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here the world comes to study the Bible

Report Inappropriate Ad

网上牧师杂志–中文版(简体), SCh Ed, Issue 34 2020 年 冬季

2020 冬季版

A ministry of…

作者: Roger Pascoe 博士, 主席,
邮箱: [email protected]

第一部分: S加强讲解式讲道

强化对圣经的理解,第一部分:
“怎样阅读和理解圣经”

介绍

阅读和理解圣经的原则对任何基督徒都有帮助,不论你是牧师,主日学老师,小组长,还是你希望自己能够给非基督徒讲解圣经,或者只是想提高自己对圣经的理解。

如果你发现有些原则有点难以理解,不要担心。毫无疑问,有些原则确实有难度,但是只要你坚持应用它们,就会发现它们价值无穷。我会试着尽可能将它们解释得简单易懂。

这项任务中我们需要确信的

开始这个任务之前,我们必须完全相信:

(1)圣经是神所启示的,没有任何错误的。

(2)圣经是客观的真理

(3)圣经能够被理解并应用于今天的生活。

如果我们不能够完全相信关于圣经的这些本质,就只是浪费时间,因为我们所说的会没有权威或者毫无关系。我们就不能够以应有的勤奋和态度来面对这项任务。我们只是呈现一些人类的哲学,而不是神永恒的真理。

这项任务中我们该有的信心

我们每个人在试图理解经文的某个段落的过程中,比如弄明白作者想说的是什么,原始听众是如何理解这段经文以及我们应该怎样理解并应用到今天, 都会经历挫折。但是,不论怎样,我们有两个可以依靠的强有力的东西:

1.我们依赖于圣灵的工作

只有圣灵能够正确地点亮我们的理解。只有圣灵能够使用我们对别人所说的来改变他们的生命。我们无法拯救任何人,也无法改变任何人的生命,但是圣灵能够用他从经文中所启示给我们的东西来达成他的目的。

2.我们依赖神话语的大能

我们的理解是不完全的,能力也是有限的,但在这之上,有神对我们的应许“我的话绝不徒然返回”(赛55:11).并不是说这样我们的责任就减轻了或者这项工作的难度就降低,但这确实能带给我们安慰,就是神掌权他的话语并用其来成就他的旨意。

这是我们作为牧师或者教师所信靠的,即虽然我们对经文必须要充分地理解,清楚地呈现,使用相关的应用,讲道有能力,但是不论怎样,通过圣灵和神话语的大能,最后的结果是在神的手中。

圣经,像其他书籍一样,经常会被错误地理解和应用,从而导致基督徒之间的分歧。但问题是,我们或许能够理解圣经说的是什么,但是可能并不能肯定作者的意思。这就导致了理解和应用之间的冲突。

既然圣经作者已经不在了,我们无法去询问他们想说的是什么,我们就需要一些原则和大纲来帮助我们去理解。我希望,在你研究经文时,能够应用这些好的原则,使你能够更清楚地理解经文,更准确地讲解以及更适当地应用他们。

尽管有时面对一段圣经经文,会有一系列不同的解释,但我相信:

(1)每段经文只有一个主要的意思。

(2)通过圣灵的帮助,经文能够被恰当地理解(哥前2:10-16;约一2:20,27)。圣灵:

a)启示了圣经的作者写作了圣经(彼后 1:21)

b)影响读者的思想和心灵(即属灵的眼睛)。读者在圣灵的带领下对经文有一个正确的理解。

c)当理解一段经文有困难时,圣灵能够引导我们来到其他经文,帮助我们的理解。

d)使用语法分析、解经规则等来帮助我们理解

在阅读学习和理解圣经的过程中,我们最基本的要求是,要明白作者说的是什么以及如何将这些古老的圣经教导(道德、宗教实践)应用于我们今天的生活。

圣经理解三个最基本的任务[1]

1.确定这段经文最准确的意思(解经)

我们首先的任务是找出什么样的观点、概念、原则或者真理是作者想告诉他最初听众的(也就是“作者的意思”) 。这是我们首先要明白的,也是最重要的。不是我们(读者)认为经文说的是什么,也不是它对于今天社会的意义是什么,也不是它对于我来说意思是什么(就好像它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意思似的),也不是它在我们文化中的意思,因为世界文化各不相同。事实上,如果我们根据现代的文化来理解圣经,因为你在世界上生活的地区不同,圣经可能意味着很多不同的东西。

找到这段经文的意思,这个过程的专业术语是“解经”。这个任务就是尽可能地调查和研究经文的含义,从而准确并清楚地解释经文的意思。

我们做的就是试图找到经文作者对他最初的听众想说的意思。这一步,我们不仅仅要理解经文说的是什么,而且更重要的是,它是什么“意思”。

你可能遇到这样的情况,有个人对你说了些话,然后你问:“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也或许谈完之后,你问自己“他/她说这些是什么意思?”你理解他们“说”的话,但是,你不理解他们说这些要表达什么“意思”。或许,这些话有几种不同的意思;或者他们说话的声音和身体语言会影响他们的意思;或者这些话里有些隐含的推论;也或者这些词不能按着表面的意思来理解。

如果在现代面对面的交谈中尚且存在这样的问题,更何况我们在理解一些古老的文字比如圣经?所以,我们的目的—找到这段经文的意思,就是要求我们通过对经文的研究(单词、语法、句式、背景等)最终能尽可能好地理解作者的意思。

2.将正确的解释原则应用到经文(释经)

为了准确地理解一段经文的意思,我们需要一系列的原则,方法,步骤和技术来帮助我们按作者的意思来理解经文,也就是“按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后2:15).这个过程的专业术语叫“释经”。

所以,比如一段经文有两个或者多个可能的意思,你怎样才能决定哪个不但在语法上正确而且最有可能是作者要表达的意思?这里我们就需要释经(理解)原则,来指导我们哪个意思才最有可能是正确的。

比如“一个妇人的丈夫”(提前3:2,12).这是什么意思?它可能指长老或执事必须是已婚,并且没有离过婚,并且/或者他必须对自己的妻子忠诚—眼里只有一个女人。在北美地区这是最可能的理解。但是这也可能指长老或执事不能有多个妻子(妾室)。在多妻制的社会中,这是最可能的理解。

即便使用好的释经原则和步骤,对圣经也可能有不同的解释。但是这并不能否定使用这些方针和步骤带来的好处。

对于学生、牧师、和神话语的教师来说,在讲道或者教导之前理解好经文是至关重要的。依据有效的释经原则,能够帮助我们更全面准确地理解经文。

所以,总体来说,准确地解释和理解圣经有两个关键的因素——解经和释经。解经就是研究经文,以至于能够准确地理解、解释和应用。释经是理解圣经的方法(体系)。在我们理解圣经的过程中,比如当有多个可能的解释时,释经提供给我们一个框架,能够帮助我们决定哪个最有可能。因此,释经是手段,解经是目的,帮助我们确定经文的过去和现在的意思,使得在讲道或者教导的过程中,我们解释或应用经文时能够忠实于它。

3. 搭桥

在理解圣经的过程中,一个重要的部分,有时被叫做“搭桥”,就是在圣经古老的文字、语言、文化、听众和现代的语言、文化、听众之间搭桥,以及经文在当时的含义和在现代的含义(在今天的应用)之间搭桥。David Larsen这样说:“当圣经作者所指的环境和现在读者或听众所处的环境发生共通的时候...经文就活起来了”[2]

单单从经文现在意味着什么的角度来阅读它,会犯各种主观性的错误。相反地,如果只是从了解经文的原始意义来阅读它,那么整个阅读就成了对古代历史的研究,与今天毫无关系。然而,神的话是“活泼的”“有功效的”(来.4:12),尤其是当它被教导和传讲的时候,写给旧时神子民的话会对今天神的子民说话。

因此,我们需要“”搭桥,确定经文在当时的意思来明白它现在的意思——也就是,它对我们说了什么;如何解释和应用到今天的生活?

结论

1.通过使用这三种基本的方法,我们能够更准确地决定经文的意思和对当代的影响。

2.我们要解决的问题是两方面的:

(a) 找到作者想表达的意思——他想对最初的听众说什么以及他最初的听众如何理解他?

(b) 决定作者最重要的神学焦点——他的普遍的、恒久的神学观点是什么?

3. 释经的目的是“发现”经文的意思,不是“决定”它的意思。[3]

两个重要的释经学问题

问题 #1:旧约的作者完全了解他们在写的什么吗?

使徒行传2:25-31,彼得看似肯定诗篇16中大卫知道自己在预言基督。但即使是这个,也并不完全清楚,因为彼得说“大卫指着他说”(25),这并不一定指大卫知道他所写的是耶稣,而是彼得知道大卫所写的是耶稣。事实上,所有的经文都关于或者指向基督(参考路24:27).就像John Stott说的,我们不要忘记了,通过耶稣的教导,他的门徒们(这里所说的是彼得)应该已经认识到旧约“关于神的受膏者、君王、大卫和他后裔的预言,都实现在耶稣身上。一旦建立了这个根基,基督徒使用旧约就像彼得使用诗篇16篇一样逻辑严谨,内部一致。”[4]

对这个预言性的诗篇,就像很多其他的预言,最好的理解是它有立即和将来双重的实现——立即实现在大卫身上以及将来实现在耶稣身上。对于立即的实现,自然简单地阅读这首诗篇,很明显大卫在说他自己。好像是“诗篇的作者在求神证明他的无辜,并且救他出离死亡和阴间…第27节经文是关键,在这节经文大卫表达了他的信心,就是他不会被离弃在坟墓里,神不会让他的圣者见朽坏。” [5]这是预言的立即应用。

对于将来的实现,诗篇16:8-11中(重复出现在徒2:25-28)大卫显然在说关于他自己的话,彼得用来预言弥赛亚,他“看到先知大卫的预言并不能完全应用到大卫自己身上。”[6] 彼得详细讲述了诗篇16:8-11节来说明大卫也是在预言基督,诗篇的所有话最终都完全实现在基督的身上。,门徒所了解的,对大卫来说仍是将来;大卫对这些了解多少,我们并不清楚。[7]

对于“圣者”这个词,它应用于大卫的同时,彼得也看到它更多地指向耶稣。在29-31节,彼得用以下的逻辑将这个引用应用到基督身上:

1. 大卫死了很久了:因此诗篇不可能完全单单指的大卫 (29)

2.因此,通过圣灵的启示,大卫在预言将要坐在他宝座上他的后裔(30;参考撒下7:12-13)

3. 从基督的死而复活可以看出,唯有他是大卫“预先看见”并“讲论”的从他后裔而出弥赛亚(31)。

我认为我们可以放心地认为,虽然旧约先知们的预言对我们来说很明显,但是对旧约作者本身(他们领受的预言是有限度的)并非如此明显,至少在程度上不如我们。就像彼得在彼前1:10-12说的,旧约的先知们知道他们在考察的是什么(关于弥赛亚的救赎),但是他们并不像我们一样知道细节(比如是谁,在什么时候,在哪里,如何救赎)。

在很多情况下(或者大多数情况下),旧约先知们所写的东西超出他们所能知道的。这里有一些例子能够帮助你理解这样的情况。

  • 他们知道耶稣是从天而降的吗哪吗?不知道。但是正如耶稣说的,他是从天而降的真粮(约6:58)。所以,虽然他们不知道耶稣,但是在他们所写的里面耶稣被预先看见。
  • 他们知道铜杆上的火蛇预表十字架上的基督吗?不知道。但耶稣说是(约3:14)
  • 他们知道帐幕是新约属灵实际的预表吗?不知道。他们虽然看到属灵真理,但不如我们。希伯来书的作者说得很清楚,帐幕是新约真理的影儿和预表(来10:1)。

他们知道约拿在鱼肚子里预表基督的死和复活吗?不知道。但是耶稣说是这样(太12:40)。

  • 旧约先知们会写超出他们了解程度的预言性事件吗?会。他们写到弥赛亚的到来和他救赎属他的人。但是他们并不知道他是谁,他什么时候回来,也不知道他怎么完成救赎(参考彼前1:10-12)。就像我们上面所提到的,他们有时候写到他们自己的经历,但是并不知道这样的经历将来会重复应验到弥赛亚的身上(比如诗22和69)。
  • 事实上,所有的经文都指向基督,正如耶稣说的“从摩西和众先知起,凡经上(旧约)所指着自己(耶稣)的话,都给他们讲解明白了”(路24:27)
  • 在这些例子中,我们需要区分什么是圣经作者所知道(直接的指示)和什么是我们从后来的启示中所知道的(未来的指示)。我们所站的位置是有利,通过逐步的启示和完整的圣经正典,我们更全面地了解他们所写的。Larsen指出“虽然我们的目的是找到作者的意思,但同时我们必须知道,旧约的作者并不总是了解他们自己预言的全部意义(彼前1:10-12)。” [8]

对我们今天来说旧约包含伟大而重要的教导,它里面有对新约的诸多预表和启示,使得它既相关又有意义。我们要注意区分两个方面,一方面旧约作者对他当时听众想表达的意思,另一方面,我们因为有完整的圣经而站在一个有利的位置,有更好的亮光(理解)。因此从我们在救恩历史上所站的位置,我们看到旧约作者没有看到的很多事情的预表和影儿。

我们需要记住,圣经的启示是逐步的。旧约有新约的种子,新约揭开了旧约的隐秘。因此我们注定会从旧约里面看到他的作者不知道的东西。再次,就像David Larsen说的:

“毫无疑问,我们有圣经给予的权柄来传讲旧约作者、制度和事件的典型意义(参考哥前10:11和希伯来书)。我们面临着更大的自由,如旧约中明确的类型,比如亚当、洪水、麦基洗德、铜蛇、吗哪、逾越节和鱼腹中的约拿作为耶稣死而复活的象征。但是也有一些隐含的类型,我们需要更加地小心谨慎,比如古代以色列的逃城、以色列的宗教日历,约瑟的生命作为耶稣基督受难和荣耀的象征。 ”[9]

从这段引用中包含这些例子来看,很明显新约作者从旧约中看到它的作者们在写的时候无法想象或理解的预表、启示和意义。举个例子,以西结枯骨复生的异象(结37).以西结的原意是描述以色列当时的属灵状况和他们将来的结局。但确定的是这可以应用于任何时代神子民的属灵更新上。[10]

还有很多其他这样的例子,旧约的人物、事件、事物和概念是新约概念或实现的预表、类型、影像、隐喻或代表,但是旧约作者却并不知道这些。以下是新旧约的对照,新约中一些经文能够帮助我们从新约的角度来理解旧约经文:

比较: 旧约经文 vs. 新约中的理解和应用

旧约场景 /经文

新约应用 / 类型 / 暗示 / 隐喻

新约经文

亚伯拉罕献以撒

基督的死的形式

没有

以扫卖长子的名分

放弃长子的名分

来.12:15-17

雅各和以扫

神主权的例子

罗 9:10-13

献以撒

基督牺牲的例证

铜蛇

十字架上基督的预表

约 3:14

鱼腹中的约拿

基督的埋葬

太 12:40

约拿的讲道

基督的讲道

太 12:41; 参考 路 11:29

旷野中的吗哪

基督作为“生命的粮”

约 6:32-35; 哥前 10:3

肉体的割礼

心灵的割礼

罗 2:28-29

信心伟人

我们应该效仿的榜样

来 11

亚伯拉罕

好行为、信心以及因信称义的榜样

来 11:8-11; 雅 2:211, 23; 罗 4:1-22

亚当

预表基督是第二个亚当

哥前 15:22, 45-49; 罗 5:14

大卫, 约瑟

基督

夏甲和撒拉

代表摩西律法vs 在基督里新约的自由

加 4:21-31

罗得的世代

类似人子的世代

路 17:28-29

罗得的救赎/ 挪亚的救赎

神救赎敬畏神的人脱离试探/审判的例子

彼后 2:4-9

旧约的预言

实现在基督身上

多种

挪亚的时代

比喻人子再来之日

太 24:37-38

挪亚和洪水

预表洗礼

彼前 3:20-21

所有旧约经文

预表和指向基督

路 24:27

逾越节的羔羊

耶稣代替我们牺牲

约 1:29 (参考创 22:8)

出埃及记

从罪中得救赎

红海

洁净, 分别; 受洗归于一位领袖; 与旧生活断绝

哥前 10:2

旧约的献祭

基督为我们牺牲受死

徒 8:32-33 (参考 Isa. 53)

摩西

基督的先驱,他将领导神的子民

申 18:15

旷野中的磐石

基督满足我们属灵的干渴

哥前 10:4

旷野中以色列的死

警告不要贪恋邪恶(拜偶像),不要不信

哥前 10:6, 11; 参考 来 3:7-4:16

应许之地的安息

神子民属灵的安息

来 4

旧约中的约

新约中的约

来 8:7-13 etc.

动物的祭

基督的牺牲

来 10:1-10

祭司的职责

基督做我们的大祭司

来 10:11-18

大祭司每年一次进入至圣所预表基督做大祭司为我们赎罪

来 9:8-9; cf. 4:15

会幕, 圣所

神的同在

来 10:19

会幕的石头

活石的灵宫,神圣洁的子民

彼前 2:4-5ff.

赛 61:1-2, 以赛亚说的关于他自己

耶稣用来说关于他自己

路 4:18-19

诗篇 – 比如 22, 69

对耶稣的预言

太 27:46

问题 #2:新约作者完全了解他们在写得什么吗

Moises Silva指出,即便是新约,最初的听众可能并未像我们今天一样能够推论出全部的含义:

“在确定保罗书信中的某个字或者某句话意思的过程中,解经者通常问他们自己,这封信最初的听众也会这样理解吗?这样的情况并非少见,即某个具体的解释被否定,就是因为最初的听众不可能这样想。然而,可能所有的圣经学者都认识到,使徒书信中的一些丰富或者隐含的意思超出了当时听众所能理解的。”[11]

事实上,使徒彼得也曾说过,保罗所写的事情“有些难明白的,那无学问、不坚固的人强解”(彼后3:15-16).注意彼得的警告:不要“歪曲/强解”经文以达到你想要的意思。他说,这是很多“无学问、不坚固的人”所做的——强解难明白的经文“自取沉沦,如强解别的经书一样”(16b)

我们需要严肃对待彼得的警告。圣灵教导我们经文的意思,包括赐给我们悟性来理解经文的教导和在我们今天生活中的应用(这样我们就不会把圣经归入历史的垃圾堆) ,而同时我们也要知道我们没有权柄越过我们从圣经中所学习的。不要因为有些圣经作者所写的超出了他们自己所能理解的,你就认为自己有权利随心所欲地理解或者应用经文。不要宣称圣灵指教你一些与圣经不符的东西。这是完全的主观主义和对经文的滥用。我们仅仅有权柄在圣灵的启示下,依照经文所指示的方式来理解和应用经文。

我认为最好的方式是:

1.尽我们所能地找到最初听众所能理解的圣经作者的意思,虽然我们承认并非所有的时候都能对这个有确定的把握。

2.:接着,通过以下方式寻找延伸的理解,解释,意义,或应用:

(a)随后的启示(不是主观理解)

(b)因为圣灵的工作,我们对经文更全面的理解

3. 评估这段经文是否可以合理地被用作一个明显的例子或者预表或者隐喻,即使圣经中可能没有明确地说(比如约瑟的故事)。

以约拿作为这个方法的例子。首先,作者对他最初听众的神学指向是神在救恩中的主权。接着,我们从新约中对经文有了更全面的理解,知道约拿是基督受死和复活的预表(参考 太12:40-41;路11:30-32)——也就是神在他主权中用来救赎的方式。

在下一期的杂志中,我会继续讨论如何阅读和理解圣经的其他重要方面,能够对你的经文学习和教导有所帮助。

Part II: 讲道大纲

如果想听关于这些的英文讲道,请点击链接: Link 1 - 启 2:8-9; Link 2 - 启 2:10; Link 3 - 启 2:10-11

题目: 给七个教会的信: 士每拿 – 受苦却信实

主题: 为信仰受苦

要点 #1:耶稣知道所有你所受的苦(8-9)

(1) 耶稣知道所有你身体上所受的苦(9a)

(2)耶稣知道所有你经济上的压力 (9b)

(3) 耶稣知道你所有属灵的仇敌(9c)

要点 #2:耶稣甜蜜的鼓励

(1)耶稣的鼓励指出了我们的恐惧(10a-b)

(2) 耶稣的鼓励坚固了我们的信心(10c)

(3) 耶稣的鼓励激活了我们的盼望(10d-11)


[1] 这些材料中的一部分来自Gordon Fee 和Douglas Stuart的 How to Read the Bible for All Its Worth (Grand Rapids: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1993), 10-12, 以及David Dockery的 “Preaching and Hermeneutics,” in Handbook of Contemporary Preaching, 编辑 Michael Duduit, (Nashville: B & H, 1992), 142-150.

[2] David L. Larsen, Telling the Old, Old Story (Grand Rapids: Kregel Publications, 1995), 79.

[3] Ibid., 81.

[4] John Stott, The Spirit, The Church, and The World (Downers Grove: Intervarsity Press, 1990), 76.

[5] John B. Polhill, Acts, The New American Commentary, ed. David S. Dockery (Nashville: Broadman Press, 1992), 113.

[6] Ibid., 113.

[7] See I. Howard Marshall, Acts, Tyndale New Testament Commentaries, ed. R. V. G. Tasker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80), 76-77.

[8] Larsen, 85.

[9] Larsen, 88.

[10] Larsen, 88.

[11] Walter C. Kaiser and Moises Silva, An Introduction to Biblical Hermeneutics (Grand Rapids: Zondervan Publishing, 1990), 237-238.

Related Topics: Pastors

Report Inappropriate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