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the world comes to study the Bible

引言

我在讀者文摘中看過了一個最直接了當的簡介或引言。是在一個男人晚間聚會中人一個主持人給那日講員的介紹。那介紹沒有用很多漂亮的說話。女主持只是放聲的說,“吉爾伯特,你起來!”。 - 那講員當然別無他人,就是女主持人的丈夫了。

我對於引言的看法可能和吉爾伯特很相同。我尤其對我今日很榮幸介紹一位不需要再介紹的人...“,這樣的介紹,特別反惑呢。

用此作開場白我們現在開始研讀聖經中一部鉅著:創世紀。德里克基德納說得好:在聖經中沒有其他的書卷比創世紀有更多戰爭,神學,科學,歷吏,文學,和那樣多寶貴和強而有力的論見。1

我們在閱讀創世紀所得著的,可以說是取決於我們對該書己有的觀點和角度。因此,我們必需要小心和注意一些基本的前設。

標題

英語“創世紀Genesis”是出自希臘文在七十烈士譯本中對書名的音譯。在古希臘文舊約翻譯中,在希伯來文的文中,第一個字“Bereshith”就是開頭的意恩。

作者

巴斯德特在他的作品《聖經研究》中就認定作者的困難,他用了“是㦄西呢,還是一組人呢?”2

這就是闗鍵所在。

在多世紀以來,傳統上都認定摩西來是創世紀的作者,這說法也有多個推理性的理據支持3。在很多地方(出 17:1424:434:27,利1:14:16:1,8,19,247:22,28 等等)都可以用來証明摩西是創世紀和五經作者的理據。若摩西不是作者的話,出埃及紀的開頭就很不㝷常了。

在新約中,主耶穌也似是把五經的作者說成為摩西(太8:419:7,可1:447:1010:3,4,路5:1416:29,31,約5:45,46 7:22,23)。其他的新約作者們也有類似的觀點(徒 3:22 13:39,羅 10:5,19,林前9:9,林後3:!5)。所以五經不是摩西所著的講法似是難成立,但五經是摩西所著的看法也不全是無械可擊的。

批評者們沒有滿足於這樣的結論,從阿斯特17534開始,有學者認為,這本書的作者是一組不未知名人任,再由四個或更多的編輯很有技巧地編輯起來。一般來說,四個主要來源被稱 JEDP J“Yahwist“E“Elohist“D Deuteronomist,和P是祭司文件。

這個威爾浩生和底本學有幾方面的支持,首先,神的名字有四不同的叫法5。那些持底本學說看法的人認為當神的名字由Elohim䡛為Yahweh時是因為作者轉了。但這個說法也有它的不足,就是在“E”的經文中也有“Yahweh”的出現,反之亦然。(創廿二:十一,十四, 廿八:十七到廿二)

其次,五經的作者也會用不同的字眼描述同一事物,如立約定約建立契約等,都會在五經中常有出現6。如果說用不同的字眼就是出自不同作者的話,且作者不可能轉換字眼,和修詞的話,那寫作就成了楛燥和乏味了。

再者,我們知道五經中有對同一事件會有不同的記述7。如對創世就有二次不同的描述。(創一和二章)更糟糕的是所謂的不同描述似是在所描述的事件上有出入。(創十六和廿一章)

多作者論8或多非原作論9說法雖沒有對聖經學神性和無誤性有太大的沖擊。但底本學說有兩個大的弱點。一是它相信現代的學者比起古代學者有更了解和明白當時的情况。再者,它過份的注重於一些分割開了的章節及其作者而忽略了對聖經經文解釋的重要性10。這學說注重誰是作者過於誰是救贖主。

馬士爵士所說的:JEP 理論假定的五位作家,成為了幽靈文士和迷信想像。它們令舊約研究缺乏吸引力,也浪費了我們的時間,它們扭曲和困惑我們對證據的判斷。它們自以為所擁有的權威勝過聖經文本。在科學所鑄造的強光照射的陰影下,我們己經淡忘學習和獻身精神了11

創世紀的大網

差不多所有對創世紀的研究大多把這書分為兩部份:一到十一章和十二到五十章,在前十一章的部份主要描述人從被造的玩美中墮落不斷敗壞,他由他受造的完美中墮落而致受造物主的審判。從十二到五十章是慢慢地把神對人的拯救計劃展示。

全書的第一部份,由第一章到十一章,大約可以在四件事中表達出來。創造(1-2)墮落(3-5),洪水(6-8),和在巴別㯚改變口音。在創世紀的最後一個分題是在十二章到五十章,則可以用四個大人物來表達:亞伯拉罕(12:1-25:18),以撤(25:19-26),雅各(27-36),約瑟(37-50)。

雖然可以有比較複雜的看法,但這個簡單的概要應可以協助您作為認識本書有一個比較整全的觀念。對每一個事件,每一章的理解都應該用這個作為一個支持點。

創世紀的重要性

一個測量員一定要從一個參考點作為開始。歷史也該在一個明確的地方開始。聖經本身就是歷史的啟示。它是神在史的的作為,所以它一定要從謀一點中開始。創世紀給了我們一個定位,萬事都由這個定位開始。

在創世紀中,我們找到人世和宇宙的根,人和國家,罪惡和拯救。我們也可以找到神學的基礎。富理其在他的書平信徒聖經注釋中,曾稱創世紀為所有神學的始12 巴斯德特也曾其他聖經中的著作有不可它分割,它給了我們一個開始和對以後要來的事件提供了一個詮譯。聖經中的主題可以比作巨大的河流,不斷深化和擴大,但這些主題都是出於創世紀。或者,用另一個同樣恰當的例子說,枝葉樺茂的橡樹,它的枝葉全都是出自主幹一樣,所有的經文都是由創世紀中引身出來,要不是就可以返回到創世紀中。所有的以後要來寶物都是跟着創世紀這根源以發展而來的。若要明白後來的啓示,不得不從創世紀開始13

創世紀對漸進式啟示尤其重要。漸進式啟示這觀點嘗試用啓示觀點去了明白萬事。最初的啟示是一般本性。而隨後的啟示則更趨於具體和明確。

讓我從漸進啟示看看救恩論。苜次對救恩的應許是在創世紀(三:十五)雖然它沒有對救恩作很完全的示。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為仇、你的後裔和女人的後裔、也彼此為仇.女人的後裔要傷你的頭、你要傷他的腳跟。創世紀(三:十五)

在創世紀十二章三節中,神告訴我們萬族都要因阿伯拉罕得福。救世主要從以撤不是以實瑪利,雅各不是以掃而生。從創世紀中我們也可以看到以色列的王是從猶大而出。主必不離猶大、杖必不離他兩腳之間、直等細羅〔就是賜平安者〕來到、萬民都必歸順。

遟一些,我們可以看到救世主要從大衛而出。(撤下七:十四到十六節)和在百利恆城出生。(彌:五:2)基本上,預言救世主出生的就有上百的經文。

有一點很引人注目的是創世紀(和五經)廣泛地包含了所有主要神學觀念。對於一些在基本和非基本真理容易失去透視力的人來說,創世紀的研讀可以讓我們重温一些神學上的基礎和真理的基石。

創世紀也為一些當代事件加上一些說明。如當今中東的衝突在創世紀的看法是由於亞伯蘭想要為耶和華的計劃加一點力而自把自為。結果是他從撤萊的婢女夏甲生了一個孩子,現今的亞拉伯人都自稱為以實瑪利的後裔14

創世紀釋義

薛华對創世記的創造提出四個不同解釋。

對於一些人來說,創造的描述只是一些以色列神話,對於現代人來看就像吉加墨詩史詩宙斯故事-是沒有歷吏意義的,另一些人可能以為這只是一些在未有科學之先的看法,任何尊重科學的人都不會對所記述的太認真。也有人看它們只是一些符號。也有另一些人看創世紀的開頭是上層的故事,宗教上的事件,但在其中有一些歷吏和科學郤失從中失去了15 由於一個人對創世紀的看法會影響他看這書時的得著,所以我提出有三個要避兔的解釋。

新神學家都願意接納聖經中包含真理,但他們郤拒絶接受聖經就是真理的說法。他們相信在一代接一代長時間的傳遞下,聖經已經失郤了它的啟發和無誤性,一些不真確的事和物被加進了真理中,這些不真確的事或物都要清除。這就是把聖經去掉神話化。這個觀點的困難在於是人決定何為真理,何為故事。那人不再是在聖經的話語之下,而是在聖經話語之上。

另一看法是寓言論。這也不過是把聖經去掉神話的廷續吧了。聖經的說話比起它的屬靈意義成了次要。但這可難在於屬露意義不是每個人都一樣,這也和聖經中的歷吏語法的釋義脱了釣。在日常查經中,我們常用的語言是這對我有何意羲。聖經的釋義對每個人都是一樣的,不論他是個主婦或神學家,一個孩子或一個成熟的基督徒。應用可以不同,但釋義不可不一。

和寓言論相若的是類型學。沒有人可以否定聖經可以分為不同的類別,有些類別很明顯如新約(羅 五:十四,林前二:十七,來八:五)。但其他的就沒有那清礎了。如約瑟似是基督的一類。

在我的經驗中,人們很多時候硬要分類,但那所謂的可能根本沒有存在。因為那釋義可以是符合聖經(也許在另一些地方有教導),但沒有任何方法可以証明或否定這類。結果是人越屬靈就越多。有誰以質疑他們呢?但在分類的過程中,一個簡單而直接的釋義訧可能變成不清和受到忽視。所以要特別留心。

我建議讓創世紀自己向我們展示。我相信節明確地指示我們對這書應有的看法。

起初,神創造了天地(創一:一)

我在這節經文旁邊我寫下,這個要嗎就是全部的解釋了所有的事,要嗎它就一點也沒有解釋了任何東西

不要告訴我,我只是在糊思亂想,有些書可以這樣的寫:從前...”. 當你諗到這個,你就知你讀的神話故事。他們從此過著幸福的生活也有同樣的功效。

創世紀章一的不同在於,它用的是一種有權威和聲明的語調。

創世紀的宣稱就像耶穌對自己的宣稱一樣。沒有可以說基督是只是個好人美妙的好榜樣好老師而向祂致敬。你可以稱祂為以上任何一種人,但祂自稱為神,救世主。要不是祂是祂就是所稱的,那就是祂是一個造假的騙子。沒有其他選擇,耶穌沒有提供一個中立的機會,祂不只是要外表的禮節,祂要的是十架或冠冕。

我們對創世紀,我們不可以只它是一本好的作品。它宣稱自己有權威和真理。面對這一句說話,你可以在頭一節往後看下去,接受這是從神而來的啓示,或者你可以把它看成只是一本宗教書籍,放在一角。

但請緊記沒有人見過創造:

我創造世界時,你在哪裏?你若懂得那麼多,只管吧。你知道誰規定了它體積的大小?誰在它上面繫好準繩?大地的支柱奠立在何物之上?誰為世界安放基石?那一天,黎明的群星一同歌唱;天上的神子們也都歡呼。(伯:3947

創世紀的故事只可能有兩個來源,一是從作者的想像而來,一是從神的啓示真理。如果只是從作者的幻想而來的話,那我們只可把創世紀看成一個古代文獻,若是後者,我們就得虛心接受和服從神說話的權威。

創世紀和其餘聖經是神性真理啓示和歷吏事實。

他憑自己的智慧創造諸天;他的慈愛永遠長存。他在深水上面鋪張大地;他的慈愛永遠長存。 他造太陽和月亮;他的慈愛永遠長存。太陽管理白晝;他的慈愛永遠長存。月亮和星宿管理黑夜;他的慈愛永遠長存。(詩13659

我造光明,也造黑暗;我降福,也降禍。我上主做了這一切事。我就是這大地的創造主;我創造地上的人類。我用我的能力張開天幕,我控制太陽、月亮、星辰。上主創造諸天;惟有他是上帝。他造了大地,堅固它的根基。他不使大地荒涼,卻使它成為人的居所。他說:我是上主,再沒有別的。(賽4571218

因為上帝先造亞當,然後夏娃。被誘惑的不是亞當,而是女人;她被誘惑,違背了上帝的法律。(提前21314;太1946;羅514

對創世紀應有的觀念

我們要堅持創世紀是神默示,也要直接用當時的文化和習俗從字面解釋它,嘗試從當中找到一些古今永恆不變的原則。從這些不變的大原則中,我們才能找到和現代適時的應用。

本系列不是一個長而沒有完結的文章。的目的是一章一章一地讓大家明白創世紀,主要宗指是要明白本書寫作的目標。

我不會花太多時間討論創世紀頭二章和進化論的異同,這是因為有多個原因。 一,我想這不是本書主要討論的題目。苦我要作這方面的探討,我將不得不離開文本而作出很多猜測。其次,我沒有什麼興趣,也對這個領域的專門認知不很足夠。

(我不會無知地對科學家作出越界的批抨,也不想因一些不是最重要的理論而走出了神學的闗鍵中心。)我所希望的是集中在聖經所重視的和應用。三,很久以來,進化論在多世紀以來都不是問題,究竟人們在未有進化論以先在創世紀一,二兩章學到些什㦄呢?四,很多的美國人都對進化論厭倦且不相信。有一半成年人相信神創造阿當與夏娃開始了人類16 神創論的問題,最終不能取決於事實,只能取決於信仰。

上帝那看不見的特性,就是他永恆的大能和神性,其實從創世以來都看得見,是由他所造的萬物來辨認出來的。所以人沒有甚麼藉口。他們雖然知道上帝,卻不把榮耀歸給他,也不感謝他;他們的思想荒唐,心智暗昧。(羅:12021

由於信心,我們知道宇宙是藉著上帝的話造成的;這樣,那看得見的是從那看不見的造出來的。(希:113

我非常期待開始研究創世紀。我希望你仔細研讀這書和禱告。最重要的是,希望在其研讀中,我們會像亞伯拉罕,以撒,雅各和約瑟一樣進深的認識神。


1 Derek Kidner, Genesis (Chicago: Inter-Varsity Press, 1967), p. 9.

2 J. Sidlow Baxter, Explore the Book (Grand Rapids: Zondervan, 1960), I, p. 22.

3 For a more detailed analysis of the authorship of Genesis, cf. Kidner, pp. 15-26; Baxter, I, p. 22; H. C. Leupold, Exposition of Genesis (Grand Rapids: Baker Book House, 1942), I, pp. 5-9.

4 Kidner, p. 16.

5 Cf. Gleason Archer, A Survey of Old Testament Introduction (Chicago: Moody Press, 1964), pp. 110-115.

6 Cf. Kidner, pp. 20-21.

7 Cf. Kidner, pp. 21-22; Archer, pp. 117ff.

8 As we have in Psalms or Proverbs, for example.

9 “No lack of such sources, oral and written, however, need be supposed for an author of the period indicated in section a. (pp. 15f.), since Abram had migrated from a country that was rich in traditions and genealogies, and Joseph (like Moses after him) had lived many years in the intellectual climate of the Egyptian court on the one hand (with access to, e.g., the detailed ethnography reflected in Genesis 10) and of the patriarchal society on the other, with ample opportunities of preserving these stores of information.” Kidner, pp. 22-23.

10 “With the study of Genesis on its own terms, that is, as a living whole, not a body to be dissected, the impression becomes inescapable that its characters are people of flesh and blood, its events actual, and the book itself a unity. If this is right, the mechanics of composition are matters of small importance, since the parts of this whole are not competing for credence as rival traditions, and the author of the book does not draw attention, as do the writers of Kings and Chronicles, to the sources of his information.” Ibid, p. 22.

12 As quoted by H. C. Leuphold, “Genesis,” The Zondervan Pictorial Encyclopedia of the Bible (Grand Rapids: Zondervan, 1975, 1976), II, p. 679. This excellent article has a helpful summary of the book, chapter by chapter.

13 Baxter, Explore the Book, I, p. 23.

14 Kidner, p. 127.

15 Francis A. Schaeffer, Genesis in Time and Space (Downers Grove: InterVarsity Press, 1972), p. 9.

16 “We Poll the Pollster,” Christianity Today, December 21, 1979, p. 14.

Related Topics: Introductions, Arguments, Outlines