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the world comes to study the Bible

第11章 从被捕至被埋(约18:1-19:42)

作者在本章将读者带进福音书的高潮:主的被卖、被捕、被审、被钉及被埋等主受难的事迹。受难、代死是主降世之目的,主常说的那「时候」终于来临了。

I. 耶稣被捕(约18:1-11)

耶稣作了大祭司的祷告后,便与门徒离开圣殿,朝东往橄榄山去,他们渡过山坡下的汲沦溪。汲沦溪的命名有二典故:(1)汲沦(Cedron)即香柏树(Cedars),这溪两旁长满高大的香柏树,故名(参撒下15:23;王上2:37)。(2)据《他勒目》记(Schabb. fol. 33. 1),「汲沦」(kedar)意为「粪便」,此溪原是耶路撒冷的污渠,故名,但此时已不再用作通秽积之途87。到了一个他们常去的园子(约18:1-2),这园子在符类福音称为「客西马尼园」(意「橄榄园」)。

约翰没有记下主在客西马尼园内为「苦杯」与父神的祷告,故在18:2-3之间有一段间隙,可以插入主那段挣扎的祷告(参太26:36-46)。

A. 犹大带兵捉拿主(约18:1-9)

耶稣说了这话,就同门徒出去,过了汲沦溪。在那里有一个园子,他和门徒进去了。卖耶稣的犹大也知道那地方,因为耶稣和门徒屡次上那里去聚集。犹大领了一队兵,和祭司长并法利赛人的差役,拿着灯笼、火把、兵器,就来到园里。耶稣知道将要临到自己的一切事,就出来对他们说:「你们找谁?」他们回答说:「找拿撒勒人耶稣。」耶稣说:「我就是!」卖他的犹大也同他们站在那里。耶稣一说:「我就是」,他们就退后倒在地上。他又问他们说:「你们找谁?」他们说:「找拿撒勒人耶稣。」耶稣说:「我已经告诉你们,我就是。你们若找我,就让这些人去吧。」这要应验耶稣从前的话,说:「你所赐给我的人,我没有失落一个。」此时犹大领了一队兵及公会的「宗教警察」,带着搜索的火把和兵器来到园里。

「一队兵」原文speiran是罗马一兵团,由760步兵,240马兵组成,交千夫长(chiliarchos,参18:12)率领,现时是整个兵团的代表。这小队显然是公会请求彼拉多派来捉拿「政治宗教犯」拿撒勒人耶稣的(参太26:47)。

约翰不像符类福音那样详载耶稣被拿的经过,然而他指出了耶稣是整个场面的主人,而非被动地束手就擒:(1)耶稣知道要临到自己的一切事(约18:4上);作者特意记下主「知道」一切事情的发生均由他自己支配与顺服天父而来。(2)「就出来」(约18:4中)的原文ekslthen与「进去了」(约18:1下)

的原文eiselthen成一对比,从二字前缀(ek与eis)可知。

作者意欲表达主是自动从园中出来,把自己交出的。主不但没有躲避他们,还勇敢地面对他的「时候」。

主诘询他们的来意(约18:4下),然后从容回答「我是」(约18:5)。主在被拿时仍用一句宣称自己是神的词汇作答,可见主在何时何地都不会隐藏自己的身分,这是何等伟大的气概!听的人为之震慑,立时退倒在地上(约18:6)。

主再次问及他们的来意(约18:7),免得他们为难门徒(约18:8)。主很细心,为要应验17:12的声明(约18:9,此节是作者后来回想时发出的感慨)。

B. 彼得用刀护卫主(约18:10-11)

西门·彼得带着一把刀,就拔出来,将大祭司的仆人砍了一刀,削掉他的右耳;那仆人名叫马勒古。耶稣就对彼得说:「收刀入鞘吧,我父所给我的那杯,我岂可不喝呢?」主的话与兵丁的仆倒激发了彼得的勇气,于是他奋不顾身,挥刀护主88,向站在主旁边大祭司仆人的头颅直砍下去,也许焦距不准,或刀法太差,或仆人及时闪避,结果只是右耳被削掉(约18:10)。

四福音中,只有路加福音记载了耶稣医治这仆人马勒古的耳朵(路22:51)。由于他实时获得医治,彼得才不致同时被捉拿。

耶稣立即喝令(非中译「说」)彼得收刀入鞘,并再次提醒他,主向父神完全顺服,甚至舍命也甘心乐意(用喝杯来表示)(约18:11)。

「喝杯」是耶稣在园中与父神交涉及内心争战的经历,约翰没有记述。「杯」在旧约中代表神的忿怒,也是受苦的表记(如诗75:8;赛51:17、22;耶25:15;结23:31-33)。这杯是主乐意接受的。

II. 耶稣受审(约18:12-40)

A. 在亚那面前受审(约18:12-27)

1. 大祭司的介绍(约18:12-14)

那队兵和千夫长,并犹太人的差役就拿住耶稣,把他捆绑了,先带到亚那面前,因为亚那是本年作大祭司该亚法的岳父。这该亚法就是从前向犹太人发议论说「一个人替百姓死是有益的」那位。

兵丁和差役将耶稣带到亚那面前。亚那本是主耶稣为孩童时代叙利亚巡抚居里纽委任(路2:2)的大祭司(6-15AD)。在主后14年,被犹大省巡抚Valerius Gratus革职。

他被废后一段时间,其子伊莱贾撒(Eleazer)继任大祭司之职。一年后又被Valerius Gratus废位,改委任亚那的女婿该亚法(18-36AD)为大祭司。后亚那的其余四子也陆续成为大祭司,最后一名亦叫亚那,是他将主的弟弟雅各处死的(参约瑟夫《犹太古史》20:8:1)。

此时是该亚法当大祭司,惟亚那的影响力甚大,而且按犹太律法祭司是终身的,罗马人虽废了他,犹太人仍算他为大祭司,难怪他们把耶稣先解到他那里(约18:12-13)。

而该亚法是在主后18年作大祭司,主后36年受叙利亚巡抚Vitellius所废(《犹太古史》18:89,93)。他本应是一名属灵领袖,但为人阴险,反成了奸狯的政治家,所以约翰特别在11:47-53中提及他的献议(约18:14)。

2. 彼得不认主(约18:15-18)

西门·彼得跟着耶稣,还有一个门徒跟着。那门徒是大祭司所认识的,他就同耶稣进了大祭司的院子。彼得却站在门外。大祭司所认识的那个门徒出来,和看门的使女说了一声,就领彼得进去。那看门的使女对彼得说:「你不也是这人的门徒吗?」他说:「我不是。」仆人和差役因为天冷,就生了炭火,站在那里烤火;彼得也同他们站着烤火。

当主被捕时,除了彼得与约翰外,其它门徒都逃跑了(参太26:56)。「大祭司所认识的那个门徒」是作者自己(参13:23),约翰与大祭司家人相熟89,所以他和彼得能进入外院(约18:15-16)。进门时,看门的使女不认识彼得,便问他是否「这人」的门徒。此时主已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她发问时用的字眼,参照原文结构,是预期彼得作否认的答复的。彼得就这样首次否认了主(约18:17),随即他便能挤入生火取暖的人堆中(约18:18)。耶路撒冷高越海拔二千六百呎,在三、四月晚上,天气颇为寒冷。

3. 亚那的盘问(约18:19-24)

大祭司就以耶稣的门徒和他的教训盘问他。耶稣回答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

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耶稣说了这话,旁边站着的一个差役用手掌打他,说:「你这样回答大祭司吗?」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亚那就把耶稣解到大祭司该亚法那里,仍是捆着解去的。

在大祭司住宅的房间内,耶稣受亚那盘问有关他的门徒及他的教训(约18:19)。主答称他凡事光明磊落(约18:20),并有多人为他作证(约18:21),言外之意即他从没说过抵触公会或政府的话,实不应受如此审问。

耶稣精明的回答叫亚那无言以对。仆役见此,便掌掴耶稣,替主人出一口气(约18:22)。主却以定判罪的合法程序指出那仆人打他是非法的(约18:23)。

亚那找不到把柄,便将耶稣转解到该亚法那里继续接受盘问(约18:24)。

B. 在该亚法面前受审(约18:25-27)

1. 背景亚那将耶稣送到该亚法那里去,约翰没有记该次审讯的经过,但从18:28可见耶稣确曾在该亚法面前受审问;故此,18:24-25之间该有一段间隙,就是受审的经过(参太26:57-75)。作者没有记下,而只选记主在亚那面前受审的经过,因为这是符类福音没有提及的。

2. 彼得再度否认主(约18:25-27)

西门·彼得正站着烤火,有人对他说:「你不也是他的门徒吗?」彼得不承认,说:「我不是。」有大祭司的一个仆人,是彼得削掉耳朵那人的亲属,说:「我不是看见你同他在园子里吗?」彼得又不承认。立时鸡就叫了。

亚那和该亚法很可能住在同一四方形的楼宇,当中有庭院,在那里进行复审。因他们不能定耶稣死罪,于是将主押送到彼拉多那里去。经过庭院时,彼得正在那里烤火取暖。有个人(是一个使女,参太26:69)及马勒古的亲属先后向彼得查询他是否主的门徒,彼得都一再(第二及第三次)否认。这时鸡就叫了,正如主先前所预言的(参13:38)。

查「鸡叫」并非公鸡喔喔啼叫,因鸡是不洁净家禽,犹太律法禁止在圣城内饲养鸡只90。「鸡叫」原文alektor是一个计时标志,约在凌晨三至六之时。

犹太人将晚上分成四段,每段相隔三小时。晚上六至九时为第一段,称opse;九至十二时为第二段,称mesounktion;凌晨十二时至三时为第三段,称alektorophoina;凌晨三时至六时为第四段,称proi。「鸡叫」是介乎第三段与第四段之间,此时应是凌晨四时左右(参可13:35)。约13:38;18:27的「鸡叫」可能指第三段时间91,可14:72记的是第二回鸡叫。

C. 在彼拉多面前受审(约18:28-40)

1. 背景(约18:28)

众人将耶稣从该亚法那里往衙门内解去那时天还早。

他们自己却不进衙门,恐怕染了污秽,不能吃逾越节的筵席。

主从该亚法处被解到彼拉多之时,约翰记「那时天还早」。「早」字原文proi是指晚上的第四段时间。

彼拉多于26AD被该撒提庇留委任为犹大巡抚,至36AD被免除巡抚之职。平时他住在该撒利亚,每逢犹太人的大节期,他前往耶京,通常住在希律堡,此次则下榻于「衙门」(praitorion,一般称为「安东尼堡」,位于圣殿西北),这次因希律也来了,住在希律堡,故彼拉多住在别处了。

这时约在凌晨四至六时之间。据犹太人传统(Mishnah, Oholoth18:7,9,10;Kelim1:4),凡进入外邦人家者,则受一天至七天的「污染」(染上多少污秽视乎停留多久),亦不能遵守节期(参18:28)。所以犹太人来到彼拉多行宫前不敢内进,免遭污染(他们为了要除灭耶稣,不惜违反犹太人的律法,务要除去主,而在外邦人门前竟不愿踏入一步)。

据犹太人规定(Sanhedrin4:1),夜间不能审判任何犯人死罪,在安息日前也不能定罪,而且判决要待隔天才得宣布。可是公会一清早(非隔天)就召开紧急会议,实时将主定了死刑,这是不合法的92

2. 询问(约18:29-32)

彼拉多就出来,到他们那里,说:「你们告这人是为什么事呢?」他们回答说:「这人若不是作恶的,我们就不把他交给你。」彼拉多说:「你们自己带他去,按着你们的律法审问他吧。」犹太人说:「我们没有杀人的权柄。」这要应验耶稣所说自己将要怎样死的话了。

彼拉多出来查情况,问了他们四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他们究竟定了耶稣何罪(约18:29)。据罗马律法,在日出后可随时开庭审讯严重案件。彼拉多在前一个晚上得其妻子「警告」,故此他在清早时愿意接见这些犹太人。其实,彼拉多知道他们的行径,因他派一小队兵与他们捉拿耶稣的(参18:3),所以在天亮时等候他们回来报告。但犹太人理直气壮地说「这人若不是作恶的,我们就不把他交给你」(约18:30),言下之意还责怪彼拉多不信任他们。彼拉多见耶稣的打扮丝毫不像造反分子。他狡狯地要将主交回给他们,当作一项宗教案件处理(约18:31上)。从他们的回答可知他们要置主于死地,但他们没有杀人权。除非是在圣殿范围内犯罪,否则犹太人不能将那人判决死刑。

因此,他们才把主解回彼拉多那里;不然主已当场被打死了(约18:31下)。作者说这是要应验主先前所说自己将要被杀害的预言(约18:32,参3:14;8:28;12:32-33)。

3. 审问(约18:33-38上)93彼拉多又进了衙门,叫耶稣来,对他说:「你是犹太人的王吗?」耶稣回答说:「这话是你自己说的,还是别人论我对你说的呢?」彼拉多说:「我岂是犹太人呢?你本国的人和祭司长把你交给我。你做了什么事呢?」耶稣回答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的臣仆必要争战,使我不至于被交给犹太人。只是我的国不属这世界。」彼拉多就对他说:「这样,你是王吗?」耶稣回答说:「你说我是王。我为此而生,也为此来到世间,特为给真理作见证。凡属真理的人就听我的话。」彼拉多说:「真理是什么呢?」

a. 主的国(约18:33-36)

犹太人坚持要除掉主,引起彼拉多的好奇。他召耶稣进入衙门,单独问他是否犹太人的王,因耶稣没有一点王者威仪,这是四问题中第二个问题(约18:33)。主则反问他这话是出于他自己,还是他听别人说的(约18:34)。若审讯由他主动,主的被捕就是政治性的;若问题是经犹太人指使,则是宗教性的。由于彼拉多说他不是犹太人,所以这提审不是宗教性的。他还说这本是犹太人的事,若不是公会将主交给他处置,他是不会过问的(约18:35)。

主解释,他的国不是「从」世界来的。「从」字ek,指来源方面,非中译「属」,因「属」乃指性质方面94。神国的建立是靠神的能力,不是靠人的能力。若可靠人的能力,主的臣仆便已起来争战,用武力建立国度(约18:36)。主的回答只表明,他国度的建立非靠人的势力,而是靠从上头来的能力,非说他的国度是属灵的95

b. 主的身分(约18:37上)

彼拉多知道了主的国不属世界,对自己毫无威胁,但他仍想问清楚主王的身分(约18:37上)。彼拉多的问题有两种译法:(1)问题式:「所以你是王了,对不对?」(2)直告式:「所以你是王了!」直告式语调较配合上下文。主明说他是为作王而来的(约18:37下),以王的身分为真理作见证(约18:37)。「真理」一词在文内是神国(即基督的国)的真理。犹太人传统说「真理」就是有关神永远作王的道理96

c. 主的真理(约18:37下-38上)

听了「真理」一言后,彼拉多坚信主对他的国家绝无威胁或影响,因他视主的国是一个有关真理的国。于是解嘲地自言自语:「真理是什么!」(约18:38上,中译「呢」字该改作感叹句)可惜他没等主回答便不耐烦地走了。

4. 判语(约18:38下-40)

说了这话,又出来到犹太人那里,对他们说:「我查不出他有什么罪来。但你们有个规矩,在逾越节要我给你们释放一个人,你们要我给你们释放犹太人的王吗?」他们又喊着说:「不要这人,要巴拉巴!」这巴拉巴是个强盗。

彼拉多出外向犹太人宣告他的判决:「没有罪」(约18:38下)。他本想立时释放耶稣,但细心一想,犹太人必不会就此罢手。于是灵机一动,想到犹太人有一个传统规矩(其源流无从稽考)—在逾越节时释放一个犯人。于是向他们提出,要释放巴拉巴(参可15:7),还是自称为基督的耶稣,这是四问题中第三个(约18:39)。他满以为犹太人必定不要罪恶昭彰的巴拉巴,这样便正合其意了。怎知他作梦也想不到,犹太人竟然要巴拉巴,不要耶稣(约18:40)。

「强盗」(lestes)原意「叛乱分子」(insurgent),如奋锐党徒。有趣的是,耶稣因被捏造为「叛乱分子」而被处死;而巴拉巴这真正「叛乱分子」则获新生。

III. 耶稣被辱(约19:1-3)

A. 耶稣被鞭打(约19:1)

当下彼拉多将耶稣鞭打了。

彼拉多见不能用计免除主的死刑,便吩咐人将耶稣鞭打,以为此举可以止息犹太人的怒气,因而放过主。

「鞭打」(mastigoo,参太27:26用phragelloo字,两者皆意「鞭打」)是极残酷的刑罚,皮鞭尖端藏着铁块,共九条尾尖,受刑者皮开肉烂。因这刑罚过分残酷,罗马政府下令凡是罗马公民皆免受此刑。这刑罚往常是给万恶不赦的大盗的。约瑟夫记载曾有一名囚犯被鞭至皮肉,变成酱状,骨头毕露,死状恐怖(参约瑟夫《犹太战史》7:304;6:5:3)97

现今彼拉多如此行,可见他委实冀望息了犹太人的怒气,然后释放主(参路23:22)。据上下文,他再申述查不出主有什么罪来,所以一直想释放他(参19:4、12)。

B. 耶稣被戏弄(约19:2)

兵丁用荆棘编做冠冕戴在他头上,给他穿上紫袍。

既然主自称为王,兵丁就以此戏弄他。他们用荆棘编作冠冕,又给他穿上紫袍。他们如此戏弄主,可见他们藐视(其实间接地认同了)犹太人对弥赛亚来临的盼望。

C. 耶稣被掌掴(约19:3)

又挨近他,说:「恭喜,犹太人的王啊!」他们就用手掌打他。

兵丁「一不做二不休」,尽情讥笑辱骂耶稣,又掌掴他的脸。掌掴是罗马文化中一种极侮辱的表示。

IV. 耶稣被钉(约19:4-30)

A. 彼拉多愿释放耶稣(约19:4-12)

1. 第一次尝试(约19:4-7)

彼拉多又出来对众人说:「我带他出来见你们,叫你们知道我查不出他有什么罪来。」耶稣出来,戴着荆棘冠冕,穿着紫袍。彼拉多对他们说:「你们看这个人!」祭司长和差役看见他,就喊着说:「钉他十字架!钉他十字架!」彼拉多说:「你们自己把他钉十字架吧!我查不出他有什么罪来。」犹太人回答说:「我们有律法,按那律法,他是该死的,因他以自己为神的儿子。」在整段审问耶稣的过程中,彼拉多举棋不定,在衙门进出共七次之多(参18:29、33、38;19:1、4、9、13)。

他已宣布耶稣是无罪的(参18:38),却没有勇气将他释放。经过一番细思,他从内室出来,再向犹太人宣称耶稣是无罪的(约19:4)。并指着饱受凌辱的主,对他们说:「看这个人」(意指「看他这个样子」),即是说既然主已受罗马兵丁鞭打戏弄,他们该适可而止,释放耶稣才对(约19:5;参路23:16、22)。

但到此时,犹太人心肠刚硬,他们若不置主于死地,绝不罢休,于是同声高喊(「喊叫」ekraugasan意为「吼叫」):「打死他,除掉他」(约19:6上)。彼拉多三次强调主是无罪的,然而他却讥诮他们:「你们自己去钉耶稣吧」,言下之意是「看看你们能否将他处死」,因他们是无权杀人的(约19:6下;参18:31)。

犹太人透露了要处死耶稣的缘由,是耶稣宣称他是神的儿子(约19:7)。先前他们只控告耶稣破坏民律(参路23:2),如今他们认为耶稣按律法是该死的,只因他们无权杀人,于是前来欲借彼拉多之手将主除掉。

2. 第二次尝试(约19:8-12上)

彼拉多听见这话,越发害怕,又进衙门,对耶稣说:「你是哪里来的?」耶稣却不回答。彼拉多说:「你不对我说话吗?你岂不知我有权柄释放你,也有权柄把你钉十字架吗?」耶稣回答说:「若不是从上头赐给你的,你就毫无权柄办我。所以,把我交给你的那人,罪更重了。」从此,彼拉多想要释放耶稣。

犹太人来势汹汹,彼拉多怕了起来(约19:8),因为若耶稣真是神的儿子,彼拉多怕他会用超自然的能力向他报复,将他杀害,这是出于彼拉多的迷信。他的妻子曾把在梦中受惊的事告他(参太27:19)。而罗马人相信他们的神可以下凡游戏人间(如爱神Venus之子Aeneas也曾一度化身为人)98。另一方面,他现在已很难下台,因为罗马政府已通过犹太人的宗教律法;若有人犯了犹太宗教律所定的死罪,罗马政权理应尊重犹太宗教领袖的要求,协助他们把该犯人处死。彼拉多再进内室,向耶稣查询,为要澄清主的来源问题,这是四问题中最后一条(约19:9上)。

耶稣却一言不答(约19:9下;参赛53:7),可能因彼拉多僭越了职责,因为犹太人对主的控告是宗教性的,不是政治性的(参19:7)。彼拉多恐吓耶稣,说他掌握生死大权(约19:10)。主反提醒他,他这权柄也是从神而来,若没有神的允许,他也没有定主罪的权柄(约19:11上;参罗13:1)。主还说,把他交给彼拉多的「那人」(指该亚法),虽亦有神的权柄治理国家宗教方面的事,但他滥用权力,把耶稣交给一个外邦君王以成就他的诡计,所以他将来的刑罚会更严重(约19:11下)。

B. 彼拉多放弃耶稣(约19:12下-16)

1. 犹太人第一次恐吓(约19:12下-13)(钥节19:12)

无奈犹太人喊着说:「你若释放这个人,就不是该撒的忠臣。凡以自己为王的,就是背叛该撒了。」彼拉多听见这话,就带耶稣出来,到了一个地方,名叫「铺华石处」,希伯来话叫厄巴大,就在那里坐堂。

彼拉多虽然很想释放耶稣,无奈犹太人恐吓他:若放了耶稣,他就不是「该撒的朋友」(「朋友」中译「忠臣」),因为耶稣自称为王,触犯罗马的法律(约19:12)。

此时该撒是提庇留(14-37AD)。「该撒的朋友」是一个荣衔,赠予有功于该撒者99。彼拉多受制于此,不想被冠上不忠之名而致身败名裂。犹太人的话刺中他的要害,他就不再坚持挽救耶稣了。

2. 犹太人第二次恐吓(约19:14-16)(钥节19:15)

那日是预备逾越节的日子,约有午正。彼拉多对犹太人说:「看哪,这是你们的王!」他们喊着说:「除掉他!除掉他!钉他在十字架上!」彼拉多说:「我可以把你们的王钉十字架吗?」祭司长回答说:「除了该撒,我们没有王。」于是彼拉多将耶稣交给他们去钉十字架。

彼拉多坐在厄巴大(lithostrotos)台阶上。「厄巴大」希伯来文为gabbatha。gab是「背脊」,batha是「屋」,合起来即「屋之背」,指圣殿的石层(参Talmud Sanhedrin, 18a),是犹太巡抚审裁地方诉讼的「法院」。考古学家在安东尼楼的台阶掘出一块很大的平石台,刻有一些兵丁玩游戏的图形,经鉴定是第一世纪中期的古迹100

在那里彼拉多「开庭」审判,他先发言:「看哪,这是你们的王」(约19:14下),意即「这是你们的王,你们要怎样处置就怎样处置吧!」事实上这是彼拉多放弃主的表示。

约翰记当日是预备逾越节之日(约19:14上)。「预备日」原文paraskeue是名词,非中译作形容词,原意当译为「预备日」,预备当晚过逾越节。那时约在早上六时至六时半之间。据可15:25记,主被钉时为上午九时(犹太算法),故此耶稣不可能在「午正」受审(约19:14)。约翰用的不是犹太计时法,而是用罗马算法。原文是「第六时」,即从半夜凌晨时算起,到那时是早上六时左右101。中文圣经错译作「午正」。

犹太人不停地狂呼「除掉他,钉死他」(约19:15上)。

彼拉多反问他们道:「我可以除掉你们的王吗?」(约19:15中)。这话有讽刺意味,但犹太人始终很强硬,他们响应说:「除了该撒,我们没有王」(约19:15下)。他们素常只接受神为王(参士8:33;撒上8:7;诗5:2),这次他们斩钉截铁地否认主是弥赛亚。

彼拉多听到他们既承认该撒是他们的王,便认定耶稣不过是一个宗教狂热分子,于是就顺从犹太人的意思,将主交给他们处置(约19:16)。

C. 彼拉多命钉死耶稣(约19:17-30)

1. 耶稣的被钉(约19:17-18)

他们就把耶稣带了去。耶稣背着自己的十字架出来,到了一个地方,名叫「髑髅地」,希伯来话叫各各他。他们就在那里钉他在十字架上,还有两个人和他一同钉着,一边一个,耶稣在中间。

罗马兵把耶稣带走。按罗马常例,将囚犯押至行刑之处通常由四个兵士负责,由一百夫长领着游街示众,以警效尤。主被带至髑髅地,和两个强盗同时被钉。

2. 牌上的名字(约19:19-22)

彼拉多又用牌子写了一个名号,安在十字架上,写的是:「犹太人的王,拿撒勒人耶稣。」有许多犹太人念这名号;因为耶稣被钉十字架的地方与城相近,并且是用希伯来、罗马、希利尼三样文字写的。犹太人的祭司长就对彼拉多说:「不要『写犹太人的王』,要写『他自己说:我是犹太人的王』。」彼拉多说:「我所写的,我已经写上了。」彼拉多吩咐在主的十字架上安一个牌子,用三种文字(希伯来文—代表犹太民族的宣言;拉丁文—代表罗马官方的宣告;希腊文—世界性的宣告)写上「犹太人的王,拿撒勒人耶稣」(约19:19-20)。彼拉多这样做,是表示自己清白,他暗示:「既然他是你们的王,看看他收场如何」。牌上写上犯人的罪状本是罗马人的习惯,但彼拉多此举不单显出他的狂傲,而且暗指他如此这般对待犹太人的王,犹太人就休想企图作乱。犹太人也看出牌子上的写法很侮辱,于是要求彼拉多更正为「他自己说:『我是犹太人的王』」,表示耶稣称王乃是他自己说的,但犹太人并不承认(约19:21)。在审判耶稣时,彼拉多已受够他们的气了,这回就不肯更改牌上的文字(约19:22)。

3. 兵丁的游戏(约19:23-24)

兵丁既然将耶稣钉在十字架上,就拿他的衣服分为四分,每兵一分;又拿他的里衣,这件里衣原来没有缝儿,是上下一片织成的。他们就彼此说:「我们不要撕开,只要拈阄,看谁得着。」这要应验经上的话说:他们分了我的外衣,为我的里衣拈阄。兵丁果然做了这事。

四个兵丁把耶稣的衣服分为四份(分享死囚的私物是执行死刑之兵丁的权益)102,各拿一份(大概是鞋、腰带、外衣、头巾)。至于里衣(tunic),由于是用较名贵的料子做成,就拈阄看谁得到。他们这样行,竟应验了多年前的预言(如诗22:18)。

4. 旁边的妇女(约19:25-27)

站在耶稣十字架旁边的,有他母亲与他母亲的姊妹,并革罗罢的妻子马利亚,和抹大拉的马利亚。耶稣见母亲和他所爱的那门徒站在旁边,就对他母亲说:「母亲,看,你的儿子!」又对那门徒说:「看,你的母亲!」从此,那门徒就接她到自己家里去了。

在十架旁有四名妇女站着,她们是耶稣的母亲马利亚、耶稣母亲的姊妹撒罗米(参可15:40,即雅各及约翰的母亲、西庇太的妻子,参太27:56)、革罗罢的妻子马利亚、抹大拉的马利亚,她们是一群忠心跟随主到底的妇女。

主将母亲交给表弟约翰照顾,可能此时约瑟已过世,耶稣的弟弟们若不是不在场,便是反对主的人。

5. 耶稣的舍命(约19:28-30)

这事以后,耶稣知道各样的事已经成了,为要使经上的话应验,就说:「我渴了。」有一个器皿盛满了醋,放在那里;他们就拿海绒蘸满了醋,绑在牛膝草上,送到他口。耶稣尝了那醋,就说:「成了!」便低下头,将灵魂交付神了。

耶稣知道各样事(该要应验的或交托的)都成了,于是声嘶力竭的说「我渴了」(参诗69:21),兵丁把绑在牛膝草棍上蘸满醋的海绵,递给主解渴。醋是当时解渴最佳饮料,贫苦人常用来止渴。

耶稣稍解口渴,就拚尽最后一口气,宣告救恩完成,才把灵魂交天父手中。主的命是他主动为人舍的,不是环境下的牺牲品。

一九六八年,考古学家在耶路撒冷东北区掘出一副被钉死者的骨骼,从打钉的角度和深度、骨头分裂的纹路,可联想主所受的是最恐怖残酷的刑罚103

V. 耶稣被埋(约19:31-42)

A. 耶稣被枪扎(约19:31-37)

犹太人因这日是预备日,又因那安息日是个大日,就求彼拉多叫人打断他们的腿,把他们拿去,免得尸首当安息日留在十字架上。于是兵丁来,把头一个人的腿,并与耶稣同钉第二个人的腿,都打断了。只是来到耶稣那里,见他已经死了,就不打断他的腿。惟有一个兵拿枪扎他的肋旁,随即有血和水流出来。看见这事的那人就作见证—他的见证也是真的,并且他知道自己所说的是真的—叫你们也可以信。这些事成了,为要应验经上的话说:「他的骨头一根也不可折断。」经文又有一句说:「他们要仰望自己所扎的人。」耶稣被钉死那日为「预备日」,当夜就是逾越节(本身是安息日),恰巧那天晚上又是那周的安息日,故此两安息日迭在一起便称为「大日」。因十架山靠近京城,犹太人不想把尸体留在架上,免安息日蒙污秽(参申21:23),他们就请求彼拉多命人打断被钉者的腿,叫他们不能借力顺气呼吸而迅速窒息(约19:31)。

把挂在十架上者的双肢折断,令呼吸系统因身体堕力失去平衡,而立时断气,经近代医学家实证是可靠的104

兵丁将两强盗迅速解决,但来到耶稣那里,发现他已断了气,就不打断他的脚骨(约19:33),这样又应验了一处旧约预言(约19:36,可能源自出12:46;民9:12;诗34:20)。

其中一名兵丁用枪扎主的肋旁,有血(crassamentum红血浆)

和水(serum)流出,证实主已死去(约19:34)。医学家指出,人死亡时,体内的血和水分分开,不再是合成的血液105。约翰(自称「那人」)看见此事,便记下来,作为目击者的见证,叫人可以相信(约19:35)。他看到主被扎也是应验旧约一个预言(约19:37;参亚12:10)。该预言分两部份:一是有关主的被扎,是主第一次来临时的情形;二是有关以色列的哀号,是主第二次再临时的情形。

B. 耶稣被埋葬(约19:38-42)

这些事以后,有亚利马太人约瑟,是耶稣的门徒,只因怕犹太人,就暗暗作门徒。他来求彼拉多,要把耶稣的身体领去。彼拉多允准,他就把耶稣的身体领去了。又有尼哥底母,就是先前夜里去见耶稣的,带着没药和沉香约有一百斤前来。他们就照犹太人殡葬的规矩,把耶稣的身体用细麻布加上香料裹好了。在耶稣钉十字架的地方有一个园子,园子里有一座新坟墓,是从来没有葬过人的。只因是犹太人的预备日,又因那坟墓近,他们就把耶稣安放在那里。

有两个暗暗地作门徒的人(他们可能是公会会员),甘愿冒险,对主的死以行动表示了信与爱。一是亚利马太人约瑟。他得了彼拉多批准,领了主的尸体去安葬(约19:37-38)。

一是尼哥底母,带着一百斤(约七十五磅)的没药和沉香,按照犹太人殡葬的规矩包裹耶稣(约19:34-40;参诗44:8)。

在钉十架附近有一个园子,园内有个新坟,是约瑟的私人墓地(参太27:60)。二人同心合力将主葬在里头(约19:42)。

作者记这事有两个原因:(1)那日是预备日,所以要早点埋葬,免致逾越节到来就不行了。(2)墓园靠近十架山,故此在那里安放主是很方便的(约19:42)。

结论18-19两章是全书的心脏,神悸恸不停的心跳隐约可闻。约翰把神的爱子从受捕、受审、受辱、受钉、受埋的经过清楚详细记录下来,流露神对世人的爱,暗示罪在圣洁之神面前的可憎。

在本段中,主经历山园中的挣扎、被人出卖的伤痛、门徒的否认、恶人的唾骂、兵丁的戏弄、自己选民的弃绝,以及最终在十架上遭受惨无人道的痛苦,为的都是要完成救赎伟工。愿读者能触摸得到神的心。


87J. B. Lightfoot上引书第413页。

88「刀」字原文uaxaipaw是锋利短刀,如亚伯拉罕献以撒时所用之刀(创22:10)或以笏杀死摩押王伊矶伦的短剑(士3:21)(参TDNT, IV, Eerdmans, 1967, pp. 324-527)。因犹太人禁止在安息日携带兵器,所以不少批判学者否认本段经文的真实。他们忽略了犹太人在某方面的特准。若佩戴刀是为了「装饰」,就不在禁止之列,如Elizer benHyrcanus拉比的教言(Sabbath6:4)(参B. Lindars上引书第543页)。

89传说约翰是祭司的后裔(见Letter of Polycrates, 190)。约翰的母亲撒罗米与耶稣的母亲马利亚是姊妹(约19:25;可15:40),而马利亚与表亲伊莱沙伯的丈夫(祭司撒迦利亚)亦有亲戚关系(路1:36)。据此,约翰可能与大祭司的家族有亲戚关系。参L. Morris上引书第752页;M. C. Tenney(EBC)第172页。

90W. Barclay, John, Ⅱ, p. 229。

91J. H. Bernard, "John, "International Critical Commentary, Ⅱ, T. &T. Clark, 1921, p. 604. J. H. Bernard;W. Barclay;F. F. Bruce;R. H. Mounce;W. W. Wiersbe等皆不将「鸡叫」按字义解释,而将之解作第三段时间。

92有关主被判死罪的不合法,参B. F. Westcott上引书第262-263页。

93路23:6-12记耶稣被送往希律那里受审,这段经文可放在18:32-33中间。

94A. Plummer上引书第18页;许干泰着《注释约翰福音》,圣道出版社1966年版,译作「出于」。

95参Alva J. McClain, The Greatness of the Kingdom, Moody, 1959, pp. 380-383.

96B. Lindars上引书第560页;B. F. Westcott上引书第261页。

97H. A. Kent上引书第205页。

98L. Morris上引书第795页;H. A. Kent上引书第206页;B. F. Westcott上引书第270页。

99A. Deismann, Light From the Ancient East, N Y, n. d. , p. 383;R. E. Brown, "John, "Anchor Bible, Doubleday, 1970, p. 879; Josephus, Antiquities, 14:10:2.

100J. Finegan, Archaeology of the New Testament, PrincetonUniversity Press, 1969, pp. 160-161.

101参B. F. Westcott上引书第282页;H. A. Kent上引书第207页。

102Sherwin-White上引书第46页。

103Israel Exploration Journal, 20:1-2,1970;in M. C. Tenney, EBC, pp. 181-183.

104参Gerald C. Borchert, "They Break Not His Legs, "ChristianityToday, Mar. 16, 1962, p. 12.

105A. Rendall Short, The Bible and Modern Medicine, Moody, 1953, 1967, pp. 107-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