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the world comes to study the Bible

第1章 绪论

一、序言

以赛亚书在先知书里的位置名列前茅,无论在神学的启示、文学的修养、预言的领域等,均高人一等,与众不同。美国浸信会旧约的权威B. A. Copass博士称以赛亚为「旧约先知中的王子」3。英国弟兄会学者W. Kelly说,以赛亚极适合作为「圣灵默示」的器皿4,因此他的书被置于众先知书的首位,不是没有原因的。

二、作者与读者的问题

A. 作者的问题

以赛亚先知是以赛亚书的作者无庸置疑,然而此书在批判学者手里「四分五裂」,被认为是由多位作者集结而成。普林斯顿的「三杰」:J. A. Alexander(1875),O. T. Allis(1950),E. J. Young(1965)均力保以赛亚书的独一作者说,并为以赛亚书的统一性奠下不可动摇的根基。他们主要的论据有六:

1. 书中神学主题一致,若有差异其实不是作者不同,而是因事奉的处境有了改变。以赛亚在年少时代经历亚哈斯的朝政,而在写以赛亚书后部时,他已是年纪老迈的先知,因此写作心境不同,可以理解。国家面临危机,不久便被巴比伦灭亡。当时国民活在巴比伦的影响下,所以作者的神学主题及用语,必须切合当时的背景。

2. 预言的准确叫人瞠目结舌,这正是真预言的特色,不足为奇,如G. L. Archer所说,书中的预言部分并非「历史回顾」(称vatincinia eseventu),而是真预言蕴藏在先知的灵感内5

3. 文学修养的差异是因作者的文学造诣随着在世年日的加增,愈经历练愈湛深。在书的后半部,作者所用的词语字汇,炉火纯青,凌厉无比。因那时作者已是一位老战士,本着一生忠心事奉神的经历,他的文笔较先前更加洗练,是意料中的事,不足为奇。

4. 作者自称得神默示,表示有神引导他完成以赛亚书,又说他将神的吩咐在见证人面前记录下来(赛8:2、16,34:16),表示他是照神的命令成书。况且作者所用的文字修养及对地理风俗的描述,都透露他是一个主前八世纪巴勒斯坦地区的人物6

5. 作者责备国家崇拜偶像之举是一个重大论证,指出他不是被掳时代的人物,因在被掳的年日,以色列这拜偶像的罪行已完全被洁净了7

6. 外证方面:

a. 两约之间次经的传道经书(180B. C. )。

b. 七十士译本(250-150B. C. )。

c. 犹太传统经典Baba Bathra15a。

d. 死海古卷的以赛亚卷IQ Isa(125-100B. C. )等皆接受全书六十六章为以赛亚一人的手笔。耶稣基督开始传道时,也曾在拿撒勒会堂展读以赛亚书(赛61:1-2;参路4:17-19),并声称是以赛亚的经卷。

e. 约瑟夫记(《古史》11:3-6)。

4神必救赎——以赛亚书诠释

B. 读者的问题

1. 当代的读者

当代读者是以赛亚开始事奉神时,在亚哈斯王及希西家王秉政时的百姓(以赛亚在乌西雅王驾崩时蒙召)。他强烈指责国家元首(参3:1)是国家的罪魁。以赛亚深切盼望他们阅毕神的审判书及安慰书后,能有所悔悟。

此外,以赛亚书也是写给作者晚年所事奉的选民,因为这些人活在内忧外患的世代里,以赛亚的信息帮助他们以大无畏的信心投靠神,不因世代的转移、世事的变幻而离开神,转向人力、物力和财力。

2. 世代的读者

神的话语万古常新,每一个时代凡属神的人,都能从神的启示记录中,获得人生的导向与力量,以赛亚书也不例外。此书主要是给以赛亚当代及其老迈时的末代选民看,也是为每一个世代的信徒而撰着的。

三、日期与地点

A. 日期

以赛亚书在何时成书,固然与全书的统一性有关,但全书的确是以赛亚先知一人的手稿,而且写作时间则跨越南国数位君王的朝代。先是乌西雅(790-739B. C. )、约坦(750-732B. C. 这人的生平在此书中未有记载)、亚哈斯(735-715B. C. )、希西家(715-686B. C. ),并可能延至玛拿西(697-642B. C. )的朝代,所以此书是一本经年累积的文学结晶。

就全书的结构分析而言,写作年代如下,因此书的信息记载着年代顺序:

章数

时标

钥节

日期(主前)

1-6

7-13

14-19

20-35

36-37

38-39

40-66

 

至乌西雅驾崩年

亚哈斯在位时

亚哈斯驾崩年

撒珥根平乱亚实突那年

西拿基立围果耶京年

希西家病危至痊愈

(以赛亚晚年时)

(希西家晚期)

(玛拿西淫政时)

(巴比伦盛兴时)

 

1:1或6:1

7:1

14:28

20:1

36:1

38:1

40:18-20

42:17

43:14-15

44:9-20

45:1

45:5-14

49:22-23

52:13-53:12

739

735

715

711

701

712-697

681-612

(亚述亡)

 

全书最终的日期为第37章38节(681B. C. ),表示以赛亚还活着,可见全书是经历多个年代累积完成的手稿。第一部分(1-6章)在主前739年左右脱稿,其它部分陆续完成(参上文表格的日期)。

B. 地点

以赛亚早年在耶路撒冷宫廷及圣殿中事奉,所以他的书大多数是在耶路撒冷写成。

四、著书的目的

以赛亚著书的目的有二:一是宣告神对以色列的罪行作公义的审判;另一是预告神在审判后,向他们施行救赎的恩典,复兴他们,此点可用作者名字的意义作导引。「以赛亚」意即「神的救赎」,而这救赎从以色列开始,进而遍及全地(赛49:6;另参约4:22;罗1:16)。救赎非单指属灵方面,也包括地土部分的复原(如沙漠变成园地;35:1),及人兽间关系的和睦同居(赛11:6-9,65:20-25),而最终是新天地的出现(赛65:17,66:22),神的义居住在其中。

这双重目的,可用两个词作总代表:审判与安慰。

A. 审判

原因有三

1. 因国家昏君霸道,导致民不聊生。

2. 他们又远离真神,趋向崇拜外邦偶像,将百姓陷于邪神的宗教生活中。

3. 他们只相信人的力量,倚靠与别国结盟而来的安全感,没有全心全意倚靠神,更没有悔改的心,对先知所言充耳不闻(赛6:10),以致神必审判他们。因为神是以色列的圣者,不能受欺受辱,他必施行公义的洁净,才发出怜悯(赛57:17-18)。

B. 安慰

神的慈爱远胜过天之高、海之深,更赐他们弥赛亚,为百姓赎罪(赛53:4-10)。所以他的百姓虽受鞭打,神也亲自为他们裹伤。不但如此,在神向他们施恩后,神为他们所预备的,尤胜先前,更加蒙恩(赛65:17-18,66:22),又使耶路撒冷复称为忠信之邑、公义之城(赛1:26),使他们知道不是神放弃他们,而是恩宠万丈,无可复加。

五、历史背景

以赛亚为南国先知,与北国的阿摩司、何西阿为同时代的人物,且与较年幼的南国先知弥迦,四人合称「主前第八世纪的黄金四重唱」,而弥迦更可说是他的接棒人。

A. 以赛亚其时

1. 政治概况

当以赛亚事奉神的时候,亚述王提革拉毗列色(Tiglath-Pileser III,745-727B. C. )又名普勒(Pul;王下15:19),是当时雄霸一方的大帝,他对巴勒斯坦早有野心,时常觊觎侵犯。北国以色列与叙利亚见此,便连手共谋抵御亚述的侵略,并要挟犹大与他们合力共同抵抗亚述,并宣称若犹大不同意,便挥军南下将之毁灭(参7:1-2)。犹大受迫,而转向亚述求援(参王下16:7),于是以、叙两国联军南下攻打犹大(史称「叙以战役」,Syro-Ephraimite War),是时约主前734年。亚述果然对犹大施予援手,但却乘势将叙利亚灭亡(732B. C. ),并欺压犹大加倍进贡(参王下16:7-9)。而北国以色列的北区(如西布伦、拿弗他利、加利利),也惨遭蹂躏,归并成亚述版图(参9:1背景)。

提革拉毗列色于主前727年殁,儿子撒曼以色五世(727-722B. C. )继位。这时北国的何细亚与叙利亚的余党再结盟,合力反叛亚述,结果全军大败,何细亚被擒,北国最终亡于亚述之手(722B. C. ,王下17:3-4,18:9-11),极多以色列人被掳至亚述及别国为奴(应验了7:8的预言)。

撒曼以色五世之后,撒珥根(722-705B. C. )接掌王位(赛21:1)。不久,巴勒斯坦的各小国联合反叛亚述(如哈马、迦萨、亚实突、以东、摩押等),却被撒珥根于主前711年镇平,这些小国也先后变成亚述的省分。

撒珥根逝世后,西拿基立(705-681B. C. )继位。各处大小国乘机背叛,停止纳贡,犹大的希西家也加入反叛的行列。西拿基立的大军四处剿乱,锐不可当。先收服东方的以拦及巴比伦(703B. C. )、埃及(701B. C. ),并向犹大施压,围困耶路撒冷(赛36:2)。犹大王希西家接受以赛亚的劝告,不再倚靠外援,专心求神解救(赛37:1-35)。结果,神显神迹,一夜之间杀了亚述大军十八万五千人(赛37:36),耶京之危立刻解除。此次若非神拯救,犹大国立将步北国在主前722年的后尘(亚述在20年内几乎灭了以色列南北两国)。

主前721年西拿基立回国,过了二十四年被两子刺杀,另一子艾萨克哈顿继承了国位(681B. C. )(赛37:38)。

主前612年,巴比伦在拿布波拉撒(Nabopolassar,625-605B. C. )与玛代连手攻取了尼尼微京城,显赫一世的亚述帝国到此结束。巴比伦王拿布波拉撒之子尼布甲尼撒骁勇善战,更胜他的父亲。他在主前546、539、525年先后摧毁三大强国──吕底亚、亚述和埃及,又在主前605、597、586年前后三次灭尽犹大国,成为当世惟一的大帝国。

以赛亚就在国际情势动荡下事奉神。他看见国家领袖,除希西家外,皆庸懦无能,过着淫逸奢华的生活,且又崇拜各国偶像,道德风气败落。虽然以赛亚忠心大声疾呼,且苦口婆心劝告国民悔改,惟百姓仍「心蒙脂油,耳朵发沉」(赛6:10),所以他不得不依神的旨意,预告百姓将来要受的审判。

2. 经济概况

以赛亚开始事奉时,国家在乌西雅王的统治之下,堪称太平盛世。J. Ridderbos说,乌西雅带给国家的昌盛,是南国犹大之最,仅次于所罗门8。但亚述的普勒(745-727B. C. )常向以色列及犹大并施压力,南北两国因年年进贡,国库空虚,以致国道衰落,民不聊生。国中富者及首领,强权霸道,不怜悯贫穷的人(赛3:14,5:8),无公平(赛1:2-3,3:13,5:7),缺道德(赛5:11-12、18-22,28:7-8),亲偶像(赛5:19,28:14-22)。至希西家时,曾有昙花一现的改革,带给国家短暂的繁荣。可是外敌环伺,危机四伏,国祚仍然不稳固,人民的日子仍不好过。

3. 宗教概况

以赛亚在乌西雅王驾崩那一年(740-739B. C. )蒙召,在乌西雅执政的一生中,国家曾恢复了早年的真神敬拜。他的儿子约坦也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但偶像邱坛仍未废去(王下15:34)。约坦殁后其子亚哈斯登基,亚哈斯昏庸无能,且多疑迷信,肆无忌惮敬拜诸巴力及摩洛火神,在国中设立各款外邦神像,强迫百姓敬奉,对神的忠心荡然无存。希西家继位后,意图重修倒塌的祭坛,和恢复原有的敬虔礼仪(王下17:3-7),于是引起一次属灵大复兴,史书称为「希西家的复兴」。国家在他的施政下,国富民安。可是过了不久,国家又回复早年「口唇敬拜,心却远离神」(赛29:13)的宗教生活。在玛拿西时代(赛40-66章的信息与这时代的背景,最为吻合),国家进入疯狂的崇偶时代,神的审判是可以预期的。

B. 以赛亚其人

以赛亚的生平在圣经的资料不多。第1:1说他是亚摩斯之子。根据犹太传统,亚摩斯为王室之后,亚玛谢之弟。若传言属实,以赛亚则有王室的血统(或许因此可解释为何以赛亚可以自由进入宫中,传神的信息的原因)(如7:3,37:21-22)。另一传说称他是利未人之后(根据他在殿中蒙召,6:1),而杰里迈亚与以西结两先知也是利未人的后裔,可能与以赛亚相若。

以赛亚已婚(赛7:3,8:3),他的妻子也是先知,育有两子。他有门徒多人(赛8:16),当代人称他为「先知」及「先见」(赛30:10),可见他的先知角色备受接纳,名颂一时。他常警觉「神的手」在他身上「指教」他(参8:11,20:2,22:14),是以毕生忠心耿耿地借着口传、演出(赛20:2、3,另7:3,8:1-3,30:7)、笔录(如8:1,30:8),将神的话记录下来,传给后人。

以赛亚一生中有三次特别机遇,每次均显出他所传讲的信息是扭转时局的关键。首次在叙利亚与北国以色列连手,准备南侵犹大的战役(734B. C. ),他以「以马内利」的预言,坚立南国君王的信心。另一次是在希西家统政时,国家遭受亚述大军围城,亚述向希西家下招降文书,以赛亚力劝希西家向神认罪求恩,结果,城困之危,不战而解(赛37:1-7、21-35)。最后一次是在希西家病危时,以赛亚忠告他向神求恩,使寿命延长,俾能多秉公行政,治国治民(赛38:5)。

若以赛亚在乌西雅驾崩那一年蒙召(740-739B. C. ),而至玛拿西的时代(赛37:38为全书最后的时标,那是681B. C. 的事,当时玛拿西已在位了),他事奉神最少有六十年之久。他一生的事奉可分作五个时期:

1. 早年事奉:主前740至734年,从蒙召至叙利亚与以色列结盟南侵犹大时(1-7章)。

2. 退隐著作:主前734至715年,从亚哈斯拒绝他的劝告至希西家登基。

3. 中期事奉:主前715至705年,从希西家即位至西拿基立围困耶京。

4. 后期事奉:主前705至701年,从撒珥根殁亡至西拿基立。

5. 退休著作:主前701至680年,从耶京解围至玛拿西接任希西家。

六、架构与纲要

A. 架构

以赛亚书虽长达六十六章,又是全圣经中第五本最长的书卷,但格式分明,段落清楚,是众先知书中最易分段的一卷。简单说来,全书可分三大段:

1. 审判(1-35章)

再分作六个纲要,每纲要有一个大主题,如下图:

a. 全书纲领(1-6)梗概

b. 以马内利书(7-12)以马内利

c. 列国受罚(13-23)列国

d. 以赛亚的「启示录」(24-27)启示

e. 祸哉之书(28-33)祸灾

f. 灾难与国度(34-35)复原

2. 历史(36-39章)

再分两大段:

a. 在亚述的阴影下──希西家从被围至解围(36-37)。

b. 在巴比伦的阴影下──希西家从病危至病愈(38-39)。

3. 安慰(40-66章)

可再分三大段,每段九章,首两段以「恶人不得平安」一语作结束(赛48:22,57:21)。首段阐述神的主权与他的独一无二性;中段的重点以救赎为主题,神以他的仆人

作成救赎;先是苦难(基督的代死),后是荣耀(神将来荣耀的显现,如彼后1:11),末段主要论及神拯救后给予选民国完全的复原,暗示神的荣耀回到他们当中。H. M. Wolf说,最后的三大段各有一神学主题,先是神论(40-48),再是救赎论(49-57),最后是末世论(58-66)9,参下图:

a. 神的救赎(40-48)

b. 神的仆人(49-57)

c. 神的荣耀(58-66)

B. 纲要(全书架构)

第一部分神的审判(1-35)

1. 全书纲领(1-6)(梗概篇)

2. 以马内利书(7-12)(临在篇)

3. 列国受罚(13-23)(列国篇)

4. 以赛亚的启示录(24-27)(启示篇)

5. 祸哉之书(28-33)(祸哉篇)

6. 灾难与国度(34-35)(复原篇)

第二部分历史插曲(36-39)(历史篇)

1. 希西家的国命(36-37)

2. 希西家的生命(38-39)

第三部分神的安慰(40-66)(安慰篇)

1. 救赎的预告(神的救赎)(40-48)

2. 救主的工作(神的仆人)(49-57)

3. 救赎后的复原(神的荣耀)(58-66)


3 B. A. Copass, Isaiah,Prince of Prophets,, a syllabus, Southwestern Baptist Theological Seminary, 1944(c), 1962 syllabus, p.1.

4 W. Kelly, An Exposition of the Book of Isaiah,Klock & Klock, 1871(c), 1979n, p.66.

5 G. L. Archer, Encyclopedia of Bible Difficulties,Zondervan,1982, p.264.

6 E. J. Young, An Introduction to the Old Testament,Eerdmans, 1949(c), 1977, p.209.

7 E. J. Young, An Introduction to the Old Testament,Eerdmans, 1949(c), 1977, p.209.

8 J. Ridderbos, "Isaiah", Bible Studert Commentary, Zondervan, 1985 (Dutch, 1950), p.698.

9 H. M. Wolf,Interpreting Isaiah, Zondervan, 1985, p.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