命没有事其余则无所谓;撒但认为除非涉及个人方面,否则一切试炼仍不足够。

2.撒但认为,只要他能对约伯「人身攻击」,约伯的真相便展露无遗(伯2:5)。

本段教训(伯2:1-6)

1.撒但的攻击是接连不断的,他不因一次不成功便停手,信徒需对他的攻击保持高度的警戒,并专心倚赖神赐恩典、力量、智慧才可应付。

2.圣法兰西斯的祷言:

神啊!求祢给我恩典,接受不能改变的事;

神啊!求祢给我力量,改变可以改变的事;

神啊!求祢给我智慧,分辨这二者的不同。

3.人能承受得住「天空属灵恶魔的打击,岂不是宇宙间的奇闻?也岂不是人最大的尊荣?」

4.在苦难中不犯罪,是一个得胜的见证;人在苦难中疼痛煎熬,常求早日解脱;若无解脱,也不要犯罪,因为承受痛苦而不犯罪已是一种「解脱」(relief).

六、约伯第二次灾难(伯2:7-10)

A.约伯的灾难(伯2:7-8)

1.撒但受命后,迫不及待地动手(这次灾难似是隔了一段时间才发生),要粉碎约伯的意志力(斗志),使他痛上加痛。如今继家破人亡后,约伯突罹怪病,全身长满毒疮(「毒疮」与摩西十灾的第六灾的「疮」灾同字,参出9:8-11;亦即希西家的「疮病」,参王下20:7;另参申28:27),他需用瓦片刮去脓疮止痒。

2.此病使约伯离开市镇,与被隔绝者同伙;七十士译本在2章8节之后加「在城外」一言。「炉灰」是指城外焚烧垃圾废物之地(参30:19)。

3.约伯的疮患异常恐怖,可能是一种极严重的麻疯病,使他极其痛苦(参2:13),厌恶生命(伯3:1):

(1) 满身毒疮(伯2:7)

(2) 流脓不止(伯2:8)

(3) 奇痒难当(伯2:8)

(4) 没有胃口(伯3:24)

(5) 忧郁恐惧(伯3:24-25)

(6) 全身乏力(伯6:11)

(7) 不住溃烂(伯7:5)

(8) 遍满蛆虫(伯7:5)

(9) 不能入眠(伯7:4、14)(10) 呼吸困难(伯9:18)(11) 视觉衰退(伯16:16)(12) 口臭牙烂(伯19:17、20)(13) 瘦骨嶙峋(伯19:20)(14) 四肢刺痛(伯30:17)(15) 皮肤变黑(伯30:28)(16) 皮肤脱落(伯30:30)(17) 全身发热(伯30:30)(18) 外形全变(伯2:12)

B.约伯的反应(伯2:9-10)

1.约伯之妻推论是个敬虔妇人(从约伯的为人,他绝不会娶不同心之人为妻;再且儿女的相爱,母亲亦功不可没),在第一次灾难临到时,她默然忍受一切;今她的信心崩溃,以为神对她的丈夫不公,遂劝夫「弃掉神」,这正中撒但的诡计(参1:11,2:5),奥古斯丁称约伯之妻为「撒但的帮凶」。

2.虽然同甘共苦的伴侣「弃绝神」,约伯却没有依从她,反责备她「愚顽」,并宣称无论是福是祸,神所做的绝无错误。

本段教训(伯2:7-10)

1.撒但的伎俩有时会利用人身边最亲爱的人做帮凶。

2.虽然身边人的态度是出自一片怜爱,但若非出自信心,也会成为撒但的工具。

3.约伯视神的「赏赐和收取」及「赐福与降祸」同样是对的,他永远不会将神贬低,这种信心是高超且宝贵。

4、约伯成了撒但无法对付的人。

七、约伯三友到访(伯2:11-13)

A.约伯三友的背景(伯2:11)

1.他们的身世

(1)以利法(名意「神是纯金」)──提幔人,提幔是以东地方(参耶49:7、20;结25:13;摩1:12;俄8、9),庇推尼省长皮利尼(Pliny)及教会史家优西比乌(Eusebius)谓提幔是新约尼拜约(Nabeteans)所在地。以利法可能是以扫之妾亚大所生之子(参创36:10-11、15、42),故是以扫的长子(参代上1:36、53)。

(2)比勒达(名意「比勒所爱的」或「竞争之子」)──书亚人,书亚在中东楔形文献里指伯拉河域的一座城市。比勒达可能是亚伯拉罕之妾基土拉所生之幼子之孙(参创25:2)。

(3)琐法(名意「雏鸽」)──拿玛人,拿玛地点不详,可能是犹大南部一城镇(参书15:41),离以东地不远。

2.他们的友谊

在这三人外可能还有以利户,只是他在辩论中第三回合后才发言。这三人中,以利法最年长,他的名字常列在首位,他也是第一个先发言,他的论点最长,也是三人中最成熟的。神似乎也以他为三人的代表(参42:7),他们三人得知约伯的惨变后,对约伯的处境大表同情,并相约前来安慰约伯。圣经虽没提及他们的灵性,但从他们的言行可知他们都是敬畏神的人。

B. 约伯三友的态度(伯2:12-13)

1.三人来到,简直不敢相信在眼前的是老友约伯,不禁放声大哭,撕裂外袍,扬起尘土(向天扬起尘土,表示他们承认约伯的苦难是由天而来)。

2.三人与约伯同坐七天七夜,无人说话,犹太人传统为死人哀痛通常为期七日(参创50:10;撒上31:13;结3:15),表示极大的哀悼,又说外人不得向死人家属说话,除非家属先启语。这三人的「同坐」实是给与约伯最大的安慰和支持。实际上,这「静坐」比他们后来的「谆谆告诫」有用得多。

本段教训(伯2:11-13)

1.朋友是人间最大财富之一,但可能也是最大的祸根,故交友不可不慎。

2.约伯三友与约伯的友谊非泛泛之交,特征有三:

(1)是患难之交──他们乍听约伯受苦,立即不辞劳苦,齐心前来安慰他,果真患难见真情。

(2)是慈爱之交──乍见约伯的苦楚,三人禁不住真情流露,放声痛哭。

(3)是道义之交──他们与约伯同坐七天七夜,接着他们想在「受苦的真理」上说服约伯,尽上道义(虽然是错解了)。

3.帮助受苦之人实在不易,除爱心、忍耐和道理之外,还需要神的启示及智慧,能给受苦的人说合宜的话(参林后1:3-4)。


6R. B. Zuck, ‘Job’Bible Knowledge Commentary, I, Victor, 1985, P. 719.

Report Inappropriate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