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here the world comes to study the Bible

第1章 绪论

一、序言

A. 先知书的性质

先知书所记载之信息均是双面性的(亦称为「预言之双指性」),按对象言:首要以当时百姓之景况为准,并与将来世人有关。先知书乃历史时代产品,为针对那时代之国中弊病;譬如社会伦理道德方面、国家政治管理方面、宗教生活状况方面,先知均以神的律法为行事之准绳。在斥责弊病时,先知的信息多涉及将来的事,指出在弥赛亚国度内,才有最完善的国政与民生实现。

按内容言:(1)审判(Judgment),为责备罪恶之昭彰,(2)安慰(Comfort),为训慰真神之慈爱。先知书的内容总不离这两方面的范围,一是宣告审判,一是宣告安慰;总是先审判,后安慰,这是先知书一贯的主题。先知先论及国家不断背离真神,而招致神之责罚;再宣告责打后,神如慈母般伸出疼爱之手抚摸伤处,安慰选民,并以将来弥赛亚国度之出现,作为最高安慰之焦点。

B. 先知书的内容

先知书的内容,借着先知的笔,神传达他管治选民国及全地之旨意,故所述时而论及选民,时而论及异邦,内容有下列数要点:

1. 对选民之警教

宣扬神之警告或责备,使他们能分辨是非,弃恶择善;使他们知道,若不悔改,日后受罚不是无缘故的。

2. 对选民之复兴

选民虽屡屡犯罪,却仍是选民,此与神无条件的选择有关;故神必眷顾其民,责打后使他们复兴,驱散后使他们归回。

3. 对弥赛亚之来临

神复兴选民之大计,与弥赛亚之来临有极密切之关系;选民虽能归回,若无一公义有权能之领导者掌政,他们之复兴与归回终必化为乌有。因此神应许给他们弥赛亚──神的受膏君,借着他的政权使选民与万族得福。

4. 对神国度之建立

先知论述神的国度必会取代选民的国度,也取代地上万国之国度;因这国度是以公义和平所建立,期限为永远。这国度必藉弥赛亚建立,在他的政权下,必得太平盛世,天国实现于人间。

5. 对外邦国之审判

外邦国必须明白,其存亡与地上之「中心国」以色列关系密切;将来的审判,皆因对神的选民国之仇恨表现。由此可见,外邦国得福与神的选民有关(参创12:3上);外邦国得咒诅也与神的选民有关(创12:3下)。

C. 先知书的文学

先知书之叙事文体为文学集锦,有丰富之文墨。其文学之使用,先知书内之叙事含异象、喻言、寓言、明喻、隐喻、谜喻、箴言、象征行动、象征名字、直述、预言、史实、宣讲、拟人、夸饰、伴名、换喻、类名、哀歌、预表、诗文、散文等等。因其文学广博,故研读时较为艰深。

D. 先知书的神学

先知书内的信息实是承先启后的神学。对摩西五经、历史书、诗歌而言,先知书的神学是继续性与扩展性;对新约的神学而言,是启迪性和完全性的。新约的神学要以先知书的神学作补充,才能明了(如禧年国)。先知书的神学主题包括下列五方面:

1. 神的王权(Sovereignty of God)

先知书内表彰神为统管万有的神,以色列要服在神的王权下,外邦国同样也要学习这功课。此点从先知责备以色列及外邦国的信息可见。

2. 国家社会的道德律(Moral Foundation of Israel)

先知的信息多针对当时国家社会不公平的现象,如贵贱贫富之悬殊、宗教道德之沉沦与破产。先知们大声疾呼,予以斥责。

3. 审判与安慰(Judgment and Comfort)

先知的神学是双面性的,一面宣告选民因罪,神必施审判,不能逃避;一面宣告神因与选民立约,他必施恩怜悯,眷顾百姓,复回国度。

4. 过去、现在与将来(Past, Present and Future)

先知不但宣告过去的罪、现在的罪,也宣告将来的结局。过去,选民屡屡犯罪,现在虽面临神的管教,仍怙恶不悛,将来的审判必不能逃脱。但他们毕竟是神的选民,神责打后也为他们疗伤。

5. 弥赛亚的国度(Messianic Kingdom)

神将来的眷顾是借着他的仆人弥赛亚施行的,弥赛亚为大卫之后裔,又得圣灵所充满,在选民当中复兴他们的国度,并作他们的王,以公义恩慈管理他们。

二、撒迦利亚书的介绍

A. 撒迦利亚其时代

以色列在巴比伦为奴七十年期满(参拉1章),神恩待他们,让他们重回自己的家乡,恢复独立生活,重建圣殿。此时,巴比伦国已陷于波斯国(539B. C. )。诚如先前藉先知哈巴谷所言,那残虐以色列的巴比伦亦受神所罚,亡于波斯手上(参哈2:4-20)。神逐步借着波斯古列王向选民国施恩。

归回后的翌年(535B. C. ),百姓已安放殿的基石,那时举国欢呼雀跃,悲喜之声混集一片,传至远方(参拉3:13),那是复兴的景象。但事情并非顺利乐观,反对建殿者诸多阻挠,建殿伟工霍然停顿,达十五年之久(参拉4:24)。

十五年内,神让他们看到自己只顾自家而忘记神家的光景,待他们属灵上的心预备好后,神才兴起先知来激励他们。换言之,神用十五年预备他们,再兴起先知当头棒喝,立奏功效。

当这十五年过去,到了520B. C. ,那是大利乌王第二年之时(大利乌王在522B. C. 九月登基);神兴起两名先知,哈该及撒迦利亚。他们先后(同年内)蒙召,神使用他们挑旺丧志的民族,慰抚沮丧的政治领袖如所罗巴伯和耶书亚。事实上,撒迦利亚的信息是有关政治性(如第一、二、三异象及两默示)及宗教性的(如第四异象及四篇信息);叫百姓得以鼓舞,重建圣殿,安稳在神之应许中。整个以色列的前途,在政治与宗教两方面是分不开的。

B. 撒迦利亚其人

536B. C. ,选民从被掳地归回,百废待举。当时民心涣散,失败与失望之阴影笼罩每一角落。圣殿的根基虽在,但四周荒凉,圣殿之工未竟,此时很需要属灵领袖带领百姓事奉神,撒迦利亚乃因应而生。

「撒迦利亚」是一个普通名字,在旧约中有三十一人同此名,意为「神必记念」。撒迦利亚与杰里迈亚、以西结同样出身于祭司家庭,是亚伦后裔,又作族长(尼12:12-16),他集祭司、先知、族长三职于一身1。撒迦利亚之父

名比利家(意「神的赐福」),祖父为易多(意「指定之时」),父子孙三人的名字合起来,便像一篇信息:「到了指定的日子,神必记念他的选民,而赐福」2──或许这亦是本书的中心思想吧!

撒迦利亚生于巴比伦(亚1:1;拉6:14;尼12:4-16),与首批余民归回。当尼赫迈亚为省长时,他承继父职任当时祭司长之一(尼12:12-16)。犹太遗传(他勒目)补述他与哈该、玛拉基、以斯拉均为犹太人公会议员3。他与哈该同时蒙召(520B. C. ,拉5:1),但他事奉时间较长,约五十年。初期教父皆记撒迦利亚得享寿终。

C. 撒迦利亚其书

1. 日期、地点与读者

a. 日期

(1)1至6章:在大利乌王第二年(亚1:1,520B. C. )写成。此段有关八个异象,均发生在同一个晚上。

(2)7至8章:在大利乌王第四年(亚7:1,518B. C. )写成。此段有关四篇信息,强调「化没有圣殿的悲哀为重建后的喜乐」。

(3)9至14章:在518B. C. 后写成,但无明确资料,从内容性质及文学的精湛来看,这必是作者晚年时的作品4。且此段预言弥赛亚的降临与其国的建立,是全书最精彩部份,故不用提及写作日期。

b. 地点

本书在耶路撒冷着成,是他尽先知职分的所在地。

c. 读者

为主前第六世纪末(536B. C. ),首批归回圣地的犹太人。

2. 目的与主旨

a. 目的

本书之主要目的,在鼓励被掳归回的选民重建圣殿。

(1)神为锡安大发热心,神已帮助建殿,故人当为锡安热心(亚1:14、16)。

(2)建殿工作虽有困难如大山,但必解除,且建殿工作必完成(亚4:4-7)。

(3)由于预言中的弥赛亚即将来临,故更应加速完成建殿(亚6:12-13)。

b. 主旨

「重建」──以圣殿之重建应用在圣民之宗教生活的重建上。

3. 结构与简纲

表一(结构)

章别

内容

主题

时代

1-6

八异象

重建圣殿及圣民

在波斯统治下

7-8

四信息

9-14

两默示

弥赛亚及其国度

在希腊、罗马及复兴的罗马统治下

表二(简纲)

I. 八异象(1-6章)

A. 首四异象(1-3章)

B. 后四异象(4-6章)

II. 四信息(7-8章)

A. 首二篇(7章)

B. 后二篇(8章)

III. 二默示(9-14章)

A. 首默示(9-11章):从先知至基督

B. 次默示(12-14章):末战争至国度立

4. 特征

圣经各经卷自有独特之处,撒迦利亚书有下列要点5

a. 所有预言皆注明讲说之日期。

b. 多以「第一人称」(first person)表达神的启示。

c. 充斥异象,远胜其它先知书。

d. 文笔较少用诗体,反多采散文风格。

e. 天使之工作尤其明显。

f. 异象之意义多有立刻之解释。

g. 祭司的地位比其它先知书更显著。

D. 撒迦利亚其信息

撒迦利亚的信息被称为「旧约中的启示录」,也是小先知书中异象最多的一卷。M. Luther说本书是先知书「预言的模样」6。G. L. Robinson称之为旧约中最多弥赛亚预言,以及最具备启示文学特征的书卷7

本书有三个主题,很有层次,有揭幕序言,有预言性异象,有信息及默示。总言之,撒迦利亚强调,圣殿的重建必引进弥赛亚国的建立;弥赛亚国建立前,选民必得大复兴,这是撒迦利亚书的核心信息。

信息概要如下:

1. 序言(亚1:1-6)

书的序言是一段精彩绝伦的「布道信息」,强调以前世代已受神的审判,今人不要重复;前人错误是后人之鉴。前人不悔改,后人不要跟随,反要归向神,投靠神。

书的开始是希望之言、盼望之声,先知没有一味指责,反给予他们生命的盼望。

2. 异象(亚1:7-6:15)

舞台搭好(亚1:1-6),其上即有「预言戏剧」逐次上演。解释异象,要体会神在末世的启示,亦要注意异象预言在历史里的应验,末世是「远史」,历史是「近史」。

异象里有神的动作,表明神在行动,历史在进程。异象关及「全地」、「遍地」、「万族」、「天的四方」、「许多国」(如1:11;2:6-11等不赘),表明神的作为是世界性的,因为神是「普天下的主」(亚4:4),他统治万有。

3. 信息(7-8章)

信息是异象的回应,有纠正,有安慰。异象的中心在选民国的命运、重归祭司国度。信息的中心则在选民的复兴,由悲哀转喜乐,由失望至敬拜。

4. 默示(9-14章)

默示里没有异象、信息,全是预言,充满战火气味,弥漫大地,但亦有战后的平安景象,有选民国长久盼望的弥赛亚出现,并他出现后的经历(指第一次降临世界)。再有选民国所盼望的弥赛亚国出现前的世界末日大战,选民国遭列国强仇围攻,幸有神为他们争战,大获全胜,弥赛亚国建立于地上,万民皆前来敬拜。全书在一片大祥和、颂赞敬拜神的气氛中结束。


1经学家J. S. Baxter说,由归回至主后七十年耶路撒冷被焚整段时期中,以色列的领袖均是祭司阶级的人(参杨牧谷著,《圣经研究》,第四集,种籽出版社,1979版,第315页)。

2苏佐扬著《小先知精华》,天人出版社,1967版第83页。

3C. L. Feinberg, God Remembers, Multnomah Press, 1979, p. 1.

4J. W. Watts原著(萧维元译《旧约教训综览》,浸信会出版社,1965版第277-278页。

5H. G. Mitchell, "Zechariah, "International Critical Commentary, T&T Clark, 1971, pp. 98-104.

6引自C. L. Feinberg, p. 5。

7G. L. Robinson, "Zechariah, "International Standard Bible Encyclopedia, V, Eerdmans, 1939, p. 3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