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here the world comes to study the Bible

Report Inappropriate Ad

II. 聖經的背景

Related Media

A. 聖經以外的世界事件

用圖表將下列世界大事,以時間為縱軸,事件以打橫的棒代表,在棒上寫上時期和事件,插入各帝國的版圖看看她們延伸到那裡。

約公元前4000-2200  / 美索不達米亞的蘇美爾和阿卡德帝國

約公元前3600-3100  / 埃及王朝以前時期

約公元前3500  / 埃及出現象形文字

約公元前3200  / 美索不達米亞出現楔形文字

約公元前3100-2200  / 埃及古王國時期

約公元前3000-1100  / 米諾斯-邁錫尼文明( 克里特文明)(愛琴海島嶼)

約公元前3000  / 美洲早期的村莊和文化

約公元前3000-2500  / 在印度北部的早期文明

約公元前2700  / 埃及建築大金字塔

約公元前2500  / 雅利安人入侵印度

公元前2165-1990  / 亞伯拉罕時期

約公元前2000-800  / 俄羅斯由西米裡族人統治

約公元前2000-200  / 腓尼基同盟

約公元前2000 - 公元300  / 非洲的古實王朝(努比亞)

公元前1991-1786  / 古埃及的中王國時期

約公元前1950-1650  / 古巴比倫王國時

公元前1914-1804  / 約瑟

約公元前1900-1200  / 赫人帝國

公元前1786-1570  / 希克索斯人統治埃及

約公元前1700  / 漢謨拉比法典

約公元前1650  / 古巴比倫被加瑟人推翻

公元前1570-1087  / 古埃及的新王國時期

公元前1525-1405  / 摩西

約公元前1500-900  / 印度早期吠陀時代

約公元前1500-1027 / 中國商代

公元前1450-1423 / 阿蒙霍特普二世(以色列人出埃及時的統治者)

公元前1445 / 以色列人出埃及

公元前1405-1000 / 希伯來人征服和整合迦南

公元前1301-1234 / 拉美西斯二世統治埃及

約公元前1200-500 / 秘魯的查文文明

約公元前1200-300 / 中美洲的奧爾梅克文明

約公元前1100-800 / 希臘歷史上的黑暗時代

公元前1043-931 / 以色列聯合王國(掃羅,大衛,所羅門)

公元前1027-256 / 中國周朝

約公元前1000-900 / 日耳曼部落遷移到歐洲

約公元前1000 - 公元600  / 非洲的國家-阿克蘇姆(埃塞俄比亞)

公元前931-722  / 北國以色列

公元前931-586 / 南國猶大

約公元前900-500 / 印度後吠陀時代

約公元前800-400 / 意大利伊特魯里亞文化

約公元前800-300 / 斯基泰人統治俄羅斯

約公元前800 / 希臘城邦初期

約公元前800 / 荷馬(「伊利亞特」和「奧德賽」)

約公元前800 - 公元 200 / 非洲西部的諾克文化

約公元前753 / 羅馬成立

約公元前750-612 / 亞述帝國

約公元前740-693 / 以賽亞事奉時期

公元前670 / 亞述人征服​​埃及

約公元前660-583 / 瑣羅亞斯德

公元前650-500 / 希臘的暴君時期

約公元前640-546 / 米利都的泰利斯

公元前612-539 / 巴比倫(迦勒底)帝國             

公元前605-536 / 但以理在巴比倫

約公元前604-531 / 道教創始人老子

公元前586 / 尼布甲尼撒摧毀了耶路撒冷

公元前563-483 / 佛祖釋迦牟尼

公元前559-331 / 波斯帝國

公元前551-479 / 孔子

公元前550-529 / 居魯士(古列)大帝統治波斯

公元前539 / 波斯人征服巴比倫

公元前525 / 波斯人征服巴埃及

公元前509 / 羅馬共和國建立

約公元前500-100 / 希臘的神秘的邪教奧爾弗斯 (俄耳普斯) 和伊路西斯

公元前496-406 / 索福克里斯

公元前493-479 / 希臘波斯戰爭

公元前480-406 / 尤利比提斯

公元前469-399 / 蘇格拉底

公元前461-428 / 伯里克利時代,雅典的民主時期

公元前444 / 尼希米重建耶路撒冷城牆

約公元前432-415 / 瑪拉基事奉時期

公元前427-347 / 柏拉圖

公元前384-322 / 亞里士多德

公元前336-323 / 亞歷山大大帝統治時期

約公元前323-285 / 歐幾里德

公元前321-183 / 印度孔雀王朝

公元前264-146 / 羅馬與迦太基在布匿的戰爭 (迦太基戰爭)

公元前237-183 / 漢尼拔

公元前221-171 / 中國秦朝

公元前185 - 公元78 / 印度格雷科巴克特里亞王國

公元前171 - 公元220 / 中國漢朝

公元前168 / 猶大馬加比起義

約公元前140 / 斯多葛哲學被引到羅馬 公元前106-43 / 西塞羅

公元前72-4 / 大希律王

公元前70-19 / 維吉爾

約公元前30 - 公元270 / 羅馬受密特拉教的影響

公元前46-44 / 獨裁的凱撒朱利葉

公元前37 - 公元100 / 弗拉維奧約瑟夫

公元前37-4 / 大希律的統治時期

公元前27 - 公元14 / 奧古斯都大帝統治時期

公元前4 - 公元29  / 基督道成肉身住在世人當中

公元前4 - 公元65 / 塞內加

公元 14-37 / 提庇留統治時期

公元37-41 / 卡利古拉統治時期

公元41-54 / 革老丟統治時期

公元54-68 / 尼祿統治時期

公元69-79 / 維斯帕先統治時期

公元64 / 羅馬大火和基督徒第一次受尼祿迫害

公元70 / 耶路撒冷被毀

公元78-225 / 印度貴霜王朝

約公元90-200 / 諾斯底主義在羅馬帝國傳播

約公元100-476 / 羅馬受蠻族入侵

B. 考古學與聖經

聖經考古學的貢獻

考古學是研究古代遺址、文物古蹟和紀念碑等古代文化。考古學家嘗試重組古代文明和國家的歷史。考古學為研經者提供了兩方面的貢獻:為經文內容提供證據和新的啟發。

啟發

考古學的發現為聖經記載的習俗、慣例和模糊不清的經文給予新的啟發。出土的文物包括:銘文、記念碑、泥板、陶器和其它物品,為聖經背景提供了一幅圖畫,讓很多聖經記載的事件更易被理解。

考古學的鑒證,雖然不能證實聖經是真實的,但卻能支持聖經內容的歷史真確性,讓聖經作為一個資料來源的地位大大地確認。縱使仍有很多的難題需要更多的資料才能解決,但不斷挖掘到的文物,都是朝著支持聖經的真確性提供證據。十九世紀和二十世紀初期的文學批判受到達爾文(Darwin)和黑格爾(Hegel)的影響,聖經的可靠性受到質疑。主要原因是這些學者極少使用考古學的證據;這可能是因為考古學在當時仍處於發展初階。不過數百年來考古學所得有關洪水的資料,駁斥了很多的質疑,並且把很多學者的態度轉向支持聖經記載是歷史事件;那些研究外證的考古學家和歷史學家漸漸尊重經文的準確性。並且很多被文學批判質疑的經文,都得到考古學發挖出來的文物證明是真確的。

聖經考古學的內容

考古學表面採樣包括檢拾陶片並加以辨別。考古學的挖掘則包括一層層地挖掘。挖掘普遍需要:(1)學校或機構的贊助。(2)挖掘遺址所在地的政府批准。(3)由一名有信譽的考古學家監督。(4)由專家鑑定陶罐或陶片的年代。(5)一名建築師重建和描述建築物。(6)一名攝影師在挖掘原址和發現古物原位拍攝。(7)其他的工人協助在挖掘的坑搬運沙土。挖掘的坑分為一格格,按次序逐格挖掘。(8)由當地的古代遺物議會決定哪些出土的古物必須由當地的博物館收藏。那些古城長埋地下,主要的原因包括:水災、火災、被侵略、瘟疫、被荒廢、火山爆發和地震等。埋有這些古城遺址的地方外貌像土墩或山丘(英文作 “Tell” 是從阿拉伯文翻譯過來的;參約書亞記11:13)。古代的人因為水源、防衛、適合耕種、主要交通輸鈕等原因,經常在同一地點重建城市。年代學主要建基在地層學上(遺址地層的先後次序)。考古學所得的證據在本質上是殘缺不全的,經歷這麼多個世紀,只有極少的古代著作和史前古器能夠保存下來;並且大部份的古代遺址從未被勘測,再加上極少數被勘測的遺址所尋得的古物被檢查和公諸於世、基於種種原因,考古學既是科學,同時亦是一門藝術。還有一件值得我們留意的是很多考古學所得的資料,詮釋時極具主觀性,導致很多的學者對考古學所得的數據在詮釋上存在分歧。

聖經考古學的年代學

有關最早期的人類(舊石器時代Paleolithic、中石器時代Mesolithic和新石器時代Neolithic)並沒有清晰確實日期和證據。但在這時期以後的各個時期,大致可按下表:

銅石並用時期(Chalcolithic Age) (公元前3500-3000)

青銅器時代早期(Early Bronze Age) (公元前3000-2000)

青銅器時代中期(Middle Bronze Age)(公元前2000-1500)

青銅器時代晚期(Late Bronze Age)(公元前1500-1200)

鐵器時代(Iron Age)(公元前1200-586)

波斯時期(Persian Period)(公元前586-331)

希臘化時期(Hellenistic Period)(公元前331-66)

羅馬時期(Roman Period)(公元前66 - 公元300)

拜占庭時期(Byzantine Period)(300-637)

銅石並用時期 (公元前 3500-3000)

米索不達米亞是文化的搖籃。被發現最早有人聚居的村莊在尼尼微鄰近的地區。在這些聚居地發掘到石制的工具和武器、簡單的建築物和陶器。其中一個早期人類聚居的地方特珀高拉(Tepe Gawra),更發現使用風力的儀器;較後期的聚居地發現用銅和石制造的工具和武器。因此,這個時期被稱為銅石並用時期。考古學支持創世記有關藝術、工藝、農耕和畜牧的急速發展和使用金屬作為武器的記述。在銅石並用時期和青銅器早期,蘇美爾文化發展蓬勃。

青銅器時代早期 (公元前3000-2000)

估計大約在公元前2300的艾貝拉(Ebla)遺址出土了約17,000塊泥板,當中發現了一些和創世記中相同的名字,例如:亞伯拉罕、以掃、以色列等。雖然他們並非創世記中的人物,但他們卻為歷史上的父權制給予支持。這些泥板中有創造和洪水的故事,與創世記第一至十一章的記載相符;還有一套法典的泥板被發現。至於吾珥(Ur)古城的遺址在1854年被發現,由多位考古學家一起挖掘,當中包括伍理爵士(Sir Leonard Woolley)。這次的挖掘顯示約在公元前2700年(即相較亞伯拉罕時期還早數百年),吾珥已是一個令人嘆為觀止的文化中心。曾有評論者指駱駝只在族長時期後數個世紀才被使用,並且認為創世記12:16 和37:25 提到駱駝是時代錯誤。但出土文物中有很多文獻、俑、駱駝毛製成的繩(約公元前2500年)、駱駝骨等,證明駱駝雖然未被廣泛地使用,卻是一種被牧養的動物。另外有一塊屬吾珥玊- 吾珥南模(Ur-Nammu)的碑(約公元前2044-2007年),當中描述建金字形神塔得罪了神,因此塔被毀滅,建塔者被分散,並且混亂他們的語言。另外還發現了一個蘇美爾關於一種通用的語言被混淆的故事,和創世記的記載相近,可以說是蘇美爾版本的巴別塔故事。

青銅器時代中期 (公元前2000-1500)

這時期由公元前2000 至 1700年,和創世記中記述族長的時期吻合。從馬里文獻(Mari Letters)、努斯泥板(Nuzi Tablets)和亞拉拉克泥板(Alalakh Tablets)記載青銅器中期的文化顯示創世記有關族長的描述是準確地反映了當時的實況。出土的泥板中,有很多和創世記相近的名字(如拉班和便雅憫)。這些出土的文物支持聖經的真確性,並且反駁了批評者對聖經有關族長時期記載的評擊。

考古學也為過往的宗教發展看法帶來挑戰。在過往,一般認為舊約的宗教是演化而來,從泛靈論(animism)和祖先敬拜演化為拜物主義(fetishism)、再演化為圖騰崇拜(totemism)、多神論(polytheism)、單一神論(monotheism)、阿摩司和何西阿先知時代有道德的神、最終演化為新約對神的認知。這概念是以十九世紀的哲學思想為前設塑造出來的,並非基於外證。有愈來愈多的證據顯示以色列的宗教從成立以來,便是有道德的一神論;另外,據亞布萊特(Albright)、蘭頓(Langdon)、池維謀(Zwemer和其他人的研究顯示原始文化多神論背後隱藏單一神論。從亞伯拉罕的時代和在這時代以前,法典是十分普遍的,伊斯嫩納(Eshnunna)的比拉拉馬法典(a code of laws of King Bilalama)可追溯至約公元前1950年;里辟伊士他法典(Lipit-Ishtar code)可追溯至約公元前1860年;漢謨拉比法典(the codified laws of Hammurabi)可追溯至約公元前1700年。

在十九世紀,萊亞德(Layard)和拉薩母(Rassam)在尼尼微亞述巴尼拔圖書館(the library of Ashurbanipal)挖掘到七塊古巴比倫創世敘事史詩泥板,一般稱為《創世史詩》(Enuma elish)。它和創世記中的創世記載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但人們卻則重它們的差異,巴比倫的創世史詩顯示的是一個腐敗的故事;兩者看似有一個共同的來源,但卻沒有任何證據顯示兩者是相關的。在亞述巴尼拔圖書館還找到吉爾格史詩(Gilgamesh Epic),當中記載了巴比倫的洪水故事。這史詩是關於早期蘇美爾的洪水事件,蘇美爾的「挪亞」是邵素德(Ziusudra)、而巴比倫的「挪亞」是烏他拿比(Utnapishtim)。巴比倫另一個阿他哈斯史詩(Atrahasis Epic)同時記載了創世和洪水的故事。同樣地,它的記載和創世記第六至九章既有相同之處,也存在很大的差異。

創世記的記載並非抄襲現時所知的不同來源,而是經歷洪水的生還者將所知的記下來,它們最大的差異是多神論和單一神論對事件的詮釋。創世記13:10-11有關羅得選擇約旦平原事件,因在接近死海的約旦河谷的氣候和荒蕪而被認為是錯誤的。不過多個被挖掘的遺址,包括:貝特耶拉(Khirbet Kerak)、伯珊(Bethshan)和巴伯得拉(Bab ed-Dra)顯示這些地方在羅得時期人口稠密,有證據顯示適宜居住。

創世記第十四章記載米索不達米亞四王和巴勒斯坦地的五王爭戰,過往被認為並非史實,評論者指那些王的名字是虛構的;不過,考古出土這個時期的銘文卻顯示這些都是有名的人。馬里文獻和其它來源為米索不達米亞的王在這早期統治巴勒斯坦地提出證明。創世記14章那強大的軍事聯盟附合公元前2000-1700年的情況。

這時期「亞摩利人的罪孽」(創世記15:16),可從他們以孩童為祭牲和祭祀他們的神祇亞斯他錄和亞拿特時的淫亂等可見一斑。聖經有大約40篇關於赫人的經文,文學批判指赫人並不存在或沒有足夠證據證明他們的存在;不過赫人的首都卻在小亞細亞的波格斯凱(Boghazkoy)被發掘出來。出土文物顯示赫人屬印歐語系群體,在公元前1900 and 1200年 統治一個顯赫的帝國。

創世記19:24-29 記錄了所多瑪和蛾摩拉的毀滅。死海的水平最少曾在羅馬時期上升,有證據顯示這些被毀的城市躺在死海南面的淺水中。在公元前一世紀末,希臘地質學家斯特拉波(Strabo)曾記載地有深長的裂縫、人類定居的地方被毀壞、燒焦的石頭和其它證據顯示死海以南地區曾遭破壞。「硫磺與火」很可能是地震釋放出來的石油、瀝青、硫磺或天然氣引發的大爆炸。

創世記(創21:34; 26)有關非利士人在族長時期的記載常被評為年代錯誤因為沒有早於公元前1200年非利士人在巴勒斯坦地的記載。以下是一個沉默的論據:也許記載在創世記26章那些和平的非利士人是從愛琴海移居的米諾斯人(Minoans);而那些後期好戰的非利士人主要是較具侵略性的邁錫尼人(Mycenaeans)。

以掃家譜中的何利人(Horites創世記36:20)過往被認為是穴居的,一些發現顯示他們是胡里安人(Hurrians 亦譯作何利人)-從米索不達米亞和兩河流域新月沃地遷移來的西亞重要民族。在馬里找到胡里安人約公元前1800年的泥板,這民族也在拉斯珊拉文獻(約公元前1400年)被提及。也有證據顯示聖經記載的耶布斯人和希未人也屬胡里安人的圈子。創世記的較後部份隨著以色列人遷移埃及,和出埃及記的起始部份,一些埃及的字和埃及元素散落在希伯來文的經文中。這些字和細節(例:創世記41:42-44),也證明了聖經的歷史性和真實性

閃族人經常被認為不可能如創世記所記載在雅各時期那麼早便居於埃及。不過在便尼哈珊(Beni Hasan)發現的墓穴卻顯示閃族早在公元前2000年便居於埃及。

出埃及記 1:8 說「有一位不認識約瑟的新王興起來」。有些學者認為那是指公元前1786至1570年當時佔主導地位的閃族希克索斯人被驅逐出埃及。奴役以色列人的法老可能是第十七王朝的統治者雅赫摩斯(Ahmose)。那些偏向以色列人在公元前1445年出埃及的,則主張第十八王朝更符合出埃及記第1-15章的細節。摩西被圖特摩斯一世(Thutmose I - 1504-1483統治埃及)的女兒哈雪蘇(Hatshepsut)收養。圖特摩斯三世(Thutmose III - 1483-1450統治埃及)是那逼害以色列人的法老。阿蒙霍特普二世(Amenhotep II - 1450-1423統治埃及)或許是以色列人出埃及時的法老。阿蒙霍特普在位的後期,並沒有軍事活動(如果他是以色列人出埃及時的法老,他的軍隊大部份可能在紅海被韱滅)。有證據顯示阿蒙霍特普的繼位者圖特摩斯四世(Thutmose IV - 1423-1412統治埃及)並非長子(出埃及前,法老的長子在十災中死亡)。

有評論指尼羅河的泥有很好的黏性,做磚並不需要草(出埃及記5:7,13)。但阿納斯塔西第三蒲草紙(Papyrus Anastasi III)顯示草是造磚的主要材料。並且找到的埃及青銅器後期的磚(公元前1500-1200年),都發現含有草這物質。

出埃及記7-12章的十災使埃及的神和女神顏面盡失,並展示雅巍(耶和華)才是永活真神。十災的強度和嚴重性是漸次增加,最終導致人的死亡,包括法老的長子。十災和埃及的神祇有直接關連,這包括:女蛙神哈克特(Hekt)、太陽神拉(Re)和阿頓(Aton)。有評論指逾越節純粹是從迦南的農耕慶典演變而來,但迦南的拉斯珊拉泥板(Ras Shamra tablets)有關迦南的神話文獻則顯示出以色列的節期和迦南的異教節日有極大的鴻溝。

如上所述,法典早於摩西時期,比亞伯拉罕時期還要早。蘇美爾、巴比倫、亞述和赫人的法律都是精密成熟的,這足以反駁五經是摩西時期以後才寫成的說法。雖然摩西律法有部份成文法和漢謨拉比法典(約公元前1700年)相似,但道德和宗教禁令上的差異足以否定摩西律法是從巴比倫的法典改編而來。有大量早期的文獻低貶希伯來人在摩西時期沒有文字,他們這觀點是基於象形交字可追溯約始於公元前3300年、楔形文字約始於公元前3000年、阿卡德語的音節文字系統(Akkadian syllabic)約始於公元前2100年,而字母(原始西奈字母、烏加列楔形字母和迦太基語)約於公元前1800年才呈現,底本學說(documentary hypothesis),以律法中的祭祀和節期所反映的,應是摩西以後才建立出來,指利未法典大約是以色列第二聖殿時期祭司的作品;不過,拉斯珊拉泥板(約公元前1400年)已包括和利未記近似的法律和祭祀形式。研究顯示約書(出埃及記20-31章)和申命記有很多在形式上和公元前1400年赫人條約君主國和屬國的約書,有很多極為相似的地方。當中包括:前言、歷史性的序詩、條款、保證金和定期宣讀的條款、見證人、祝福與咒詛的套語。明顯地,西乃之約符合公元前第二千禧年而非後來的第一千禧年的約書形式。這反駁了底本學說指五經的成書日期在公元前九至六世紀。在夏鎖、底璧和示劍的挖掘遺址,找到了支持約書亞軍事運動的支持證據。不過,現時只在耶利哥、基遍和艾城找到少量的青銅後期的資料。

鐵器時代

按照聖經的記載,在掃羅成為以色列的第一位皇帝前,非利士人在公元前十一世紀時,國力最為強盛,這與考古學所得的證據十分相似。非利是人曾經是唯一擁有鑄造鐵器工具技術的民族,因此擁有軍事優勢(撒母耳記上 13:19-22)。

一些常見的質疑是聖殿設立樂師是被擄回歸後在第二聖殿時期才出現。不過,外證卻顯示在大衛時期數世紀以前,敘利亞和巴勒斯坦已有音樂同業公會這類組織;還有埃及便尼哈珊(Beni-Hasan)約公元前1850年的浮雕,描繪閃族工匠擄帶樂器到埃及,和公元前十六世紀至十一世紀埃及多次有關迦南樂師和樂器的記載,我們不必要否定聖經有關大衛設立聖殿樂師的制度的內證。

從拉斯珊拉的烏加列文獻(Ugaritic texts)可以清楚看到像詩篇和箴言裡的希伯來詩歌相同形式的詩歌。按撒母耳記下 8:3-6(參歷代誌上 18:3-6),大衛王朝伸延至敘利亞北部包括瑣巴(Zobah)。有些學者企圖透過宣稱瑣巴在巴勒斯坦來縮小大衛王國的版圖,不過考古學家卻發現瑣巴的位置在敘利亞大馬士革北面。所羅門王時期的版圖(參列王紀上4:21, 歷代誌下

數百個原始資料來源確定了聖經記載超過 40個外族君王的名字。

所羅門王的港口城市以旬迦別(Ezion-geber)一直無法尋到,直至格盧克(Nelson Glueck)決定按聖經文本所描述的位置尋找,最終就如經文所載的地點找到了。

從公元前931年開始,十個支派從猶大和便雅憫支派分裂成北國以色列。考古學家的發現解決了以色列和猶大帝王年表的分歧。

在撒瑪利亞的挖掘,出土多件估計是公元前九世紀的象牙制品,它們可能就是亞哈王在這時期「象牙宮」裡的物品(列王紀上 22:39)。

公元前九世紀摩押王米沙(Mesha)所寫的石碑顯示以色列的第六位王暗利(Omri)曾征服摩押。這石碑印證了列王紀下3:4-5「亞哈死後,摩押王背叛以色列王」的記載。

以色列王暗利和亞哈的名字,在亞述王撒縵以色三世(Shalmaneser III)的文獻中找到。而撒縵以色的黑色方尖柱碑卻顯示以色列王耶戶(或他的使者)匍匐在他面前,給他進貢。

英皇欽訂本在歷代誌上 5:26的翻譯,讓學者認為普勒(Pul)和提革拉毗尼色三世(Tiglath-Pileser III)是亞述兩個不同的王。不過,兩塊有關亞述歷史的泥板,同一位亞述王,一塊使用普勒(巴比倫名字)、而另一塊則使用提革拉毗尼色(亞述名字)。而新英皇欽訂本已將這節翻譯成:「亞述王普勒,即亞述王提革拉毗尼色…」

按列王紀下 15:19-20,米拿現(以色列第十六位王)在亞述王攻打以色列時,給普勒進貢。而提革拉毗尼色史冊特別提及米拿現和貢物。亞述王西拿基立(公元前704-681)定都尼尼微,並建厚厚的城牆和壕溝作防衛。西拿基立的皇宮和巴尼柏圖書館(藏有超過22,000塊泥板)在十九世紀中葉被挖掘出來。約拿書3:3記載「這尼尼微是極大的城,有三日的路程。」尼尼微鄉郊面積很大,周界約有60英哩,這範圍裡包括在尼尼微以北約12英哩在哥撒拔(Khorsabad)的撒珥根皇宮(palace of Sargon)。

泰勒棱柱(Taylor Prism)記錄了亞述王西拿基立在希西家統治猶大時攻打耶路撒冷的事蹟(列王紀下18章, 歷代誌下32章, 以賽亞書36-37章)。列王紀下20:20告訴我們希西家「挖池、挖溝、引水入城(耶路撒冷)」()記錄了亞述王西拿基立在希西家統治猶大時攻打耶路撒冷的事蹟(列王紀下18章, 歷代誌下32章, 以賽亞書36-37章)。列王紀下20:20告訴我們希西家「挖池、挖溝、引水入城(耶路撒冷)」(另參歷代誌下32:30)。這條長1,777英呎的隧道穿越岩石,是一條大水管,從基訓泉引水到城內的西羅亞池。在西羅亞發現希伯來銘文描述了從兩邊挖掘的工人在隧道中間相遇的情境。拉吉文獻(Lachish Letters)包括了21塊刻有銘文的陶片,大部份寫於公元前589年,即尼布甲尼撒在最後一次進攻猶大時,將拉吉摧毀的前兩年,)記錄了亞述王西拿基立在希西家統治猶大時攻打耶路撒冷的事蹟(列王紀下18章, 歷代誌下32章, 以賽亞書36-37章)。列王紀下20:20告訴我們希西家「挖池、挖溝、引水入城(耶路撒冷)」(另參歷代誌下32:30)。這條長1,777英呎的隧道穿越岩石,是一條大水管,從基訓泉引水到城內的西羅亞池。在西羅亞發現希伯來銘文描述了從兩邊挖掘的工人在隧道中間相遇的情境。拉吉文獻(Lachish Letters)包括了21塊刻有銘文的陶片,大部份寫於公元前589年,即尼布甲尼撒在最後一次進攻猶大時,將拉吉摧毀的前兩年,它們印證了耶利米書34:6-7所描述「巴比倫王的軍隊正攻打耶路撒冷,又攻打猶大所剩下的城邑,就是拉吉和亞西加。原來猶大的堅固城只剩下這兩座。」

波斯時代 (公元前586-331)

在巴比倫的空中花園找到約300塊泥板,估計日期大約是公元前597-570。其中一塊記載了每月給約雅斤和他的五個兒子定量供應(參列王紀下25:27-30, 7-570。其中一塊記載了每月給約雅斤和他的五個兒子定量供應(參列王紀下25:27-30, 耶利米書52:31-34)。很多學者認為但以理書第五章稱巴比倫王約沙撒是錯誤的,因為他們認為巴比倫並沒有一個王名叫約沙撒。不過,1956年在哈蘭(Haran)發現三塊石碑,碑上記載拿波尼度(Nabonidus)將王位委托伯沙撒,而他自己則參加攻打波斯的戰役。這就解釋了為何在但以理書5:29伯沙撒宣告但以理「在國中位列第三」。

古列銘筒(Cyrus Cylinder亦譯作居魯士圓柱)記載古列大帝宜告解放巴比倫城。這詔書讓各神祇反回他們的原來城市;這和歷代誌下36:22古列銘筒(Cyrus Cylinder亦譯作居魯士圓柱)記載古列大帝宜告解放巴比倫城。這詔書讓各神祇反回他們的原來城市;這和歷代誌下36:22-23和以斯拉記1:1-4波斯王古列(塞魯士)下詔讓被擄的猶太人返回巴勒斯坦地重建聖殿的詔文一致。艾勒分蒂尼蒲草卷(Elephantine Papyri 亦譯作象島蒲草紙卷)大約寫於公元前500-400年,由一群居住在埃及開羅以南約600英哩的艾勒分蒂尼島的猶太殖民用亞蘭文寫成。這些亞蘭文的文獻證明記載在以斯拉記第四章的亞蘭文本章的真實性,也為以斯拉記和尼希米記的內容帶來啟發。這些文獻也顯示記載在以西結書 26:1-14有關推羅被摧毀詳情的預言,完全應驗在尼布甲尼撒王十三年裡對大陸城市的圍攻和在公元前333年亞歷山大帝對島嶼城市的七個月圍攻。以西結預言:「破壞你(推羅)的牆垣,拆毀你華美的房屋,將你的石頭、木頭、塵土都拋在水中。…我必使你成為淨光的磐石,作曬網的地方。你不得再被建造…」尼布甲尼撒王攻陷城牆、亞歷山大帝在興建一條橋通往島嶼時,將頹垣販瓦扔到水裡。

希臘時期 (公元前331-66)

在1947年初發現的死海古卷對我們認識希伯來舊約聖經的流傳和可信性大大提高。在昆蘭(Qumran)的洞穴內,發現了超過500份公元前250年至公元70年的手抄本,其中175份是舊約聖經的經文。在發現死海古卷以前,最古老的舊約手抄本是公元九世紀的馬索拉抄本(Masoretic Text)(按猶太文士馬索拉Masoretes而命名),這兩個抄本在對比下,發現雖然相距1000年,死海古卷證實了馬索拉抄本的準確性。死海古卷還提供了聖經以外的文獻,讓我們知悉昆蘭的文士,很可能是愛色尼派(Essene)教徒一些習慣的細節。

羅馬時期 (公元前66.- 公元300)

文學批判對舊約和新約的批判,早於考古學的出現。文學批判主要是基於杜平根學派(Tubingen School)的宗教史學院(Religionsgeschichtliche School)所建立的理論,編輯批判和形式批判(Form criticism)將新約聖經歷史矮化;另一方面,那些接受考古外證和古典文獻的歷史學家,他們的取向是偏向認授新約在歷史上的準確性。路加福音 2:2這樣寫:「有諭旨從凱撒奧古士督頒發下來,叫普天下的人登記戶口。」奧古士督(Quirinius)在公元6-7年作敘利亞總督期間進行的人口普查。問題是猶太歷史學家約瑟夫(Josephus)記載他在公元6年進行人口普查,但他卻沒有記載奧古士督在希律公元前4年身故前作總督。不過近期發現的銘文卻顯示奧古士督在公元前十二年至公元十六年,猶如一位助理國王管治東羅馬。路加福音3:1「呂撒聶作亞比利尼分封王」也被受質疑,因為在這時期並沒有這樣一位統治者。但從大馬士革附近的亞比拉(Abila)出土的希臘銘文卻確定了路加的記載,因為它們提及公元14-29 分封王呂撒聶。在加利利湖旁的兩個古代遺址迦伯農和哥拉汎已被確定位置。有關耶穌時期迦伯農會堂的證明已找到,近期的挖掘還找到一個第一世紀一名漁夫的家,很可能是屬於彼得的。另外還找到很多昆蘭古卷和約翰福音相符的地方,當中包括(例:「光明之子」)顯示約翰的巴勒斯坦背景,而非很多人所想的希臘化背景,因此死海古卷的發現支持約翰福音是第一世紀的作品。約翰福音第四章記載耶穌和一名撒瑪利亞婦人在雅各井旁交談,那口井早已被發現。那婦人說:「井又深」()所建立的理論,編輯批判和形式批判(Form criticism)將新約聖經歷史矮化;另一方面,那些接受考古外證和古典文獻的歷史學家,他們的取向是偏向認授新約在歷史上的準確性。路加福音 2:2這樣寫:「有諭旨從凱撒奧古士督頒發下來,叫普天下的人登記戶口。」奧古士督(Quirinius)在公元6-7年作敘利亞總督期間進行的人口普查。問題是猶太歷史學家約瑟夫(Josephus)記載他在公元6年進行人口普查,但他卻沒有記載奧古士督在希律公元前4年身故前作總督。不過近期發現的銘文卻顯示奧古士督在公元前十二年至公元十六年,猶如一位助理國王管治東羅馬。路加福音3:1「呂撒聶作亞比利尼分封王」也被受質疑,因為在這時期並沒有這樣一位統治者。但從大馬士革附近的亞比拉(Abila)出土的希臘銘文卻確定了路加的記載,因為它們提及公元14-29 分封王呂撒聶。在加利利湖旁的兩個古代遺址迦伯農和哥拉汎已被確定位置。有關耶穌時期迦伯農會堂的證明已找到,近期的挖掘還找到一個第一世紀一名漁夫的家,很可能是屬於彼得的。另外還找到很多昆蘭古卷和約翰福音相符的地方,當中包括(例:「光明之子」)顯示約翰的巴勒斯坦背景,而非很多人所想的希臘化背景,因此死海古卷的發現支持約翰福音是第一世紀的作品。約翰福音第四章記載耶穌和一名撒瑪利亞婦人在雅各井旁交談,那口井早已被發現。那婦人說:「井又深」(約翰福音4:11),這口井100英呎深。)所建立的理論,編輯批判和形式批判(Form criticism)將新約聖經歷史矮化;另一方面,那些接受考古外證和古典文獻的歷史學家,他們的取向是偏向認授新約在歷史上的準確性。路加福音 2:2這樣寫:「有諭旨從凱撒奧古士督頒發下來,叫普天下的人登記戶口。」奧古士督(Quirinius)在公元6-7年作敘利亞總督期間進行的人口普查。問題是猶太歷史學家約瑟夫(Josephus)記載他在公元6年進行人口普查,但他卻沒有記載奧古士督在希律公元前4年身故前作總督。不過近期發現的銘文卻顯示奧古士督在公元前十二年至公元十六年,猶如一位助理國王管治東羅馬。路加福音3:1「呂撒聶作亞比利尼分封王」也被受質疑,因為在這時期並沒有這樣一位統治者。但從大馬士革附近的亞比拉(Abila)出土的希臘銘文卻確定了路加的記載,因為它們提及公元14-29 分封王呂撒聶。在加利利湖旁的兩個古代遺址迦伯農和哥拉汎已被確定位置。有關耶穌時期迦伯農會堂的證明已找到,近期的挖掘還找到一個第一世紀一名漁夫的家,很可能是屬於彼得的。另外還找到很多昆蘭古卷和約翰福音相符的地方,當中包括(例:「光明之子」)顯示約翰的巴勒斯坦背景,而非很多人所想的希臘化背景,因此死海古卷的發現支持約翰福音是第一世紀的作品。約翰福音第四章記載耶穌和一名撒瑪利亞婦人在雅各井旁交談,那口井早已被發現。那婦人說:「井又深」(約翰福音4:11),這口井100英呎深。按約翰福音5:1-9記載畢士大池有五個廊子,並且能夠容納「許多人」。這個池子的正確位置沒有被發現,直至1888年才找到了一段階級通往雙子池。池十分大,原本有5個廊子。在古代耶利哥城挖掘第一世紀地層,發現在新約時代耶利哥是個欣欣向榮的城市。華麗的社區中心和莊園顯示作為耶利哥的「稅吏長」(路加福音 procurator)、裁判官 (praetor) 、Asiarch (小亚细亚有经济政治地位的官員,和合本譯作首領)、方伯 (proconsul) 和地方官 (politarch) ,這顯示出無論是人、地方和事件的描述有準確的第一手資料。從哥羅多城寫信給羅馬教會,保羅提及「本城的司庫以拉都」(羅馬書16:23, ) ,這顯示出無論是人、地方和事件的描述有準確的第一手資料。從哥羅多城寫信給羅馬教會,保羅提及「本城的司庫以拉都」(羅馬書16:23, 參使徒行傳19:22),在哥林多劇院附近找到的銘文提及以拉都是官吏或公共事務的長官。這極可能是同一個人。在伯大尼一個新約時代的墓穴,名字中有馬利亞、馬大和拉撒路的希臘譯名,他們有可能是約翰福音第十一章裡記述的人物。在欖橄山發現的第一世紀骨棺(是石灰岩造的箱,用來收藏死人的骸骨),也有好幾個曾在新約出現的名字。

在耶路撒冷的發掘,發現了安東尼亞堡(Antonia Fortress)遺址,方形鋪地石板上找到了羅馬士兵刻在石板上的遊戲。因「鋪華石處」是耶穌在彼拉多前受審的地方,那些遊戲,其中可能曾用來嘲弄耶穌。評論者曾因教牧書信中使用「監督」這名稱而指那些書信並非第一世紀,而是第二世紀的作品。昆蘭群體被發現也有「監督」,這便證明了第一世紀已有監督。

C. 文化現象

在創世記 15:2 亞伯拉罕因為沒有兒子,所以他便假設大馬色人以利以謝是他的繼承人。努斯泥板反映了米索不達米亞在公元前2000 – 1500年 時的習俗:一對沒有孩子的夫婦收養他們的奴隸是很普遍的,被收養的會照顧乾父母,並且成為他們的後嗣,但假如那對夫婦稍後有親生兒子,親生的才是繼承人。(參創世記15:4)。努斯泥板記載的婚姻習俗為撒萊(撒拉)將自己的婢女夏甲給丈夫為妾這件事情提供亮光( 1500年 時的習俗:一對沒有孩子的夫婦收養他們的奴隸是很普遍的,被收養的會照顧乾父母,並且成為他們的後嗣,但假如那對夫婦稍後有親生兒子,親生的才是繼承人。(參創世記15:4)。努斯泥板記載的婚姻習俗為撒萊(撒拉)將自己的婢女夏甲給丈夫為妾這件事情提供亮光(參創世記16:2-3);拉結和利亞也作出相同的行動( 1500年 時的習俗:一對沒有孩子的夫婦收養他們的奴隸是很普遍的,被收養的會照顧乾父母,並且成為他們的後嗣,但假如那對夫婦稍後有親生兒子,親生的才是繼承人。(參創世記15:4)。努斯泥板記載的婚姻習俗為撒萊(撒拉)將自己的婢女夏甲給丈夫為妾這件事情提供亮光(參創世記16:2-3);拉結和利亞也作出相同的行動(參創世記30:3,9)。當時的習俗是不能生育的妻子可以將自己的婢女給丈夫作妾,從她得孩子,所得的孩子不能被驅趕。 1500年 時的習俗:一對沒有孩子的夫婦收養他們的奴隸是很普遍的,被收養的會照顧乾父母,並且成為他們的後嗣,但假如那對夫婦稍後有親生兒子,親生的才是繼承人。(參創世記15:4)。努斯泥板記載的婚姻習俗為撒萊(撒拉)將自己的婢女夏甲給丈夫為妾這件事情提供亮光(參創世記16:2-3);拉結和利亞也作出相同的行動(參創世記30:3,9)。當時的習俗是不能生育的妻子可以將自己的婢女給丈夫作妾,從她得孩子,所得的孩子不能被驅趕。所以亞伯拉罕對撒拉在創世記21:9-11的要求感到為難。

創世記 19:1 「羅得正坐在所多瑪城門口」。古代巴勒斯坦的城門口通常有石製的長凳,供進行買賣或辦理和法律相關的事務使用(參路得記4:1-2)。城門口也是作公告的地方(創世記 19:1 「羅得正坐在所多瑪城門口」。古代巴勒斯坦的城門口通常有石製的長凳,供進行買賣或辦理和法律相關的事務使用(參路得記4:1-2)。城門口也是作公告的地方(參撒母耳記下18:24,33)。以掃將長子名份賣給雅各(創世記 19:1 「羅得正坐在所多瑪城門口」。古代巴勒斯坦的城門口通常有石製的長凳,供進行買賣或辦理和法律相關的事務使用(參路得記4:1-2)。城門口也是作公告的地方(參撒母耳記下18:24,33)。以掃將長子名份賣給雅各(創世記25:33-34),在努斯泥板找到可援的先例。泥板編號 N204 記錄了一個人名叫帖健拿(Tupktilla),他以三隻羊的代價將自己的繼承權賣給了兄弟古伯撒(Kurpazah)。努斯泥板編號 P56為古代近東口頭祝福的重要性提供新的啟發。這泥板顯示在族長時期,口頭祝福是具有法律約束力,授予的祝福不能撤回。這解釋了為何以撒在他發現受騙後不能變更他的祝福(創世記27:33-41)。拉結與丈夫雅各逃奔前,偷了父親拉班家中的神像,並收藏在駱駝的馱簍裡,並坐在上頭()。努斯泥板編號 P56為古代近東口頭祝福的重要性提供新的啟發。這泥板顯示在族長時期,口頭祝福是具有法律約束力,授予的祝福不能撤回。這解釋了為何以撒在他發現受騙後不能變更他的祝福(創世記27:33-41)。拉結與丈夫雅各逃奔前,偷了父親拉班家中的神像,並收藏在駱駝的馱簍裡,並坐在上頭(創世記31:19,34)。努斯泥板編號 G51顯示家中的神像是管治一個家族和擁有家族產業的象徵。因此拉班那麼著緊要為兒子們取回神像()。努斯泥板編號 P56為古代近東口頭祝福的重要性提供新的啟發。這泥板顯示在族長時期,口頭祝福是具有法律約束力,授予的祝福不能撤回。這解釋了為何以撒在他發現受騙後不能變更他的祝福(創世記27:33-41)。拉結與丈夫雅各逃奔前,偷了父親拉班家中的神像,並收藏在駱駝的馱簍裡,並坐在上頭(創世記31:19,34)。努斯泥板編號 G51顯示家中的神像是管治一個家族和擁有家族產業的象徵。因此拉班那麼著緊要為兒子們取回神像(創世記31:1,30)。考古學發現也為約瑟在波提乏家的故事提供背景資料。埃及蒲草文獻顯示埃及人極喜歡迦南的奴隸,也有埃及的紀念碑提及大戶人家的管家,即約瑟的職位。另外,在埃及中部亞馬那土堆(Tell el Amarna)的出土大宅的圖積,要往屋後的儲物室,必須穿過內室,這解釋了為何波提乏的妻子每天都和約瑟說話。)。努斯泥板編號 P56為古代近東口頭祝福的重要性提供新的啟發。這泥板顯示在族長時期,口頭祝福是具有法律約束力,授予的祝福不能撤回。這解釋了為何以撒在他發現受騙後不能變更他的祝福(創世記27:33-41)。拉結與丈夫雅各逃奔前,偷了父親拉班家中的神像,並收藏在駱駝的馱簍裡,並坐在上頭(創世記31:19,34)。努斯泥板編號 G51顯示家中的神像是管治一個家族和擁有家族產業的象徵。因此拉班那麼著緊要為兒子們取回神像(創世記31:1,30)。考古學發現也為約瑟在波提乏家的故事提供背景資料。埃及蒲草文獻顯示埃及人極喜歡迦南的奴隸,也有埃及的紀念碑提及大戶人家的管家,即約瑟的職位。另外,在埃及中部亞馬那土堆(Tell el Amarna)的出土大宅的圖積,要往屋後的儲物室,必須穿過內室,這解釋了為何波提乏的妻子每天都和約瑟說話。創世記38:8猶大叫他的兒子俄南娶哥哥的遺孀,這是摩西律法娶自己兄弟的未亡人為妻的條例()。努斯泥板編號 P56為古代近東口頭祝福的重要性提供新的啟發。這泥板顯示在族長時期,口頭祝福是具有法律約束力,授予的祝福不能撤回。這解釋了為何以撒在他發現受騙後不能變更他的祝福(創世記27:33-41)。拉結與丈夫雅各逃奔前,偷了父親拉班家中的神像,並收藏在駱駝的馱簍裡,並坐在上頭(創世記31:19,34)。努斯泥板編號 G51顯示家中的神像是管治一個家族和擁有家族產業的象徵。因此拉班那麼著緊要為兒子們取回神像(創世記31:1,30)。考古學發現也為約瑟在波提乏家的故事提供背景資料。埃及蒲草文獻顯示埃及人極喜歡迦南的奴隸,也有埃及的紀念碑提及大戶人家的管家,即約瑟的職位。另外,在埃及中部亞馬那土堆(Tell el Amarna)的出土大宅的圖積,要往屋後的儲物室,必須穿過內室,這解釋了為何波提乏的妻子每天都和約瑟說話。創世記38:8猶大叫他的兒子俄南娶哥哥的遺孀,這是摩西律法娶自己兄弟的未亡人為妻的條例(申命記25:5-10, )。努斯泥板編號 P56為古代近東口頭祝福的重要性提供新的啟發。這泥板顯示在族長時期,口頭祝福是具有法律約束力,授予的祝福不能撤回。這解釋了為何以撒在他發現受騙後不能變更他的祝福(創世記27:33-41)。拉結與丈夫雅各逃奔前,偷了父親拉班家中的神像,並收藏在駱駝的馱簍裡,並坐在上頭(創世記31:19,34)。努斯泥板編號 G51顯示家中的神像是管治一個家族和擁有家族產業的象徵。因此拉班那麼著緊要為兒子們取回神像(創世記31:1,30)。考古學發現也為約瑟在波提乏家的故事提供背景資料。埃及蒲草文獻顯示埃及人極喜歡迦南的奴隸,也有埃及的紀念碑提及大戶人家的管家,即約瑟的職位。另外,在埃及中部亞馬那土堆(Tell el Amarna)的出土大宅的圖積,要往屋後的儲物室,必須穿過內室,這解釋了為何波提乏的妻子每天都和約瑟說話。創世記38:8猶大叫他的兒子俄南娶哥哥的遺孀,這是摩西律法娶自己兄弟的未亡人為妻的條例(申命記25:5-10, 參馬太福音22:23-33)。在努斯泥板也有先例可援。泥板記錄了一名父親的遺願:如果他的兒子身故,遺孀要嫁給他的其他兒子。雅各和約瑟的遺體在埃及被制成木乃伊()。努斯泥板編號 P56為古代近東口頭祝福的重要性提供新的啟發。這泥板顯示在族長時期,口頭祝福是具有法律約束力,授予的祝福不能撤回。這解釋了為何以撒在他發現受騙後不能變更他的祝福(創世記27:33-41)。拉結與丈夫雅各逃奔前,偷了父親拉班家中的神像,並收藏在駱駝的馱簍裡,並坐在上頭(創世記31:19,34)。努斯泥板編號 G51顯示家中的神像是管治一個家族和擁有家族產業的象徵。因此拉班那麼著緊要為兒子們取回神像(創世記31:1,30)。考古學發現也為約瑟在波提乏家的故事提供背景資料。埃及蒲草文獻顯示埃及人極喜歡迦南的奴隸,也有埃及的紀念碑提及大戶人家的管家,即約瑟的職位。另外,在埃及中部亞馬那土堆(Tell el Amarna)的出土大宅的圖積,要往屋後的儲物室,必須穿過內室,這解釋了為何波提乏的妻子每天都和約瑟說話。創世記38:8猶大叫他的兒子俄南娶哥哥的遺孀,這是摩西律法娶自己兄弟的未亡人為妻的條例(申命記25:5-10, 參馬太福音22:23-33)。在努斯泥板也有先例可援。泥板記錄了一名父親的遺願:如果他的兒子身故,遺孀要嫁給他的其他兒子。雅各和約瑟的遺體在埃及被制成木乃伊(創世記50:2-3,26)。埃及早在公元前2500年便有將王族、高級官員和有錢人的遺體制成木乃伊的習俗。首先將內臟取出放入骨罈(除了心臟和腎臟),接著是用40-70日使用泡鹼(一種碳化鈉物質)使屍體脫水,接著用浸透樹脂的細麻布填滿胸部和腹部,在屍身抹上香料,然後用細麻布包紮,再放進一個彩繪的木棺中。

接受正規的教育是社會上優越的待遇,而摩西「學盡了埃及人的一切學問」(使徒行傳 7:22)。除了閱讀和書寫,相信摩西還學了數學和音樂。在以色列,教育主要是在家裡由父母教導子女屬靈和道德的原則(申命記6:6-9; 接受正規的教育是社會上優越的待遇,而摩西「學盡了埃及人的一切學問」(使徒行傳 7:22)。除了閱讀和書寫,相信摩西還學了數學和音樂。在以色列,教育主要是在家裡由父母教導子女屬靈和道德的原則(申命記6:6-9; 箴言1:8-9; 接受正規的教育是社會上優越的待遇,而摩西「學盡了埃及人的一切學問」(使徒行傳 7:22)。除了閱讀和書寫,相信摩西還學了數學和音樂。在以色列,教育主要是在家裡由父母教導子女屬靈和道德的原則(申命記6:6-9; 箴言1:8-9; 4:1-13)和一些技能。以色列人從巴比倫被擄回歸後,會堂敬拜被建立起來,男孩在會堂的學校學習聖經和他勒目(Talmud 猶太人的傳統和律法的註解)。相信耶穌也在拿撒勒的會堂學校裡學習。大掃的掃羅擁有優越地位,在著名拉比迦瑪列門下學習(使徒行傳22:3)。巴勒斯坦的屋,通常是用在太陽下曬乾的泥磚搭建(「土屋」接受正規的教育是社會上優越的待遇,而摩西「學盡了埃及人的一切學問」(使徒行傳 7:22)。除了閱讀和書寫,相信摩西還學了數學和音樂。在以色列,教育主要是在家裡由父母教導子女屬靈和道德的原則(申命記6:6-9; 箴言1:8-9; 4:1-13)和一些技能。以色列人從巴比倫被擄回歸後,會堂敬拜被建立起來,男孩在會堂的學校學習聖經和他勒目(Talmud 猶太人的傳統和律法的註解)。相信耶穌也在拿撒勒的會堂學校裡學習。大掃的掃羅擁有優越地位,在著名拉比迦瑪列門下學習(使徒行傳22:3)。巴勒斯坦的屋,通常是用在太陽下曬乾的泥磚搭建(「土屋」約伯記4:19),而屋頂是茅草和泥,因此草能在屋頂生長(「願他們像屋頂上的草」接受正規的教育是社會上優越的待遇,而摩西「學盡了埃及人的一切學問」(使徒行傳 7:22)。除了閱讀和書寫,相信摩西還學了數學和音樂。在以色列,教育主要是在家裡由父母教導子女屬靈和道德的原則(申命記6:6-9; 箴言1:8-9; 4:1-13)和一些技能。以色列人從巴比倫被擄回歸後,會堂敬拜被建立起來,男孩在會堂的學校學習聖經和他勒目(Talmud 猶太人的傳統和律法的註解)。相信耶穌也在拿撒勒的會堂學校裡學習。大掃的掃羅擁有優越地位,在著名拉比迦瑪列門下學習(使徒行傳22:3)。巴勒斯坦的屋,通常是用在太陽下曬乾的泥磚搭建(「土屋」約伯記4:19),而屋頂是茅草和泥,因此草能在屋頂生長(「願他們像屋頂上的草」詩篇129:6);而屋頂可以開個洞,稍後再修補,就如將癱子從屋頂縋下的情況(接受正規的教育是社會上優越的待遇,而摩西「學盡了埃及人的一切學問」(使徒行傳 7:22)。除了閱讀和書寫,相信摩西還學了數學和音樂。在以色列,教育主要是在家裡由父母教導子女屬靈和道德的原則(申命記6:6-9; 箴言1:8-9; 4:1-13)和一些技能。以色列人從巴比倫被擄回歸後,會堂敬拜被建立起來,男孩在會堂的學校學習聖經和他勒目(Talmud 猶太人的傳統和律法的註解)。相信耶穌也在拿撒勒的會堂學校裡學習。大掃的掃羅擁有優越地位,在著名拉比迦瑪列門下學習(使徒行傳22:3)。巴勒斯坦的屋,通常是用在太陽下曬乾的泥磚搭建(「土屋」約伯記4:19),而屋頂是茅草和泥,因此草能在屋頂生長(「願他們像屋頂上的草」詩篇129:6);而屋頂可以開個洞,稍後再修補,就如將癱子從屋頂縋下的情況(馬可福音2:4; 接受正規的教育是社會上優越的待遇,而摩西「學盡了埃及人的一切學問」(使徒行傳 7:22)。除了閱讀和書寫,相信摩西還學了數學和音樂。在以色列,教育主要是在家裡由父母教導子女屬靈和道德的原則(申命記6:6-9; 箴言1:8-9; 4:1-13)和一些技能。以色列人從巴比倫被擄回歸後,會堂敬拜被建立起來,男孩在會堂的學校學習聖經和他勒目(Talmud 猶太人的傳統和律法的註解)。相信耶穌也在拿撒勒的會堂學校裡學習。大掃的掃羅擁有優越地位,在著名拉比迦瑪列門下學習(使徒行傳22:3)。巴勒斯坦的屋,通常是用在太陽下曬乾的泥磚搭建(「土屋」約伯記4:19),而屋頂是茅草和泥,因此草能在屋頂生長(「願他們像屋頂上的草」詩篇129:6);而屋頂可以開個洞,稍後再修補,就如將癱子從屋頂縋下的情況(馬可福音2:4; 路加福音5:19)。接受正規的教育是社會上優越的待遇,而摩西「學盡了埃及人的一切學問」(使徒行傳 7:22)。除了閱讀和書寫,相信摩西還學了數學和音樂。在以色列,教育主要是在家裡由父母教導子女屬靈和道德的原則(申命記6:6-9; 箴言1:8-9; 4:1-13)和一些技能。以色列人從巴比倫被擄回歸後,會堂敬拜被建立起來,男孩在會堂的學校學習聖經和他勒目(Talmud 猶太人的傳統和律法的註解)。相信耶穌也在拿撒勒的會堂學校裡學習。大掃的掃羅擁有優越地位,在著名拉比迦瑪列門下學習(使徒行傳22:3)。巴勒斯坦的屋,通常是用在太陽下曬乾的泥磚搭建(「土屋」約伯記4:19),而屋頂是茅草和泥,因此草能在屋頂生長(「願他們像屋頂上的草」詩篇129:6);而屋頂可以開個洞,稍後再修補,就如將癱子從屋頂縋下的情況(馬可福音2:4; 路加福音5:19)。按照申命記22:8 要求,要在屋頂上作欄杆,免得有人從那裡跌下來。在古代,屋頂有多種用途,包括:睡覺、儲物和禱告。接受正規的教育是社會上優越的待遇,而摩西「學盡了埃及人的一切學問」(使徒行傳 7:22)。除了閱讀和書寫,相信摩西還學了數學和音樂。在以色列,教育主要是在家裡由父母教導子女屬靈和道德的原則(申命記6:6-9; 箴言1:8-9; 4:1-13)和一些技能。以色列人從巴比倫被擄回歸後,會堂敬拜被建立起來,男孩在會堂的學校學習聖經和他勒目(Talmud 猶太人的傳統和律法的註解)。相信耶穌也在拿撒勒的會堂學校裡學習。大掃的掃羅擁有優越地位,在著名拉比迦瑪列門下學習(使徒行傳22:3)。巴勒斯坦的屋,通常是用在太陽下曬乾的泥磚搭建(「土屋」約伯記4:19),而屋頂是茅草和泥,因此草能在屋頂生長(「願他們像屋頂上的草」詩篇129:6);而屋頂可以開個洞,稍後再修補,就如將癱子從屋頂縋下的情況(馬可福音2:4; 路加福音5:19)。按照申命記22:8 要求,要在屋頂上作欄杆,免得有人從那裡跌下來。在古代,屋頂有多種用途,包括:睡覺、儲物和禱告。路得記4:7 脫鞋給當事人的習俗,是買贖、交易或定奪甚麼事的作證方式。努斯泥析也有論及將鞋交給對方作為物業買賣的證據。巴勒斯坦有很多羊,所以牧羊是一個很普遍的職業。在以農耕為業的家庭,通常由幼子負責照顧羊(接受正規的教育是社會上優越的待遇,而摩西「學盡了埃及人的一切學問」(使徒行傳 7:22)。除了閱讀和書寫,相信摩西還學了數學和音樂。在以色列,教育主要是在家裡由父母教導子女屬靈和道德的原則(申命記6:6-9; 箴言1:8-9; 4:1-13)和一些技能。以色列人從巴比倫被擄回歸後,會堂敬拜被建立起來,男孩在會堂的學校學習聖經和他勒目(Talmud 猶太人的傳統和律法的註解)。相信耶穌也在拿撒勒的會堂學校裡學習。大掃的掃羅擁有優越地位,在著名拉比迦瑪列門下學習(使徒行傳22:3)。巴勒斯坦的屋,通常是用在太陽下曬乾的泥磚搭建(「土屋」約伯記4:19),而屋頂是茅草和泥,因此草能在屋頂生長(「願他們像屋頂上的草」詩篇129:6);而屋頂可以開個洞,稍後再修補,就如將癱子從屋頂縋下的情況(馬可福音2:4; 路加福音5:19)。按照申命記22:8 要求,要在屋頂上作欄杆,免得有人從那裡跌下來。在古代,屋頂有多種用途,包括:睡覺、儲物和禱告。路得記4:7 脫鞋給當事人的習俗,是買贖、交易或定奪甚麼事的作證方式。努斯泥析也有論及將鞋交給對方作為物業買賣的證據。巴勒斯坦有很多羊,所以牧羊是一個很普遍的職業。在以農耕為業的家庭,通常由幼子負責照顧羊(撒母耳記上16:11)。牧童會攜帶一枝杖保護羊,避免野獸的襲擊,還會帶一枝桿去引領羊(接受正規的教育是社會上優越的待遇,而摩西「學盡了埃及人的一切學問」(使徒行傳 7:22)。除了閱讀和書寫,相信摩西還學了數學和音樂。在以色列,教育主要是在家裡由父母教導子女屬靈和道德的原則(申命記6:6-9; 箴言1:8-9; 4:1-13)和一些技能。以色列人從巴比倫被擄回歸後,會堂敬拜被建立起來,男孩在會堂的學校學習聖經和他勒目(Talmud 猶太人的傳統和律法的註解)。相信耶穌也在拿撒勒的會堂學校裡學習。大掃的掃羅擁有優越地位,在著名拉比迦瑪列門下學習(使徒行傳22:3)。巴勒斯坦的屋,通常是用在太陽下曬乾的泥磚搭建(「土屋」約伯記4:19),而屋頂是茅草和泥,因此草能在屋頂生長(「願他們像屋頂上的草」詩篇129:6);而屋頂可以開個洞,稍後再修補,就如將癱子從屋頂縋下的情況(馬可福音2:4; 路加福音5:19)。按照申命記22:8 要求,要在屋頂上作欄杆,免得有人從那裡跌下來。在古代,屋頂有多種用途,包括:睡覺、儲物和禱告。路得記4:7 脫鞋給當事人的習俗,是買贖、交易或定奪甚麼事的作證方式。努斯泥析也有論及將鞋交給對方作為物業買賣的證據。巴勒斯坦有很多羊,所以牧羊是一個很普遍的職業。在以農耕為業的家庭,通常由幼子負責照顧羊(撒母耳記上16:11)。牧童會攜帶一枝杖保護羊,避免野獸的襲擊,還會帶一枝桿去引領羊(詩篇23:4);當一個地方的草吃完時,牧童要帶領羊群到新草原(歷代誌上 接受正規的教育是社會上優越的待遇,而摩西「學盡了埃及人的一切學問」(使徒行傳 7:22)。除了閱讀和書寫,相信摩西還學了數學和音樂。在以色列,教育主要是在家裡由父母教導子女屬靈和道德的原則(申命記6:6-9; 箴言1:8-9; 4:1-13)和一些技能。以色列人從巴比倫被擄回歸後,會堂敬拜被建立起來,男孩在會堂的學校學習聖經和他勒目(Talmud 猶太人的傳統和律法的註解)。相信耶穌也在拿撒勒的會堂學校裡學習。大掃的掃羅擁有優越地位,在著名拉比迦瑪列門下學習(使徒行傳22:3)。巴勒斯坦的屋,通常是用在太陽下曬乾的泥磚搭建(「土屋」約伯記4:19),而屋頂是茅草和泥,因此草能在屋頂生長(「願他們像屋頂上的草」詩篇129:6);而屋頂可以開個洞,稍後再修補,就如將癱子從屋頂縋下的情況(馬可福音2:4; 路加福音5:19)。按照申命記22:8 要求,要在屋頂上作欄杆,免得有人從那裡跌下來。在古代,屋頂有多種用途,包括:睡覺、儲物和禱告。路得記4:7 脫鞋給當事人的習俗,是買贖、交易或定奪甚麼事的作證方式。努斯泥析也有論及將鞋交給對方作為物業買賣的證據。巴勒斯坦有很多羊,所以牧羊是一個很普遍的職業。在以農耕為業的家庭,通常由幼子負責照顧羊(撒母耳記上16:11)。牧童會攜帶一枝杖保護羊,避免野獸的襲擊,還會帶一枝桿去引領羊(詩篇23:4);當一個地方的草吃完時,牧童要帶領羊群到新草原(歷代誌上 4:39)和帶領羊群到溪澗和平靜的池塘喝水(詩篇23:2),假如沒有羊可飲用的水源,牧童就會由井中打水給羊喝(接受正規的教育是社會上優越的待遇,而摩西「學盡了埃及人的一切學問」(使徒行傳 7:22)。除了閱讀和書寫,相信摩西還學了數學和音樂。在以色列,教育主要是在家裡由父母教導子女屬靈和道德的原則(申命記6:6-9; 箴言1:8-9; 4:1-13)和一些技能。以色列人從巴比倫被擄回歸後,會堂敬拜被建立起來,男孩在會堂的學校學習聖經和他勒目(Talmud 猶太人的傳統和律法的註解)。相信耶穌也在拿撒勒的會堂學校裡學習。大掃的掃羅擁有優越地位,在著名拉比迦瑪列門下學習(使徒行傳22:3)。巴勒斯坦的屋,通常是用在太陽下曬乾的泥磚搭建(「土屋」約伯記4:19),而屋頂是茅草和泥,因此草能在屋頂生長(「願他們像屋頂上的草」詩篇129:6);而屋頂可以開個洞,稍後再修補,就如將癱子從屋頂縋下的情況(馬可福音2:4; 路加福音5:19)。按照申命記22:8 要求,要在屋頂上作欄杆,免得有人從那裡跌下來。在古代,屋頂有多種用途,包括:睡覺、儲物和禱告。路得記4:7 脫鞋給當事人的習俗,是買贖、交易或定奪甚麼事的作證方式。努斯泥析也有論及將鞋交給對方作為物業買賣的證據。巴勒斯坦有很多羊,所以牧羊是一個很普遍的職業。在以農耕為業的家庭,通常由幼子負責照顧羊(撒母耳記上16:11)。牧童會攜帶一枝杖保護羊,避免野獸的襲擊,還會帶一枝桿去引領羊(詩篇23:4);當一個地方的草吃完時,牧童要帶領羊群到新草原(歷代誌上 4:39)和帶領羊群到溪澗和平靜的池塘喝水(詩篇23:2),假如沒有羊可飲用的水源,牧童就會由井中打水給羊喝(創世記29:7-10)。喝水的時候,不同的羊群會混在一起,但只要牧童呼喚,羊群便很容易分開。羊會分辨牧童的聲音,不會跟陌生人走(接受正規的教育是社會上優越的待遇,而摩西「學盡了埃及人的一切學問」(使徒行傳 7:22)。除了閱讀和書寫,相信摩西還學了數學和音樂。在以色列,教育主要是在家裡由父母教導子女屬靈和道德的原則(申命記6:6-9; 箴言1:8-9; 4:1-13)和一些技能。以色列人從巴比倫被擄回歸後,會堂敬拜被建立起來,男孩在會堂的學校學習聖經和他勒目(Talmud 猶太人的傳統和律法的註解)。相信耶穌也在拿撒勒的會堂學校裡學習。大掃的掃羅擁有優越地位,在著名拉比迦瑪列門下學習(使徒行傳22:3)。巴勒斯坦的屋,通常是用在太陽下曬乾的泥磚搭建(「土屋」約伯記4:19),而屋頂是茅草和泥,因此草能在屋頂生長(「願他們像屋頂上的草」詩篇129:6);而屋頂可以開個洞,稍後再修補,就如將癱子從屋頂縋下的情況(馬可福音2:4; 路加福音5:19)。按照申命記22:8 要求,要在屋頂上作欄杆,免得有人從那裡跌下來。在古代,屋頂有多種用途,包括:睡覺、儲物和禱告。路得記4:7 脫鞋給當事人的習俗,是買贖、交易或定奪甚麼事的作證方式。努斯泥析也有論及將鞋交給對方作為物業買賣的證據。巴勒斯坦有很多羊,所以牧羊是一個很普遍的職業。在以農耕為業的家庭,通常由幼子負責照顧羊(撒母耳記上16:11)。牧童會攜帶一枝杖保護羊,避免野獸的襲擊,還會帶一枝桿去引領羊(詩篇23:4);當一個地方的草吃完時,牧童要帶領羊群到新草原(歷代誌上 4:39)和帶領羊群到溪澗和平靜的池塘喝水(詩篇23:2),假如沒有羊可飲用的水源,牧童就會由井中打水給羊喝(創世記29:7-10)。喝水的時候,不同的羊群會混在一起,但只要牧童呼喚,羊群便很容易分開。羊會分辨牧童的聲音,不會跟陌生人走(參約翰福音10:4-5)。牧童也認識每一隻羊,他們會按羊的特性為大部份的羊或全部的羊改名(接受正規的教育是社會上優越的待遇,而摩西「學盡了埃及人的一切學問」(使徒行傳 7:22)。除了閱讀和書寫,相信摩西還學了數學和音樂。在以色列,教育主要是在家裡由父母教導子女屬靈和道德的原則(申命記6:6-9; 箴言1:8-9; 4:1-13)和一些技能。以色列人從巴比倫被擄回歸後,會堂敬拜被建立起來,男孩在會堂的學校學習聖經和他勒目(Talmud 猶太人的傳統和律法的註解)。相信耶穌也在拿撒勒的會堂學校裡學習。大掃的掃羅擁有優越地位,在著名拉比迦瑪列門下學習(使徒行傳22:3)。巴勒斯坦的屋,通常是用在太陽下曬乾的泥磚搭建(「土屋」約伯記4:19),而屋頂是茅草和泥,因此草能在屋頂生長(「願他們像屋頂上的草」詩篇129:6);而屋頂可以開個洞,稍後再修補,就如將癱子從屋頂縋下的情況(馬可福音2:4; 路加福音5:19)。按照申命記22:8 要求,要在屋頂上作欄杆,免得有人從那裡跌下來。在古代,屋頂有多種用途,包括:睡覺、儲物和禱告。路得記4:7 脫鞋給當事人的習俗,是買贖、交易或定奪甚麼事的作證方式。努斯泥析也有論及將鞋交給對方作為物業買賣的證據。巴勒斯坦有很多羊,所以牧羊是一個很普遍的職業。在以農耕為業的家庭,通常由幼子負責照顧羊(撒母耳記上16:11)。牧童會攜帶一枝杖保護羊,避免野獸的襲擊,還會帶一枝桿去引領羊(詩篇23:4);當一個地方的草吃完時,牧童要帶領羊群到新草原(歷代誌上 4:39)和帶領羊群到溪澗和平靜的池塘喝水(詩篇23:2),假如沒有羊可飲用的水源,牧童就會由井中打水給羊喝(創世記29:7-10)。喝水的時候,不同的羊群會混在一起,但只要牧童呼喚,羊群便很容易分開。羊會分辨牧童的聲音,不會跟陌生人走(參約翰福音10:4-5)。牧童也認識每一隻羊,他們會按羊的特性為大部份的羊或全部的羊改名(約翰福音10:3,14),他知曉每一頭羊的狀況(接受正規的教育是社會上優越的待遇,而摩西「學盡了埃及人的一切學問」(使徒行傳 7:22)。除了閱讀和書寫,相信摩西還學了數學和音樂。在以色列,教育主要是在家裡由父母教導子女屬靈和道德的原則(申命記6:6-9; 箴言1:8-9; 4:1-13)和一些技能。以色列人從巴比倫被擄回歸後,會堂敬拜被建立起來,男孩在會堂的學校學習聖經和他勒目(Talmud 猶太人的傳統和律法的註解)。相信耶穌也在拿撒勒的會堂學校裡學習。大掃的掃羅擁有優越地位,在著名拉比迦瑪列門下學習(使徒行傳22:3)。巴勒斯坦的屋,通常是用在太陽下曬乾的泥磚搭建(「土屋」約伯記4:19),而屋頂是茅草和泥,因此草能在屋頂生長(「願他們像屋頂上的草」詩篇129:6);而屋頂可以開個洞,稍後再修補,就如將癱子從屋頂縋下的情況(馬可福音2:4; 路加福音5:19)。按照申命記22:8 要求,要在屋頂上作欄杆,免得有人從那裡跌下來。在古代,屋頂有多種用途,包括:睡覺、儲物和禱告。路得記4:7 脫鞋給當事人的習俗,是買贖、交易或定奪甚麼事的作證方式。努斯泥析也有論及將鞋交給對方作為物業買賣的證據。巴勒斯坦有很多羊,所以牧羊是一個很普遍的職業。在以農耕為業的家庭,通常由幼子負責照顧羊(撒母耳記上16:11)。牧童會攜帶一枝杖保護羊,避免野獸的襲擊,還會帶一枝桿去引領羊(詩篇23:4);當一個地方的草吃完時,牧童要帶領羊群到新草原(歷代誌上 4:39)和帶領羊群到溪澗和平靜的池塘喝水(詩篇23:2),假如沒有羊可飲用的水源,牧童就會由井中打水給羊喝(創世記29:7-10)。喝水的時候,不同的羊群會混在一起,但只要牧童呼喚,羊群便很容易分開。羊會分辨牧童的聲音,不會跟陌生人走(參約翰福音10:4-5)。牧童也認識每一隻羊,他們會按羊的特性為大部份的羊或全部的羊改名(約翰福音10:3,14),他知曉每一頭羊的狀況(箴言27:23),就算一頭羊走失了也能發現,並且會尋回那些失迷的羊(接受正規的教育是社會上優越的待遇,而摩西「學盡了埃及人的一切學問」(使徒行傳 7:22)。除了閱讀和書寫,相信摩西還學了數學和音樂。在以色列,教育主要是在家裡由父母教導子女屬靈和道德的原則(申命記6:6-9; 箴言1:8-9; 4:1-13)和一些技能。以色列人從巴比倫被擄回歸後,會堂敬拜被建立起來,男孩在會堂的學校學習聖經和他勒目(Talmud 猶太人的傳統和律法的註解)。相信耶穌也在拿撒勒的會堂學校裡學習。大掃的掃羅擁有優越地位,在著名拉比迦瑪列門下學習(使徒行傳22:3)。巴勒斯坦的屋,通常是用在太陽下曬乾的泥磚搭建(「土屋」約伯記4:19),而屋頂是茅草和泥,因此草能在屋頂生長(「願他們像屋頂上的草」詩篇129:6);而屋頂可以開個洞,稍後再修補,就如將癱子從屋頂縋下的情況(馬可福音2:4; 路加福音5:19)。按照申命記22:8 要求,要在屋頂上作欄杆,免得有人從那裡跌下來。在古代,屋頂有多種用途,包括:睡覺、儲物和禱告。路得記4:7 脫鞋給當事人的習俗,是買贖、交易或定奪甚麼事的作證方式。努斯泥析也有論及將鞋交給對方作為物業買賣的證據。巴勒斯坦有很多羊,所以牧羊是一個很普遍的職業。在以農耕為業的家庭,通常由幼子負責照顧羊(撒母耳記上16:11)。牧童會攜帶一枝杖保護羊,避免野獸的襲擊,還會帶一枝桿去引領羊(詩篇23:4);當一個地方的草吃完時,牧童要帶領羊群到新草原(歷代誌上 4:39)和帶領羊群到溪澗和平靜的池塘喝水(詩篇23:2),假如沒有羊可飲用的水源,牧童就會由井中打水給羊喝(創世記29:7-10)。喝水的時候,不同的羊群會混在一起,但只要牧童呼喚,羊群便很容易分開。羊會分辨牧童的聲音,不會跟陌生人走(參約翰福音10:4-5)。牧童也認識每一隻羊,他們會按羊的特性為大部份的羊或全部的羊改名(約翰福音10:3,14),他知曉每一頭羊的狀況(箴言27:23),就算一頭羊走失了也能發現,並且會尋回那些失迷的羊(參詩篇119:176; 接受正規的教育是社會上優越的待遇,而摩西「學盡了埃及人的一切學問」(使徒行傳 7:22)。除了閱讀和書寫,相信摩西還學了數學和音樂。在以色列,教育主要是在家裡由父母教導子女屬靈和道德的原則(申命記6:6-9; 箴言1:8-9; 4:1-13)和一些技能。以色列人從巴比倫被擄回歸後,會堂敬拜被建立起來,男孩在會堂的學校學習聖經和他勒目(Talmud 猶太人的傳統和律法的註解)。相信耶穌也在拿撒勒的會堂學校裡學習。大掃的掃羅擁有優越地位,在著名拉比迦瑪列門下學習(使徒行傳22:3)。巴勒斯坦的屋,通常是用在太陽下曬乾的泥磚搭建(「土屋」約伯記4:19),而屋頂是茅草和泥,因此草能在屋頂生長(「願他們像屋頂上的草」詩篇129:6);而屋頂可以開個洞,稍後再修補,就如將癱子從屋頂縋下的情況(馬可福音2:4; 路加福音5:19)。按照申命記22:8 要求,要在屋頂上作欄杆,免得有人從那裡跌下來。在古代,屋頂有多種用途,包括:睡覺、儲物和禱告。路得記4:7 脫鞋給當事人的習俗,是買贖、交易或定奪甚麼事的作證方式。努斯泥析也有論及將鞋交給對方作為物業買賣的證據。巴勒斯坦有很多羊,所以牧羊是一個很普遍的職業。在以農耕為業的家庭,通常由幼子負責照顧羊(撒母耳記上16:11)。牧童會攜帶一枝杖保護羊,避免野獸的襲擊,還會帶一枝桿去引領羊(詩篇23:4);當一個地方的草吃完時,牧童要帶領羊群到新草原(歷代誌上 4:39)和帶領羊群到溪澗和平靜的池塘喝水(詩篇23:2),假如沒有羊可飲用的水源,牧童就會由井中打水給羊喝(創世記29:7-10)。喝水的時候,不同的羊群會混在一起,但只要牧童呼喚,羊群便很容易分開。羊會分辨牧童的聲音,不會跟陌生人走(參約翰福音10:4-5)。牧童也認識每一隻羊,他們會按羊的特性為大部份的羊或全部的羊改名(約翰福音10:3,14),他知曉每一頭羊的狀況(箴言27:23),就算一頭羊走失了也能發現,並且會尋回那些失迷的羊(參詩篇119:176; 以賽亞書53:6),把羊放在肩上帶回羊欄(接受正規的教育是社會上優越的待遇,而摩西「學盡了埃及人的一切學問」(使徒行傳 7:22)。除了閱讀和書寫,相信摩西還學了數學和音樂。在以色列,教育主要是在家裡由父母教導子女屬靈和道德的原則(申命記6:6-9; 箴言1:8-9; 4:1-13)和一些技能。以色列人從巴比倫被擄回歸後,會堂敬拜被建立起來,男孩在會堂的學校學習聖經和他勒目(Talmud 猶太人的傳統和律法的註解)。相信耶穌也在拿撒勒的會堂學校裡學習。大掃的掃羅擁有優越地位,在著名拉比迦瑪列門下學習(使徒行傳22:3)。巴勒斯坦的屋,通常是用在太陽下曬乾的泥磚搭建(「土屋」約伯記4:19),而屋頂是茅草和泥,因此草能在屋頂生長(「願他們像屋頂上的草」詩篇129:6);而屋頂可以開個洞,稍後再修補,就如將癱子從屋頂縋下的情況(馬可福音2:4; 路加福音5:19)。按照申命記22:8 要求,要在屋頂上作欄杆,免得有人從那裡跌下來。在古代,屋頂有多種用途,包括:睡覺、儲物和禱告。路得記4:7 脫鞋給當事人的習俗,是買贖、交易或定奪甚麼事的作證方式。努斯泥析也有論及將鞋交給對方作為物業買賣的證據。巴勒斯坦有很多羊,所以牧羊是一個很普遍的職業。在以農耕為業的家庭,通常由幼子負責照顧羊(撒母耳記上16:11)。牧童會攜帶一枝杖保護羊,避免野獸的襲擊,還會帶一枝桿去引領羊(詩篇23:4);當一個地方的草吃完時,牧童要帶領羊群到新草原(歷代誌上 4:39)和帶領羊群到溪澗和平靜的池塘喝水(詩篇23:2),假如沒有羊可飲用的水源,牧童就會由井中打水給羊喝(創世記29:7-10)。喝水的時候,不同的羊群會混在一起,但只要牧童呼喚,羊群便很容易分開。羊會分辨牧童的聲音,不會跟陌生人走(參約翰福音10:4-5)。牧童也認識每一隻羊,他們會按羊的特性為大部份的羊或全部的羊改名(約翰福音10:3,14),他知曉每一頭羊的狀況(箴言27:23),就算一頭羊走失了也能發現,並且會尋回那些失迷的羊(參詩篇119:176; 以賽亞書53:6),把羊放在肩上帶回羊欄(路加福音15:5)。在東方,牧童不是趕羊,而是在前面引領羊群(接受正規的教育是社會上優越的待遇,而摩西「學盡了埃及人的一切學問」(使徒行傳 7:22)。除了閱讀和書寫,相信摩西還學了數學和音樂。在以色列,教育主要是在家裡由父母教導子女屬靈和道德的原則(申命記6:6-9; 箴言1:8-9; 4:1-13)和一些技能。以色列人從巴比倫被擄回歸後,會堂敬拜被建立起來,男孩在會堂的學校學習聖經和他勒目(Talmud 猶太人的傳統和律法的註解)。相信耶穌也在拿撒勒的會堂學校裡學習。大掃的掃羅擁有優越地位,在著名拉比迦瑪列門下學習(使徒行傳22:3)。巴勒斯坦的屋,通常是用在太陽下曬乾的泥磚搭建(「土屋」約伯記4:19),而屋頂是茅草和泥,因此草能在屋頂生長(「願他們像屋頂上的草」詩篇129:6);而屋頂可以開個洞,稍後再修補,就如將癱子從屋頂縋下的情況(馬可福音2:4; 路加福音5:19)。按照申命記22:8 要求,要在屋頂上作欄杆,免得有人從那裡跌下來。在古代,屋頂有多種用途,包括:睡覺、儲物和禱告。路得記4:7 脫鞋給當事人的習俗,是買贖、交易或定奪甚麼事的作證方式。努斯泥析也有論及將鞋交給對方作為物業買賣的證據。巴勒斯坦有很多羊,所以牧羊是一個很普遍的職業。在以農耕為業的家庭,通常由幼子負責照顧羊(撒母耳記上16:11)。牧童會攜帶一枝杖保護羊,避免野獸的襲擊,還會帶一枝桿去引領羊(詩篇23:4);當一個地方的草吃完時,牧童要帶領羊群到新草原(歷代誌上 4:39)和帶領羊群到溪澗和平靜的池塘喝水(詩篇23:2),假如沒有羊可飲用的水源,牧童就會由井中打水給羊喝(創世記29:7-10)。喝水的時候,不同的羊群會混在一起,但只要牧童呼喚,羊群便很容易分開。羊會分辨牧童的聲音,不會跟陌生人走(參約翰福音10:4-5)。牧童也認識每一隻羊,他們會按羊的特性為大部份的羊或全部的羊改名(約翰福音10:3,14),他知曉每一頭羊的狀況(箴言27:23),就算一頭羊走失了也能發現,並且會尋回那些失迷的羊(參詩篇119:176; 以賽亞書53:6),把羊放在肩上帶回羊欄(路加福音15:5)。在東方,牧童不是趕羊,而是在前面引領羊群(詩篇23:3; 接受正規的教育是社會上優越的待遇,而摩西「學盡了埃及人的一切學問」(使徒行傳 7:22)。除了閱讀和書寫,相信摩西還學了數學和音樂。在以色列,教育主要是在家裡由父母教導子女屬靈和道德的原則(申命記6:6-9; 箴言1:8-9; 4:1-13)和一些技能。以色列人從巴比倫被擄回歸後,會堂敬拜被建立起來,男孩在會堂的學校學習聖經和他勒目(Talmud 猶太人的傳統和律法的註解)。相信耶穌也在拿撒勒的會堂學校裡學習。大掃的掃羅擁有優越地位,在著名拉比迦瑪列門下學習(使徒行傳22:3)。巴勒斯坦的屋,通常是用在太陽下曬乾的泥磚搭建(「土屋」約伯記4:19),而屋頂是茅草和泥,因此草能在屋頂生長(「願他們像屋頂上的草」詩篇129:6);而屋頂可以開個洞,稍後再修補,就如將癱子從屋頂縋下的情況(馬可福音2:4; 路加福音5:19)。按照申命記22:8 要求,要在屋頂上作欄杆,免得有人從那裡跌下來。在古代,屋頂有多種用途,包括:睡覺、儲物和禱告。路得記4:7 脫鞋給當事人的習俗,是買贖、交易或定奪甚麼事的作證方式。努斯泥析也有論及將鞋交給對方作為物業買賣的證據。巴勒斯坦有很多羊,所以牧羊是一個很普遍的職業。在以農耕為業的家庭,通常由幼子負責照顧羊(撒母耳記上16:11)。牧童會攜帶一枝杖保護羊,避免野獸的襲擊,還會帶一枝桿去引領羊(詩篇23:4);當一個地方的草吃完時,牧童要帶領羊群到新草原(歷代誌上 4:39)和帶領羊群到溪澗和平靜的池塘喝水(詩篇23:2),假如沒有羊可飲用的水源,牧童就會由井中打水給羊喝(創世記29:7-10)。喝水的時候,不同的羊群會混在一起,但只要牧童呼喚,羊群便很容易分開。羊會分辨牧童的聲音,不會跟陌生人走(參約翰福音10:4-5)。牧童也認識每一隻羊,他們會按羊的特性為大部份的羊或全部的羊改名(約翰福音10:3,14),他知曉每一頭羊的狀況(箴言27:23),就算一頭羊走失了也能發現,並且會尋回那些失迷的羊(參詩篇119:176; 以賽亞書53:6),把羊放在肩上帶回羊欄(路加福音15:5)。在東方,牧童不是趕羊,而是在前面引領羊群(詩篇23:3; 約翰福音19:4),他會伴著那些因乳養小羊而落後的母羊(接受正規的教育是社會上優越的待遇,而摩西「學盡了埃及人的一切學問」(使徒行傳 7:22)。除了閱讀和書寫,相信摩西還學了數學和音樂。在以色列,教育主要是在家裡由父母教導子女屬靈和道德的原則(申命記6:6-9; 箴言1:8-9; 4:1-13)和一些技能。以色列人從巴比倫被擄回歸後,會堂敬拜被建立起來,男孩在會堂的學校學習聖經和他勒目(Talmud 猶太人的傳統和律法的註解)。相信耶穌也在拿撒勒的會堂學校裡學習。大掃的掃羅擁有優越地位,在著名拉比迦瑪列門下學習(使徒行傳22:3)。巴勒斯坦的屋,通常是用在太陽下曬乾的泥磚搭建(「土屋」約伯記4:19),而屋頂是茅草和泥,因此草能在屋頂生長(「願他們像屋頂上的草」詩篇129:6);而屋頂可以開個洞,稍後再修補,就如將癱子從屋頂縋下的情況(馬可福音2:4; 路加福音5:19)。按照申命記22:8 要求,要在屋頂上作欄杆,免得有人從那裡跌下來。在古代,屋頂有多種用途,包括:睡覺、儲物和禱告。路得記4:7 脫鞋給當事人的習俗,是買贖、交易或定奪甚麼事的作證方式。努斯泥析也有論及將鞋交給對方作為物業買賣的證據。巴勒斯坦有很多羊,所以牧羊是一個很普遍的職業。在以農耕為業的家庭,通常由幼子負責照顧羊(撒母耳記上16:11)。牧童會攜帶一枝杖保護羊,避免野獸的襲擊,還會帶一枝桿去引領羊(詩篇23:4);當一個地方的草吃完時,牧童要帶領羊群到新草原(歷代誌上 4:39)和帶領羊群到溪澗和平靜的池塘喝水(詩篇23:2),假如沒有羊可飲用的水源,牧童就會由井中打水給羊喝(創世記29:7-10)。喝水的時候,不同的羊群會混在一起,但只要牧童呼喚,羊群便很容易分開。羊會分辨牧童的聲音,不會跟陌生人走(參約翰福音10:4-5)。牧童也認識每一隻羊,他們會按羊的特性為大部份的羊或全部的羊改名(約翰福音10:3,14),他知曉每一頭羊的狀況(箴言27:23),就算一頭羊走失了也能發現,並且會尋回那些失迷的羊(參詩篇119:176; 以賽亞書53:6),把羊放在肩上帶回羊欄(路加福音15:5)。在東方,牧童不是趕羊,而是在前面引領羊群(詩篇23:3; 約翰福音19:4),他會伴著那些因乳養小羊而落後的母羊(以賽亞書40:11),他會用油膏了那些有病和受傷的羊(接受正規的教育是社會上優越的待遇,而摩西「學盡了埃及人的一切學問」(使徒行傳 7:22)。除了閱讀和書寫,相信摩西還學了數學和音樂。在以色列,教育主要是在家裡由父母教導子女屬靈和道德的原則(申命記6:6-9; 箴言1:8-9; 4:1-13)和一些技能。以色列人從巴比倫被擄回歸後,會堂敬拜被建立起來,男孩在會堂的學校學習聖經和他勒目(Talmud 猶太人的傳統和律法的註解)。相信耶穌也在拿撒勒的會堂學校裡學習。大掃的掃羅擁有優越地位,在著名拉比迦瑪列門下學習(使徒行傳22:3)。巴勒斯坦的屋,通常是用在太陽下曬乾的泥磚搭建(「土屋」約伯記4:19),而屋頂是茅草和泥,因此草能在屋頂生長(「願他們像屋頂上的草」詩篇129:6);而屋頂可以開個洞,稍後再修補,就如將癱子從屋頂縋下的情況(馬可福音2:4; 路加福音5:19)。按照申命記22:8 要求,要在屋頂上作欄杆,免得有人從那裡跌下來。在古代,屋頂有多種用途,包括:睡覺、儲物和禱告。路得記4:7 脫鞋給當事人的習俗,是買贖、交易或定奪甚麼事的作證方式。努斯泥析也有論及將鞋交給對方作為物業買賣的證據。巴勒斯坦有很多羊,所以牧羊是一個很普遍的職業。在以農耕為業的家庭,通常由幼子負責照顧羊(撒母耳記上16:11)。牧童會攜帶一枝杖保護羊,避免野獸的襲擊,還會帶一枝桿去引領羊(詩篇23:4);當一個地方的草吃完時,牧童要帶領羊群到新草原(歷代誌上 4:39)和帶領羊群到溪澗和平靜的池塘喝水(詩篇23:2),假如沒有羊可飲用的水源,牧童就會由井中打水給羊喝(創世記29:7-10)。喝水的時候,不同的羊群會混在一起,但只要牧童呼喚,羊群便很容易分開。羊會分辨牧童的聲音,不會跟陌生人走(參約翰福音10:4-5)。牧童也認識每一隻羊,他們會按羊的特性為大部份的羊或全部的羊改名(約翰福音10:3,14),他知曉每一頭羊的狀況(箴言27:23),就算一頭羊走失了也能發現,並且會尋回那些失迷的羊(參詩篇119:176; 以賽亞書53:6),把羊放在肩上帶回羊欄(路加福音15:5)。在東方,牧童不是趕羊,而是在前面引領羊群(詩篇23:3; 約翰福音19:4),他會伴著那些因乳養小羊而落後的母羊(以賽亞書40:11),他會用油膏了那些有病和受傷的羊(詩篇23:5),在夜間看守羊群(接受正規的教育是社會上優越的待遇,而摩西「學盡了埃及人的一切學問」(使徒行傳 7:22)。除了閱讀和書寫,相信摩西還學了數學和音樂。在以色列,教育主要是在家裡由父母教導子女屬靈和道德的原則(申命記6:6-9; 箴言1:8-9; 4:1-13)和一些技能。以色列人從巴比倫被擄回歸後,會堂敬拜被建立起來,男孩在會堂的學校學習聖經和他勒目(Talmud 猶太人的傳統和律法的註解)。相信耶穌也在拿撒勒的會堂學校裡學習。大掃的掃羅擁有優越地位,在著名拉比迦瑪列門下學習(使徒行傳22:3)。巴勒斯坦的屋,通常是用在太陽下曬乾的泥磚搭建(「土屋」約伯記4:19),而屋頂是茅草和泥,因此草能在屋頂生長(「願他們像屋頂上的草」詩篇129:6);而屋頂可以開個洞,稍後再修補,就如將癱子從屋頂縋下的情況(馬可福音2:4; 路加福音5:19)。按照申命記22:8 要求,要在屋頂上作欄杆,免得有人從那裡跌下來。在古代,屋頂有多種用途,包括:睡覺、儲物和禱告。路得記4:7 脫鞋給當事人的習俗,是買贖、交易或定奪甚麼事的作證方式。努斯泥析也有論及將鞋交給對方作為物業買賣的證據。巴勒斯坦有很多羊,所以牧羊是一個很普遍的職業。在以農耕為業的家庭,通常由幼子負責照顧羊(撒母耳記上16:11)。牧童會攜帶一枝杖保護羊,避免野獸的襲擊,還會帶一枝桿去引領羊(詩篇23:4);當一個地方的草吃完時,牧童要帶領羊群到新草原(歷代誌上 4:39)和帶領羊群到溪澗和平靜的池塘喝水(詩篇23:2),假如沒有羊可飲用的水源,牧童就會由井中打水給羊喝(創世記29:7-10)。喝水的時候,不同的羊群會混在一起,但只要牧童呼喚,羊群便很容易分開。羊會分辨牧童的聲音,不會跟陌生人走(參約翰福音10:4-5)。牧童也認識每一隻羊,他們會按羊的特性為大部份的羊或全部的羊改名(約翰福音10:3,14),他知曉每一頭羊的狀況(箴言27:23),就算一頭羊走失了也能發現,並且會尋回那些失迷的羊(參詩篇119:176; 以賽亞書53:6),把羊放在肩上帶回羊欄(路加福音15:5)。在東方,牧童不是趕羊,而是在前面引領羊群(詩篇23:3; 約翰福音19:4),他會伴著那些因乳養小羊而落後的母羊(以賽亞書40:11),他會用油膏了那些有病和受傷的羊(詩篇23:5),在夜間看守羊群(路加福音2:8),保守牠們不受賊(約翰福音 接受正規的教育是社會上優越的待遇,而摩西「學盡了埃及人的一切學問」(使徒行傳 7:22)。除了閱讀和書寫,相信摩西還學了數學和音樂。在以色列,教育主要是在家裡由父母教導子女屬靈和道德的原則(申命記6:6-9; 箴言1:8-9; 4:1-13)和一些技能。以色列人從巴比倫被擄回歸後,會堂敬拜被建立起來,男孩在會堂的學校學習聖經和他勒目(Talmud 猶太人的傳統和律法的註解)。相信耶穌也在拿撒勒的會堂學校裡學習。大掃的掃羅擁有優越地位,在著名拉比迦瑪列門下學習(使徒行傳22:3)。巴勒斯坦的屋,通常是用在太陽下曬乾的泥磚搭建(「土屋」約伯記4:19),而屋頂是茅草和泥,因此草能在屋頂生長(「願他們像屋頂上的草」詩篇129:6);而屋頂可以開個洞,稍後再修補,就如將癱子從屋頂縋下的情況(馬可福音2:4; 路加福音5:19)。按照申命記22:8 要求,要在屋頂上作欄杆,免得有人從那裡跌下來。在古代,屋頂有多種用途,包括:睡覺、儲物和禱告。路得記4:7 脫鞋給當事人的習俗,是買贖、交易或定奪甚麼事的作證方式。努斯泥析也有論及將鞋交給對方作為物業買賣的證據。巴勒斯坦有很多羊,所以牧羊是一個很普遍的職業。在以農耕為業的家庭,通常由幼子負責照顧羊(撒母耳記上16:11)。牧童會攜帶一枝杖保護羊,避免野獸的襲擊,還會帶一枝桿去引領羊(詩篇23:4);當一個地方的草吃完時,牧童要帶領羊群到新草原(歷代誌上 4:39)和帶領羊群到溪澗和平靜的池塘喝水(詩篇23:2),假如沒有羊可飲用的水源,牧童就會由井中打水給羊喝(創世記29:7-10)。喝水的時候,不同的羊群會混在一起,但只要牧童呼喚,羊群便很容易分開。羊會分辨牧童的聲音,不會跟陌生人走(參約翰福音10:4-5)。牧童也認識每一隻羊,他們會按羊的特性為大部份的羊或全部的羊改名(約翰福音10:3,14),他知曉每一頭羊的狀況(箴言27:23),就算一頭羊走失了也能發現,並且會尋回那些失迷的羊(參詩篇119:176; 以賽亞書53:6),把羊放在肩上帶回羊欄(路加福音15:5)。在東方,牧童不是趕羊,而是在前面引領羊群(詩篇23:3; 約翰福音19:4),他會伴著那些因乳養小羊而落後的母羊(以賽亞書40:11),他會用油膏了那些有病和受傷的羊(詩篇23:5),在夜間看守羊群(路加福音2:8),保守牠們不受賊(約翰福音 10:10)和野獸的攻擊。聖經時代出現的野獸不單是狼、土狼、貉和豹,還有獅子和熊(參撒母耳記上17:34-37)。東方的習俗通常是父母為兒子選擇新娘。因此,愛情發生在結婚以後(接受正規的教育是社會上優越的待遇,而摩西「學盡了埃及人的一切學問」(使徒行傳 7:22)。除了閱讀和書寫,相信摩西還學了數學和音樂。在以色列,教育主要是在家裡由父母教導子女屬靈和道德的原則(申命記6:6-9; 箴言1:8-9; 4:1-13)和一些技能。以色列人從巴比倫被擄回歸後,會堂敬拜被建立起來,男孩在會堂的學校學習聖經和他勒目(Talmud 猶太人的傳統和律法的註解)。相信耶穌也在拿撒勒的會堂學校裡學習。大掃的掃羅擁有優越地位,在著名拉比迦瑪列門下學習(使徒行傳22:3)。巴勒斯坦的屋,通常是用在太陽下曬乾的泥磚搭建(「土屋」約伯記4:19),而屋頂是茅草和泥,因此草能在屋頂生長(「願他們像屋頂上的草」詩篇129:6);而屋頂可以開個洞,稍後再修補,就如將癱子從屋頂縋下的情況(馬可福音2:4; 路加福音5:19)。按照申命記22:8 要求,要在屋頂上作欄杆,免得有人從那裡跌下來。在古代,屋頂有多種用途,包括:睡覺、儲物和禱告。路得記4:7 脫鞋給當事人的習俗,是買贖、交易或定奪甚麼事的作證方式。努斯泥析也有論及將鞋交給對方作為物業買賣的證據。巴勒斯坦有很多羊,所以牧羊是一個很普遍的職業。在以農耕為業的家庭,通常由幼子負責照顧羊(撒母耳記上16:11)。牧童會攜帶一枝杖保護羊,避免野獸的襲擊,還會帶一枝桿去引領羊(詩篇23:4);當一個地方的草吃完時,牧童要帶領羊群到新草原(歷代誌上 4:39)和帶領羊群到溪澗和平靜的池塘喝水(詩篇23:2),假如沒有羊可飲用的水源,牧童就會由井中打水給羊喝(創世記29:7-10)。喝水的時候,不同的羊群會混在一起,但只要牧童呼喚,羊群便很容易分開。羊會分辨牧童的聲音,不會跟陌生人走(參約翰福音10:4-5)。牧童也認識每一隻羊,他們會按羊的特性為大部份的羊或全部的羊改名(約翰福音10:3,14),他知曉每一頭羊的狀況(箴言27:23),就算一頭羊走失了也能發現,並且會尋回那些失迷的羊(參詩篇119:176; 以賽亞書53:6),把羊放在肩上帶回羊欄(路加福音15:5)。在東方,牧童不是趕羊,而是在前面引領羊群(詩篇23:3; 約翰福音19:4),他會伴著那些因乳養小羊而落後的母羊(以賽亞書40:11),他會用油膏了那些有病和受傷的羊(詩篇23:5),在夜間看守羊群(路加福音2:8),保守牠們不受賊(約翰福音 10:10)和野獸的攻擊。聖經時代出現的野獸不單是狼、土狼、貉和豹,還有獅子和熊(參撒母耳記上17:34-37)。東方的習俗通常是父母為兒子選擇新娘。因此,愛情發生在結婚以後(創世記24:67),雖然也有例外(創世記 29:18; 撒母耳記上 18:25)。在失錢的比喻中(路加福音 15:8-9),婦人那十塊錢可能是她禮金的一部份。訂婚是在見證人前的口頭承諾,一般在訂婚一年後結婚。馬利亞就是在訂親後但結婚前被發現「從聖靈懷了孕」(馬太福音 1:18)。結婚的典禮中,新郎的衣飾如貴族(參以賽亞書61:10),而新娘作悉心打扮(參耶利米書 2:32, 啟示錄 21:2)。新郎會到新娘的娘家,在一個歡樂的結婚儀式把她帶回家,這儀式包括唱歌跳舞(耶利米書7:34),又有很多隨行的人帶著火把和燈籠(參馬太福音 25:1-13十個童女的比喻)。抵達新郎的家後,一對新人會被帶到一個帳棚接受祝福。「管筵席」的(約翰福音 2:8-9)會主持婚筵,而賓客要穿禮服(參馬太福音22:12)。接著新娘和新郎由朋友的倍同,被帶到一間預先預備的房間,整個宴會有時會維持一個星期(士師記14:17)。

婦人會將陶罐放在肩上(創世記 24:15)或頭上,在早上或傍晚前往公家的井或泉打水。在約翰福音第四章的撒瑪利亞婦人獨自在猛烈的陽光下打水,因為她是一個被社會唾棄的人。當時主要是婦女帶著瓶子往打水的,所以若有男性帶著水瓶便十分容易分別出來,就如耶穌給門徒的指示(馬可福音 14:13)。

按東方的習俗,主人會派人促請嘉賓參加筵席(路加福音 14:23賓客被勉強參加,參使徒行傳 16:15)。那些被排除在宴會室的燈光外,會被認為被丟在「外面的黑暗裡」(馬太福音 8:12; 參 25:30)。

麵包是東方的主要食糧。因此,人們對這維持生命之糧心存敬畏。當耶穌說:「我是生命之糧(原文是麵包)」(約翰福音 6:35),祂把自己提供作靈命的養份。東方的習俗並不是用刀切麵包,而是用手擘開。「耶穌拿起餅來,祝謝了就擘開,遞給門徒,說:『你們拿去吃吧,這是我的身體。』」(馬太福音26:26)

猶太人用葡萄釀酒,葡萄在九月收成,把葡萄放在石酒榨,用腳踩踏(以賽亞書5:2)。酒榨分兩層,葡萄放在較淺的上層被踩碎,汁液流往較深的下層。酒會被放進瓶子或新皮袋裡作進一步的發酵。踹酒是歡樂的(耶利米書48:33),不過這也用來描述神的審判(以賽亞書63:2-6; 啟示錄19:15)。耶穌以酒指向祂生命的血,祂以祂的血買贖祂的子民、作為新約立約的血(馬太福音26:27-29; 彼得前書 1:18-19)。當客人進入一個家庭,主人會鞠躬和互相問安,還會親左右面頰(和合本譯作親嘴)。(耶穌對法利賽人西門說:『你沒有和我親嘴。』路加福音7:45)。接著會吩咐僕人用水替客人洗腳。因門徒從來沒有想像到耶穌會作這謙卑的角色,所以當耶穌在最後晚餐為門徒洗腳時,耶穌成了他們的僕人(參約翰福音13:4-5; 參路加福音7:44)。另一個習俗就是用欖橄油膏賓客(參路加福音7:46,有時油還會和香料混和)。在新約時代羅馬的習俗,他們使用三張斜倚的長沙發組成一個正方形的三邊(a triclinium),一個客人如左手支撐身體,就可以倚向後在另一人的胸膛和他私下說話;約翰和耶穌就是這樣私下說話(見約翰福音13:23-25; 參路加福音16:22)。最尊崇的位置是主人的右邊,其次是主人的左邊(參馬可福音10:35-37)。擘開的麵包就好像湯匙用來蘸醬汁來吃,醬汁放在一個共用的碗中。主人給客人蘸小塊麵包像徵友善(參約翰福音13:25-26)。

譯者註:文中的人名、地名或其他專有名詞坊間已有很多不同的譯名,譯者在這篇文中從已有的翻譯採用其一。若找不到中文譯名,便會沿用英文。

Report Inappropriate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